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霖】兔老师和猫学生的H情事

兽人设定
高H 无三观
灵感来源于翔霖双人舞台《做我的猫》

动物学校来了新的老师叫贺峻霖,他长着两只长长的白耳朵,******上是一截毛茸茸的短尾巴, 大家都叫他兔老师

A班的猫学生严浩翔从贺峻霖来到学校的第一天就喜欢上了他

贺峻霖紧张时,高兴时,或者聆听学生的心声时,那双兔耳朵就会精神的站起,沮丧或是不高兴时,那双兔耳朵就会无精打采的半垂而下,******上的短尾巴也会抖动,十分的可爱

严浩翔一看到他的耳朵站直、垂下和尾巴抖动就忍不住想伸手摸一摸,连心爱的篮球都可以抛弃

一天放学时,大家背着书包纷纷跳下蘑菇凳子回家,草地上只剩下贺峻霖在收拾课本,还有故意留下来擦黑板的班长严浩翔

贺峻霖看到一支粉笔掉在地上,便弯腰检粉笔,严浩翔一直看着他挺翘的******形成******的弧度,毛茸茸的短尾巴因为捡起粉笔而高兴的抖动一下

严浩翔放下板擦,伸手摸上短尾巴,白白的尾巴软软的,手感十分的舒服

贺峻霖吓了一跳,短尾巴在严浩翔的手里猛地一抖,严浩翔忍不住使劲地捏捏尾巴

“老师你的尾巴好软呀!”严浩翔爱不释手地说

敏感的短尾巴被学生捏住,贺峻霖虽然表现得很镇定,但微微发红的脸泄露了他的害羞,礼貌地说:“请你放开我的尾巴。”

这么软的尾巴他怎么可能放开?严浩翔甩起自己的尾巴,递到贺峻霖的面前“我也让你摸我的尾巴。”

那条黑色的猫尾巴弯成一个俏皮的弧度,惹得贺峻霖心动,作为一只兔子,他非常的弱小,从来不敢摸其他动物的尾巴,就算对方只是一只猫,攻击力也比兔子强

灵活的尾梢碰了碰贺峻霖的手,严浩翔一脸的期待“老师,我第一次让人摸我的尾巴,换了别人可没有这样的待遇。”他会抓花对方的脸

那黑黑的猫尾巴甩了甩,悠闲的等待贺峻霖摸摸它,贺峻霖看了 一眼严浩翔,严浩翔露出鼓励的微笑,这让贺峻霖不禁伸手,小心摸了摸那条猫尾巴,黑色的猫毛不如他的兔毛软,但同样毛茸茸的,而且猫尾巴比他短短的兔尾巴灵活多了

严浩翔扬起眉,尾巴温顺的抖动,“老师,我的尾巴好摸吗?”

贺峻霖点点头,欢喜的回答:“好摸。”

“老师的尾巴也很好摸呢。”

严浩翔揉着那团兔尾巴,手指慢慢的摸到兔尾巴的根部,尾巴根部异常的敏感,他几乎摸到隐藏在尾巴下面的股沟。贺峻霖难受的抖动尾巴,但严浩翔的手已经钻进股沟,揉捏着敏感的尾巴根部

“别摸……啊……”尾巴的根部一被抚摸,贺峻霖就腿软,连猫尾巴都顾不上摸,双手有些无力的撑住木桩形状的课桌

严浩翔不止想摸这短尾巴,还想摸摸贺峻霖的长耳朵,长耳朵里粉红的薄膜不知道是不是同样的敏感。他伸出舌头,舔上长耳朵里的薄膜,猫舌头上的倒刺轻轻刮过细嫩的薄膜,异样的******使长耳朵垂下,贺峻霖情不自禁的哼了一声,湿润着眼睛抓住那只被舔的耳朵

“耳朵……耳朵不能舔……”

舌尖还残存薄膜的柔软触感,严浩翔直接舔上另一只耳朵,贺峻霖立即抓住另一只耳朵

两只白白的长耳朵都被抓住,折叠成两截挡住粉红的薄膜,显然这是贺峻霖的敏感点

严浩翔霸道的扯过贺峻霖的一只手,露出一只长耳朵,随即舔上那层敏感的薄膜,“不能舔……啊……”

兔子的力量始终比不上猫,而且自己的耳朵正被猫学生舔来舔去,一种从未尝过的感觉冲进贺峻霖的身躯里,令他浑身发软,眼睛越发湿润

“老师的耳朵真可爱。”严浩翔几乎舔上瘾,摸着短尾巴的手拉下贺峻霖的裤子。 让连着尾巴的******无处可藏。饱满******的******就像贺峻霖的尾巴一样雪白,充满弹性,严浩翔喜爱极了,“老师的******也很可爱。”

贺峻霖的性器暴露在空气中,居然翘了起来,************的流出******,难堪的夹住腿,严浩翔用膝盖顶开他的双腿,可怜的性器颤颤发抖

“别看”贺峻霖捂住******

“那你看我的。”严浩翔拉下自己的裤子,硕大的******打在贺峻霖的手背上,******色情的摩擦贺峻霖修长白皙的手指,把自己的******涂抹在他的手指上

严浩翔挺动着******,黑色的猫尾巴挑起贺峻霖的衣摆,向他的胸腔伸去,尾巴碰到一个柔软的肉粒,舔舔嘴巴说道:“我的尾巴好像碰到老师的******了。”

贺峻霖又去拽出那条尾巴,严浩翔趁机用******摩擦他的性器,从来没使用过的性器只被******摩擦着******,就激动的跳动,分泌出更多的透明******。

“唔……”贺峻霖刚拽出尾巴,又发现性器失守,严浩翔粗大的******亲热的和他的性器摩擦,舒服得他也忍不住挺起******靠近那根******

“老师,很舒服?”严浩翔摩擦着他的******,一只手伸到他的后方,揪住那团短尾巴玩弄,“把我的******和你一起握住,会更舒服哦。”

“呀……”透明的体液交融在一起,严浩翔抓起贺峻霖的手,带领他握住两根******,两根******激烈的摩擦,黏腻的******让两根******变得湿答答,贺峻霖的性器不停的摩擦严浩翔的******,严浩翔舔上他的长耳朵,揉搓着他的短尾巴

“啊……尾巴……尾巴……”手指搓着尾巴的根部,一阵阵******顺着尾椎骨窜上贺峻霖的全身

严浩翔控制着自己的尾巴,黑色的尾巴通过贺峻霖的腿间,爬上雪白的臀部,尾梢试探性的戳刺紧闭的******,几次都没有******去,那条尾巴便扫过两人的******,用******分泌出的******将尾巴濡湿

尾巴的毛刷过贺峻霖的******,刺刺的扎进铃口里面的嫩肉,贺峻霖一下子就射了出来,乳白的******不但喷上严浩翔紫红的******,还喷上了严浩翔黑色的尾巴

严浩翔压上贺峻霖,刚刚******的贺峻霖躺上木桩形状的课桌,短尾巴和******悬空在课桌之外,射满******的猫尾巴重新钻到贺峻霖的腿间,潮湿的尾巴一点一点的湿润******,沾满******和******的******也一点一点的张开

当贺峻霖惊恐的发现那条尾巴耍进入他的体内时,只见严浩翔解开衣服的纽扣,一边舔着长耳朵里敏感的薄膜,一边揉捏住一个******

“啊……嗯……拿……拿开尾巴……”

“我会让老师很舒服的。”刺刺的舌头像添着什么美味的东西,将薄膜一寸一寸的舔湿,贺峻霖想抓住自己的耳朵,手却不受控制的抱住严浩翔的脖子,两条白皙的腿间夹着一条黑色的尾巴,缓缓向他体内钻动

“啊——”贺峻霖不自觉的挺起身,尾巴挤开窄小的******,钻进他的肠道里

猫毛像刷子一样刷过肠壁,尾梢灵活的扭动,在******里钻动,用软毛扫着肠壁,轻易就找到敏感点,尾巴一遍遍的干着敏感点,猫毛一遍遍的刷着敏感点,贺峻霖快活得笔直的双腿绷得直直的,大腿内侧的肌肉微微颤动,“太深了……啊……不要了……”

严浩翔咬住长耳朵的耳尖,控制尾巴抽出来,又拫狠的******去,******里的尾巴抽来抽去,猫毛直刷肠壁,贺峻霖彻底软下腰,语带哭腔的哀求:“不要动……求你不要动……啊——”

尾巴抽得更快,强烈的******几乎摧毁贺峻霖的神志,半软的性器不一会儿又抬起头,严浩翔拱起腰,含住贺峻霖胸前柔软的肉粒,带刺的舌头卷起肉粒

******被舔得刺刺麻麻的,舌头还不放过乳晕,在他的胸膛上舔过,贺峻霖仰起脸,双手推着严浩翔的头,严浩翔抓住他的手腕,把他双手分别应在脸两边,而继续低头舔拭他的******和胸膛

小巧的******艳丽的挺在白皙的胸膛上,肌肉的线条强迫性的展开,让******凸出得更加的明显,严浩翔舔舔******,描绘******凸起的形状,以及肌肉的线条

“不要舔……嗯哼……啊……”贺峻霖摇头拒绝胸前传来的******,两只长耳朵软软的垂下,湿润的眼睛快流出泪水

严浩翔只将他的“不要”当做情趣,空出一只手扯掉贺峻霖脱到臀下的裤子,下身只穿着一双白袜子的贺峻霖大开着双腿,一条黑色的尾巴快速的干着他的******,每一次抽出,黑色的猫毛都挂满肠液

严浩翔彻底脱掉自己的裤子,沾满******的******泛着水光狰狞的对准被尾巴激烈操干的******,******摩擦着******,似乎在寻找进入的空隙,但怎么也进不去

无法进入的严浩翔焦躁的咬住贺峻霖的******,******胡乱的戳着他的******,“老师,让我进去。”

“尾巴……拿出来!啊……唔……”贺峻霖扭动着******,摩擦******的******更带着某种******

“不行,我要用尾巴和******一起干老师的******。”严浩翔不同意,嘶哑的说:“老师你放松,我用手帮你弄松一些。”

说完,严浩翔就用手************,猫的尾巴并没有粗大到******的地步,******没有完全撑开,严浩翔耐住性子揉着******,将******揉得松软,而后伸进一根手指

******的边缘变得更紧绷了,贺峻霖知道是自己的******松了一些才能******一根手指,他张大眼睛,望着蔚蓝的天空,空气里有青草的香气,还有严浩翔身上淌出的汗水味道

“唔……啊……”感到伸进******里面的手指按压着肠道,细心的揉按肠壁,不一会儿又一根手指进人,直到伸进了三根手指才停止,三根手指在******里张开,将肠道撑到了极限

严浩翔抽送的尾巴左右扭动,安慰紧张的贺峻霖,“老师别怕,我会很小心。”严浩翔忍到了极限,扶住滴着******的******顺着扩张好的******挺进

“疼……”巨大的******刚顶开******,******就传来疼痛,虽然不是剧烈的疼痛,但也足够让贺峻霖惊恐的抗拒

“嗯……”猫学生闷哼着执意要进入他的体内,******坚定的挺进,脆弱的******拉成薄薄的一圈包裹住冠状沟,真正的达到极限,剩下的茎身继续挺进,******产生快撑裂的痛感

******不但插着一条尾巴,而且还插着一根粗大的******,被彻底进入的贺峻霖哭出声,两只耳朵毫无精神的垂着,短尾巴也因为哭泣而抽动着

可是他完全不知自己这副被虐待的样子,在严浩翔的眼中却充满色情,插着尾巴和******的******凌虐到极点的样子,让他克制不住去干这具身体

“啊——”贺峻霖尖叫,“不——”

尾巴和******依然抽出,狠狠的干进******,性器疼得软下来,严浩翔就用手握住性器******,改变尾巴和******的频率,尾巴抽出,******就干进去,尾巴干进去,******就抽出,保持着一前一后的频率快速的狠干******,撞击敏感点

“啊啊……”贺峻霖被尾巴和******干得神志不清,尾巴灵活的操干他的肠道,刷子一样的猫毛******着肠壁,导致肠壁蠕动得更快,坚硬粗大的******塞得肠道没有已丝空隙,让他尝到充实的******

两种完全不一样的******,好像他被两根不一样的******快乐的干着******,让他什么都想不起来,彷彿自己变成******,只要有******干他,他就会不知廉耻的求对方操进来,让对方用尾巴和******一起操这个喜爱吃******的******,把他下面这张「小嘴」干得哭出来,干坏掉,抽搐着吃着******

“干坏掉……啊啊……好喜欢……啊哈……操坏掉我的******……”双腿主动环住严浩翔的腰,贺峻霖前后挺动着******,让自己的******放荡的含着对方的尾巴和******,“啊……好深……尾巴再深点……”

长长的尾巴挤进******无法进入的深度,严浩翔抽动着尾巴狠狠******肠道的深处,邪气的问:“老师,这么深的地方爽吗?”

这么深的地方被尾巴快速操干的恐惧******令兔老师崩溃的哭叫,“要死了……要死了……啊啊……”

粗壮的******也向操松的深度挤去,巨大的******疯狂的撞击,将狭窄的肠道再一次拓宽,贺峻霖只觉得******泛起一阵阵的湿意,好像有什么穴窍******开,才会泻出如此强烈的湿意

挺进、撞击、搅动,严浩翔反复的操弄贺峻霖的******,将******操得越来越湿润,点点的汁液四溅.连那短尾巴都极爽的摇动雪白的******更是一摇一摇的迎合尾巴和******不知疲倦的******,高耸腿间的性器收缩着铃口,******的透明液液体湿了整根性器

“老师你快******了?******绞得越来越紧了……唔……******好爽!”激越的快意使严浩翔的两边耳朵尖尖的站直,抓紧贺峻霖的腰胯,猛力的掩击,啪啪的拍打那两瓣******,那团毛绒的短尾巴像讨好似的蹭到严浩翔的阴囊

严浩翔揪住那团尾巴,使劲一拉,敏感的根部窜出激烈的******,咬住一只半折下的耳朵,舌头上的小刺舔过和面敏感的薄膜

短尾巴被揪住,长耳朵被舔,贺峻霖环住严浩翔的后背,挂在手臂上的上衣根本遮不住削瘦的双肩,只觉得全身稍微碰一下,都会泛起让他不能承受******,在他腿间肆意玩弄******的尾巴和******搅得******的湿意越来越强烈,仿佛一******就会有什么东西失控的泻出

身体遵循欲望的本能使他和严浩翔肌肤相亲,潜意识又害怕情动的身体失控,越想控制越控制不了

“别操了……啊啊……求你别操了……”贺峻霖挣扎着,扭动着,毛茸茸的短尾巴在******上摇摆,依旧挣不开压在他身上狠命干他的严浩翔

噗哧——噗哧——

两人的******传来******的响亮水声,反抗无望的贺峻霖放弃般的抓住对方的校服,哭泣哀求:“不行了……啊……我要死了……呜呜……啊啊……”

可怕的******击碎他最后一丝防线,性器不停淌出的******沾湿两人的腹部,而贺峻霖的腹部急剧的缩紧,整个人拼命的迎合严浩翔的操干,无法忍住的湿意涌出,令他弓起腰,骤然绞紧******

“啊——”伴随着一声绝望的哭叫,性器射出******,溅落两人的小腹胸膛,死死绞住******的******终于忍不住强烈的湿意,痉挛着喷出汁水,却被******插得噗哧飞溅,******无比的喷湿两人的******,打湿那团雪白的短尾巴

睁着空洞的双眼,贺峻霖的双腿软软的滑下严浩翔的腰,无力的垂挂在课桌上,******到喷水的******汁水四溅的抽痛,湿得不成样子,严浩翔再也忍不住,把他的******紧紧的压到自己的胯下,开始******

被学生******的贺峻霖这才有点儿反应,腰部一颤一颤的承受他滚烫的******,被烫得满脸泪痕,发出嘶哑的******,“嗯……呃……”

许久,严浩翔才抽出******,长长的尾巴钻出松弛的******,沾染了乳白******的红肿******微微翕张,慢慢流出******,顺着股沟继续往下流淌,没多久便流上因******的余韵而轻微抽动的短尾巴

尾巴甩到贺峻霖的脸前,严浩翔命令道:“老师舔干净我的尾巴。”

沾满乳白******的黑******尾巴微微晃动,满脸潮红的贺峻霖垂着长耳朵,满是泪水的双眼毫无焦距的望着那条尾巴,本能的依照命令抱住那湿漉漉的尾巴,伸出舌头舔去尾巴上的******

看着长耳朵半垂,胸膛、小腹沾着******,腿间和短尾巴满是******的老师抱着他的尾巴舔来舔去,这副色情的画面用任何言语都述说不出,严浩翔觉得他又硬了

喵嗷!再吃一遍!严浩翔抖抖黑色的耳朵,猛扑向贺峻霖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298 分享
评论 共20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