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霖】霖翔警告⚠️ 草莓糖果?~ PLUS版

上次没写完就发出去了,这次我改了一下,同样,凑合着看吧。

霸道校霸学渣贺✖️内向学霸奶狗严

夏天晚上的夜色很美,星星在天空中闪烁着微弱的光芒,空气温热,时不时有知了的叫声。

刚下晚自习,严浩翔走在回家的路上,因为用眼过度,严浩翔感觉看啥都像蒙了一层雾。

严浩翔转了个弯,走进回家的必经之路——一条黑漆漆的小巷。

严浩翔走进去,感觉小巷与以往不同,似乎有一股邪恶的力量在周围涌动。

“唔…怪恐怖的。”严浩翔有些怕了,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用砖头砌的墙,上面长满青苔。

风刮了起来,吹进小巷里,在小巷里的回声有些恐怖,呜呜的,像女人的哭泣。

有着窸窸窣窣声音,似乎是有人在密谋策划着什么。

走到一半,发现并没有什么事发生,严浩翔逐渐松了口气。

突然,一双手捂住严浩翔的嘴,严浩翔头上挨了一下,眼一黑,昏了过去。

当他迷迷糊糊地醒来时,发现周围一群染着五颜六色头发的小混混在搜自己的书包。

“哎哎哎!你们干什么!”严浩翔家里怪有钱,衣服啥的都是名牌。

但因为母亲去世,严浩翔性格内向,被人欺负也不敢声张。

“大哥!醒了!”

“我们也没干啥,看看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不过,小东西倒长得挺好看,再顺便劫个色,陪哥哥玩玩?”领头的不怀好意地对严浩翔说。

“滚!我也不是好惹的!不要动我!”严浩翔急的满脸通红。

“小东西脾气还挺大!不知道背地里有多骚呢!”领头的猥琐地摸了摸严浩翔的脸。

严浩翔感觉领头的有点眼熟——霍!是王洛然。

就是前几天给严浩翔表白被拒的那个。

“王洛然?怎么是你?”

王洛然平时文文静静的,整天带着黑框圆眼镜,成绩和严浩翔不相上下,很受老师欢迎。

“被你拒绝之后,心中总是不舒服,就跟踪了你,你不建议吧。”

“我有喜欢的人了!”

“那又怎样。”

“你……”

严浩翔快要哭出来了,可这十几年的书可不是白读的,他连忙大声呼救。

“我跟你几天了,你家的地址啥的都被我摸清楚了,就想让你陪我玩一会,这地方没有人的,叫也是白叫。”说着就要脱严浩翔的校服。

严浩翔想要反抗,但是手被王洛然死死抓住,动不了。

严浩翔小声地抽泣着,绝望地闭上眼睛。

王洛然拉开严浩翔校服的拉链,里面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衬衫,皮肤若隐若现。

“算了算了,自生自灭吧。”严浩翔彻底绝望了。

突然,一股强烈的灯光照在了严浩翔的眼睛上,严浩翔眯着眼睛瞧这束灯光的来源。

一个长得白白净净的男孩子,拿着手电筒,往严浩翔的脸上照着。

鼻梁上架着金丝框的眼镜,嘴里还叼着棒棒糖。

——是贺峻霖,严浩翔依然觉得很眼熟,但就是想不起他是谁。

贺峻霖扫视一下严浩翔,上衣已被脱去,白的过分的冷白皮暴露在空气中。

五官也精致得过分,欧式大眼,高挺的鼻梁,水润的嘴唇,看得贺峻霖有些心动。

接着往下看,是……

“咳咳,打扰了。”说着转身就要走。

趁着王洛然对着贺峻霖发呆,严浩翔挣脱了王洛然,跑到贺峻霖后面,拽着贺峻霖校服的衣角。

“救救我~”严浩翔惊恐万分,抓紧贺峻霖这根救命稻草。

严浩翔软软的声音有些沙哑,喷在贺峻霖耳边,弄得贺峻霖头皮发麻,耳边苏苏的。

贺峻霖可不想把这群不良少年揍残废,二话不说抱起严浩翔就跑。

(公主抱呦~~)

严浩翔依偎在贺峻霖怀里,耳边呼呼生风,他能感受到贺峻霖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贺峻霖抱着严浩翔飞奔进一个角落里,这角落里面有一个够两个人躲里面的夹壁。

贺峻霖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放下严浩翔,“快,躲在夹壁里,他们快追上了。”

贺峻霖和严浩翔挤在夹壁里,严浩翔上身没有穿衣服,胸脯紧贴贺峻霖身上,头埋在贺峻霖怀里,他能感受到贺峻霖衣服布料的质感在自己皮肤上的细腻。

严浩翔双手自然的搭在贺峻霖脖子上,两个人面对面地站着。

贺峻霖低头看了一眼严浩翔,就是这一眼,贺峻霖和严浩翔来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对视。

严浩翔立马躲开眼神,羞红了脸,耳朵烫的很。

贺峻霖假装镇定的揉了揉鼻子。“咳咳。”

等那几个小混混走远了,贺峻霖和严浩翔从夹壁里出来。

“名字?”

“嗯……严浩翔。”

“贺峻霖,多多关照。”

我艹,不就是那个他喜欢过的校霸,严浩翔慌了,还是先跑为妙。

记忆的盒子被打开:

高一那年,严浩翔情窦初开,喜欢上了隔壁班的同学——贺峻霖,高冷,校霸,递情书的人都能排到法国。

想当年,严浩翔想给贺峻霖递情书,就找了和贺峻霖玩得很好的朋友,让他替他递。

结果到了教室,贺峻霖朋友就把情书撕了。

(谁叫贺峻霖太抢手了。)

“呃,那个,我还有事,先走了。”

“你还欠我一个人情,现在倒好,不打算还给我了?”

(啊这就是霸道总裁爱上我,一见钟情玛丽苏?)

说着,一个壁咚压住严浩翔,把他的两只手摁在墙上,另一只手撩了撩严浩翔的下巴,膝盖顶在两腿中间。

这奇怪的姿势……完了,刚出虎穴,又进狼巢。

严浩翔垂下眸,细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脸上一片潮红。

不会吧,要是真的是那个……我先试探一下。严浩翔有些不自在。

“那个……我第一次,能不能轻点……”

贺峻霖坏笑了一下,“我可没说要搞你,是你自己要求的,既然你提出了,那我满足你好了。”

“你个坏……唔~”

贺峻霖含着严浩翔的唇,软软的,显然严浩翔是第一次接吻,还不会换气,不到十秒就憋得慌。

严浩翔正要张开嘴呼吸空气,贺峻霖又顺势把舌头滑进严浩翔的嘴里。

严浩翔能感觉到贺峻霖嘴里的草莓糖果味。

两个舌头缠绵着,交缠着,在昏暗的灯光下拉出一条条晶莹剔透的舌丝。

空气中弥漫着暧昧,羞耻的吸吮声一声一声地响起。

贺峻霖的手不老实,老是往严浩翔胸上摸,胸前的两点在贺峻霖手指的挑逗和揉捏下,在空气中挺立起来。

严浩翔实在是经不住挑逗,在贺峻霖身下扭来扭去。

“唔嗯~”不经意间的一声******,惹得贺峻霖情欲大发。

贺峻霖松开了嘴,向着严浩翔胸前的两点攻去。

舌尖在******上一圈一圈地舔舐着,不停地挑逗。

贺峻霖使了坏,往严浩翔******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用牙齿磨着它。

“疼~慢点~”

“这点疼都忍不了?”贺峻霖抬起闪亮的眸子,看着严浩翔。

“嗯……”

“你说,这里会不会有奶呢?”贺峻霖故作天真地说。

严浩翔害羞地把头偏向一边,脸快要熟了。

贺峻霖见严浩翔的耳朵红红的,便顺着耳尖舔了一下,惹得严浩翔一激灵,不禁打了个寒战。

贺峻霖的手接着往下摸,到严浩翔的腰了。

严浩翔的腰白皙的很,贺峻霖忍不住掐了一下,瞬间留下了粉红色的印子。

贺峻霖的手在严浩翔裤子里乱摸,宽松的校服裤子似乎让贺峻霖做坏事更加方便。

情欲代替了理智,贺峻霖把手指伸进严浩翔的******里。

没有开发过的******,扩张显得格外吃力。

手指刚伸进去,就被******紧紧吸住。

“放松,哥哥会让你舒服。”

手指慢慢******,一点一点的开始抽送,因为是第一次,不久就有粘腻的******流下,湿润了******。

贺峻霖使坏的扣扣内壁,严浩翔瞬间感觉有千万只蚂蚁在侵犯自己的身体。

严浩翔咬紧牙关,不想叫出声来。

“你憋着不难受吗?声音这么好听,不用来******这是可惜了。”

一声细碎的******从严浩翔嘴里发出,“啊哈~”

贺峻霖嘴角勾起了一丝笑容。

一根、两根、三根……

贺峻霖抽出手指,严浩翔的******恋恋不舍地挽回着。

手指亮晶晶的,布满了******。

贺峻霖吮了吮手指,咸咸的味道在嘴里散开。

贺峻霖正要进去,被严浩翔打断了。

“别了,这里有人呐~”有气无力的声音,听起来却像是小娇妻的撒娇??

“我会慢一点的,宝贝~”

严浩翔听着贺峻霖的话,脸上一片潮红。

当贺峻霖把他的物什整根挺入时,严浩翔发出了一声娇滴滴的******。

“啊嗯~”

“叫出来,我想听~”

贺峻霖手伸进严浩翔头发里,软软的,很舒服。

贺峻霖的进攻越来越猛烈,无意间撞到严浩翔的敏感点。

严浩翔的******变了个调。

贺峻霖见严浩翔有了反应,就专注于冲撞那个点。

“你…慢点…懂不懂…怜香惜玉…”严浩翔被贺峻霖撞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不懂。”

说着又更加猛烈地冲撞了,发出了羞耻的啪啪声。

“换个姿势继续。”

(后入~~)

什物在******里旋转了一周,弄得严浩翔更不舒服了。

“啊呃~”

严浩翔手撑着墙,******在快速******下冒出来大量******,夹紧着什物,似乎在阿谀奉承地讨好。

贺峻霖的手不老实地******着小严浩翔。

连自己洗澡都不好意思碰的地方被贺峻霖给碰了,还这么亲密,严浩翔哪能受得了这样的******。

“松手~不要~”

面对着前后的双重******,再加上人家还是个小男孩,严浩翔已经忍不住了

贺峻霖使坏地摁住马眼,不让严浩翔射出来。

“别~松手~”

“叫老公。”

严浩翔生了气,明明是贺峻霖强迫他和自己有关系,现在倒好,强迫叫他老公。

可是这男人心口不一啊,脸红心跳地说:

“贺峻霖哥哥~老公~”

(这剧情也没谁了)

贺峻霖被这一声酥酥的声音吓到了,没把持住。

严浩翔顿时感觉身体里似乎有一股电流横冲直撞。

白色的液体顺着大腿根部滑落下来。

“失策了……”

“做完了,你总不能让我光着上身回家吧。”严浩翔委屈地撅着嘴。

贺峻霖脱下外套,披在严浩翔身上。

 

外套是草莓味的。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21 分享
评论 共15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