【文轩】乖孩子

1.

 

刘耀文很乖。

 

宋亚轩一直这样认为。

 

可能是比他大一岁的原因,宋亚轩的举动都比这个邻家弟弟沉稳些,平时双方父母都出差办公事时挤在一张床上睡时总觉得他穿的卡通睡衣幼稚。

 

虽然说怕黑不要让刘耀文背对他的也是宋亚轩,但那带着小恐龙的睡衣实在是过分的显年纪小,衬得刘耀文本就幼态的一张脸软乎乎像个初中生。

 

偶尔他还会趁着人睡觉捏捏略有些婴儿肥的脸颊。

 

2.

 

但一切幻境皆在宋亚轩成年那晚打破。

 

他的父母那天意料之内的还在外地加班,五百块钱转入微信,发了个蛋糕emoji和喜欢什么就买点什么的语音就将这重要的日子敷衍过去。

 

宋亚轩哪里有什么想买的,微信支付宝余额都四位数,该买的都买了,如今他们打钱权当存款,只是看着不断上涨的数字图个乐子。

 

他赌气,买了两瓶啤酒,在楼下手艺勉强过关的蛋糕店买了个小小的奶油蛋糕,擅自的起瓶盖喝的直打酒嗝,等到写完作业陪他庆生刘耀文敲开门,宋亚轩整个人都坠到啤酒泡沫砌成的云彩内,从耳根到脖颈都蔓延着不正常的红。

 

刘耀文父母这个月刚回家,正在自家客厅收拾土特产。怕自己的父母突然想起什么推开防盗门看到宋亚轩醉醺醺的样子给人告状,刘耀文像条泥鳅似的顺着并不大的缝隙进到宋亚轩家里并很顺手的关了门。

 

茶几上是被戳的稀巴烂的蛋糕和两个空酒瓶,怎么看都知道宋亚轩发了脾气,刘耀文看着盘腿坐在地毯上的宋亚轩开始犯迷糊,眼睛半阖打瞌睡。

 

指望醉鬼收拾残局是不可能的,奶油被风干后也不大好处理,给人塞了两粒薄荷糖清嘴里的酒气,刘耀文撸着袖子开始收拾残局。

 

两人一个高二一个高三,都还是顺毛锅盖头,在灯光下看着就很像软毛动物。

 

宋亚轩爬起来勾刘耀文肩膀,重量全压在刘耀文身上,酒气也呼在刘耀文鼻尖。

 

“你好乖。”

 

一双眼睛睁开了要和刘耀文对视,湿漉漉的太勾人。

 

刘耀文避开后用湿纸巾抹掉最后一点奶油,将其丢进垃圾桶后把宋亚轩丢进浴室看着着人刷完牙后又打开花洒调好水温退出去要人冲冲身上的酒气。

 

在橱柜里翻出睡衣递进去,刘耀文望着磨砂玻璃门后的模糊身影突然有些期待。

 

他递进去的是他的小恐龙睡衣,宋亚轩说过无数次可爱那件,选如今等了许久终于见到他本来的主人穿上身。

 

裤袋里装着的东西有些硌,刘耀文掏出来把玩,但没摸几下怕吓到人又给踹了进去。

 

他才不是乖孩子。

 

从不知道小学还是初中开始就喜欢大他一岁的小哥哥。总爱借着人怕黑去都他,要人在无光环境内揽着他的胳膊才肯罢休。乖只是为了让宋亚轩多揉几下他的头毛而做的伪装。

 

真到了重要时刻,还是要露出獠牙狩猎的。

 

宋亚轩晃晃悠悠穿着大一码的睡衣出来,周身匍匐着水汽,懒得看刘耀文一眼,一头闷倒在床上。

 

宋亚轩真的只是简单的冲了身子,头发都没洗,只是有几缕被水珠黏在一起,睡衣码数有些大,一边都很不负责的将半边肩头露出来,惹得刘耀文下身着火。

 

刘耀文尝试过唤宋亚轩的名字,但这个小醉鬼只是很不满的抿了唇,随即又沉溺在美好梦境中。

 

那这就不能怨刘耀文不打招呼了。

 

十七岁血气方刚的男孩子吻住刚刚步入成人世界的小哥哥,一双手不安分的抚上小哥哥纤细的腰肢。

 

宋亚轩用草莓味牙膏的原因,他的唇瓣是草莓味的,口腔是草莓味的,明明在睡梦中却主动勾上来的舌尖也是草莓味的,整个人由里到外都是这甜香,满是青涩的味道。

 

小恐龙睡衣穿上,宋亚轩才是最乖的。

 

此时此刻被刘耀文温柔的吻召唤醒,揉揉眼睛觉得意犹未尽又捧着刘耀文的脸好轻好轻的亲回去,撩拨的刘耀文心尖都痒痒。

 

“哥哥……”刘耀文开口才发现声音早就哑的不成样子,一只手在宋亚轩光滑的脊背上来回游动,“你在亲谁?”

 

卧室没开灯,宋亚轩借客厅和浴室灯光根本看不清人脸,开了床头灯才认出“很乖”的弟弟。

 

已经被揽进怀里,过分暧昧的举动让酒醒了一半的宋亚轩分不清脸颊是为了酒精还是为了刘耀文发烫。

 

“刘……耀文。”宋亚轩磕磕巴巴叫出人名字,“我们这样不大好。”

 

“但是我们接过吻了。”刘耀文帮宋亚轩将衣领提至锁骨处,盖好肩头,“更何况我喜欢哥哥。”

 

刘耀文平时很少甚至从未叫过宋亚轩哥哥,这样的叠字突然从嘴巴里说出来还让宋亚轩怪不适应。

 

但也不能顾及适不适应了,宋亚轩只想拉远距离,视线尴尬的没了落脚的地方。

 

但唇瓣又被压住,刘耀文青涩的吻又一次落下,顺着颈肩慢慢下滑,在合适的地方留下烙痕后才开口。

 

“我要给你送成人礼。”

 

宋亚轩似是没反应过来,一双眼睛只是略微有些诧异的看他。

 

看吧,他的小哥哥才是最乖的,被亲了要被他拆吃入腹都这样乖的可爱。

 

刘耀文掀起宋亚轩的睡衣,找到胸前那同是草莓颜色的******,咬住无师自通的用舌苔磨砺,并抬眼看宋亚轩表情。

 

******传来的******让宋亚轩瞬间清醒,刘耀文想和自己上床的讯息才经过大脑,危险警报和劝告通通迟到。

 

刘耀文换了另一边吮,舌肉将那小小的地方抚慰的极好,一种莫名的感觉蔓延全身,喉腔被抑制却发出从未听过的******。

 

睡衣穿上没十分钟,就被刘耀文扒下来。

 

宋亚轩去握刘耀文的手腕,“你轻点好不好,你头一次这个样子,我怪怕。”

 

只能能看到人大概轮廓,昏黄灯光下颇有几分港风明星的意味,宋亚轩这才觉得还有一年也要成人的弟弟长大,心里依旧是道不清的不明意味,却由着刘耀文将他的手腕举至头顶,鼻尖蹭鼻尖露出爪牙笑嘻嘻,“哥哥接受这份礼物吗?”

 

宋亚轩上身几处都被刘耀文啃咬的泛水光,如今皮肤滚烫也想尝尝禁果的味道,擅自拉进距离,略微腼腆的他贴上刘耀文的唇瓣表默许。

 

裤子也被扒了。

 

刘耀文一身正装压在宋亚轩身上不舒服,本来同意的人中途叫停,从刘耀文掌间抽出手去给刘耀文脱衣裳。

 

那口袋里的避孕套形状过于明显,宋亚轩解皮带时一眼就看到,两根手指将其勾出来丢在床单上。

 

“早就准备好了?”

 

宋亚轩温柔内敛,所有情绪藏在骨子里,看到本以为很乖顺的弟弟瞒着他还有这样一面,自然有些微怒,与刘耀文僵持着等待一个合理的答案。

 

“早就喜欢你。”

 

宋亚轩都觉得自己疯了,就凭着这么一句话心底就疯狂的蔓延青藤,绿叶堪堪缠绕了整个身子后心口开了朵小花。

 

“那就来。”宋亚轩给刘耀文拽了裤子主动躺下,细长的小腿勾了刘耀文腰。

 

刘耀文拿了润滑剂,将冰凉的液体在手心捂热了,拍伤到人,很慢的插入一根指节,问疼不疼。

 

第一次肯定有异样感,但宋亚轩也不是娇气奶娃娃,一丝丝不舒服就要哭叫出来,只是将两条细胳膊也缠了上去拉进两人距离求安全感。

 

胸膛都要黏在一起,吞下第二根手指的宋亚轩徒然没了刚才的轻松,穴肉开始不收控制的收缩,夹的手指进出困难。

 

没有想象中的欢愉,宋亚轩成了只树袋熊,挂在刘耀文身下不来,实在受不住才抖着嘴唇叫刘耀文名字。

 

刘耀文又挤了一点润滑剂,将三根手指插入抠挖,另一只手揽着宋亚轩的后背安慰。

 

对刘耀文的情愫和******两把火烧的极旺,吐露的舌尖被刘耀文很用力的吮,和身下的温吞反差好大,少年情结在这时刻展现的淋漓尽致。

 

没有互相耳语的暧昧,也没有很熟练果敢的动作,宋亚轩和刘耀文在情窦初开的时刻慢慢摸索,模仿着三流影片中欢爱的动作。

 

谁挺身直入,谁闷声全部接招。

 

本以为在上面的人会轻松,谁知道刘耀文全部没入时滴落的汗滴让宋亚轩觉得两个人都不容易。

 

纤葱的手指去摸刘耀文额发,却被人误认为要接吻,唇瓣轻点鼻尖后两双乌溜溜的眼珠目光交融。

 

“哥哥好棒。”

 

无事献殷勤,宋亚轩冷哼一声刘耀文果然开始动作,那根将他整个填满的******捅两下就遭不住开始抑制那不受控的******。

 

途中眯眼喘息时突然看见手边的套子,这才发觉他们这是肉与肉之间的摩擦,没隔着那层廉价塑料套子******。

 

宋亚轩被刘耀文抱着以很亲密却很麻烦的姿势承受刘耀文的汹涌的爱意。

 

鼻尖从始至终都匍匐着水汽,模糊着宋亚轩的视线,在这场******中任由刘耀文支配的宋亚轩松了力道瘫软在床上,将又厚又闷的刘海随手撩起露出英气的眉,趁着为数不多的休息时间胸脯起伏着提出疑问。

 

“为什么套子带来不用?”

 

“你是亚轩哥哥又不是亚轩姐姐。”

 

“滚。”

 

刘耀文弯着眼睛笑,又返回那乖乖小孩的模样,但手却不老实,温热的指尖从锁骨划至宋亚轩纤纤细腰间的凸起后轻轻的戳。

 

“宋亚轩儿,我没戴套,万一你真的怀了小宝宝怎么办哇?”

 

孩童般稚气想法,已不在成年的宋亚轩思考范围内。但因为是刘耀文,唔了声后倒很认真的去琢磨这莫须有的烦恼。

 

“我们去大草原的湖边,边看候鸟边等着小朋友出生。”

 

刘耀文说你倒是真喜欢你女神,但宋亚轩听不进去,脑海里是满是他的谭维维的《如果有来生》。

 

悠悠旋律在脑海久久徘徊,恍惚间都能闻到蓝天青草的味道,四周皆是他喜欢温柔静谧。

 

刘耀文是真的好不乖,偏在这时候开始动作,鲁莽又粗狂的将所有的幻梦撞碎,将他从蓝天云间又坠回这个只有昏暗灯光的床边。

 

宋亚轩说刘耀文你好烦,我还在做梦。

 

刘耀文说我们这不正一起做梦吗,做最能让哥哥支离破碎的哭叫的,最不可思议的,最玄幻的梦。

 

声音沙哑的要命,像宋亚轩小时候偷喝的苦茶水,涩涩的。

 

预兆什么似的,那双比他还要大一点的手掐他腰好紧,那细密的,让宋亚轩不能呼吸的吻也沉沉的压下来。

 

甬道里的炽热已经见疲,一下一下都捣的好深,几近嵌入骨髓,次次都让宋亚轩叫出声。

 

骂出口的话和主动退出射在外面的******是一起来的,刘耀文喘着粗气将剩下的语音全部吞进肚里,终于空出来的手扣着宋亚轩后脑勺吻得深沉。

 

白色液体粘了宋亚轩一腿,打湿了深色床单,咸腥味直冲鼻腔,和润滑剂掺杂在一起显得格外******色情,每一处湿漉漉都是两人宣泄的欢喜。

 

宋亚轩这下子完全醒酒,让刘耀文吻得满身痕迹,被酒精和刘耀文摧残过的这局躯壳又酸又痛,躺在干净处指挥刘耀文要收拾的不能有零星痕迹。

 

刘耀文自然是由着宋亚轩来,收拾好一切又将宋亚轩丢进浴缸泡在水里从头到尾里里外外的清洗了一遍。

 

宋亚轩被热气蒸的连连打哈欠,每每到这个时候刘耀文便会偷香。

 

毕竟,宋亚轩很乖。

 

刘耀文一直这样认为。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135 分享
评论 共8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