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霖】病态占有2

后续来了

次日晌午

贺峻霖躺在床上昏昏沉沉的睡到自然醒

阳光透过百叶窗照射进房间,贺峻霖环顾了一圈四周,并没有在房间里发现严浩翔的身影。时针滴答滴答的转动着,贺峻霖心里松了一口气,看样子严浩翔昨天应该是忘记给他注射药物了,不然他不会那么早就醒过来

好几天没正经吃饭了,贺峻霖却一点不饿,就是身体软弱无力,感觉下个床都费劲

不过再费劲也得下,能不能跑就看这一次了,总不可能一直这么被严浩翔玩弄于股掌之间

他没有注意到墙角摄像头细微的左右移动了两下,他也没有注意到床头柜上严浩翔留给他的纸条

[哥哥,午餐在微波炉,你如果醒了就先吃饭,我一会就回来。]

贺峻霖在严浩翔更衣室找了件衣服穿上,严浩翔比他高很多,衣服穿上不怎么合身,裤腿长了一截,贺峻霖往上折了两折,穿着拖鞋跑出卧室

咔嗒——

严浩翔带着一身冷气走进家门,把车钥匙丢到地上,鞋都没换,径直走向慌乱中的贺峻霖

“怎么?想跑啊?”严浩翔把贺峻霖抵在墙上,眉眼像是结了冰一样冷,他不顾贺峻霖的反抗,伸手一颗颗解开贺峻霖衬衫上的扣子,“那哥哥有点太磨蹭了呢,光着身子走岂不是更快?”

贺峻霖原先就没多少力气,现在更是腿都软了,他护着衣服,语气几乎是祈求道:“你别这样。”

严浩翔捏着他的下巴,迫使他抬起头,一字一句的对着他低吼:“贺峻霖!我警告你,再敢跑一次,我他妈让你在轮椅上坐一辈子!”

贺峻霖左右挣扎了一下,下巴被严浩翔捏的生疼

严浩翔垂着眼凑近他:“你觉得我在开玩笑?”

“疼……”

严浩翔松开他的下巴,把手伸到贺峻霖衬衣里,上下游走着强吻他,贺峻霖身体又软又滑,仿佛一块上好的羊白脂玉,摸起来很舒服

昨天刚做过,原本今天严浩翔不想再动他,但为了惩罚哥哥想跑,吃点苦头还是有必要的

严浩翔强迫性的跟贺峻霖的舌头纠缠了一会儿,感觉身体有些起火,他用支起的帐篷顶了顶贺峻霖,揽住贺峻霖的肩膀,冷着声音说:“先洗漱吃饭,吃完饭再跟你算账。”

“……”贺峻霖在心里气到吐血,表面上却不敢有任何异议,因为刚刚严浩翔实在是太吓人了。想着想着,他下意识伸手抹了一把被严浩翔吻到有些红肿的唇,意料之中的换来了严浩翔一个冷到极点的眼神

贺峻霖:我他妈真的是很冤

不吃饭的时候感觉不到饿,可一旦看到饭菜,贺峻霖就突然感觉自己饿的出奇,他捂了捂自己有些空荡的胃,乖乖接过严浩翔递过来的餐具

吃饭的整个过程严浩翔都没有跟贺峻霖说一句话,仿佛当他这个人不存在一样,看都没看他一眼

贺峻霖想到严浩翔说的吃完饭再算账,有点慌,不由把吃饭的速度放慢放慢再放慢。可在严浩翔眼里,贺峻霖这样看起来就像没有食欲一般

严浩翔用纸巾擦了擦嘴巴,又用湿巾擦了擦手,敛眸看着他道:“不合胃口?”

贺峻霖嚼着米饭,面无表情的否认:“没有。”

“不要耍脾气。”

贺峻霖:“……我只是不想吃太快而已。”

严浩翔挑挑眉没说话

贺峻霖在被绑来这里之前一直都是挺宠着严浩翔的,好歹是一起长大的兄弟,虽然心里有时候对严浩翔的一些举动不喜,但因为是跟自己有一半血缘的亲弟弟,所以再讨厌也讨厌不到哪里去

现在不一样了,现在贺峻霖是真的有点厌恶严浩翔了

狂妄自大,自以为是,全世界难不成都要围着他一个人转吗?二十多岁的人了还跟个孩子一样,还没初高中生懂事

“哥哥,吃个饭怎么这么咬牙切齿的?”严浩翔起身坐到了贺峻霖身旁,眼眸淡淡的,看不出情绪

贺峻霖呼了一口气,把碗一推,实在吃不下去了,他扭头看着严浩翔,“你别叫我哥,我没你这种弟弟。”

“那叫什么,老婆吗?”严浩翔把贺峻霖捞到自己腿上坐着

贺峻霖挣扎了一下没挣扎开,垂着头生闷气

严浩翔抱起来他,一步步走向卧室,丢到床上,自己低身压过去,“别忘了还有惩罚。”

贺峻霖喉结滑动两下,双手下意识护在胸前

“想在哪里被我肏?浴室?天台?嗯……”严浩翔想了想,“不然就在更衣室吧,哥哥今天不是在那里待了一会吗,看来是挺喜欢那里的了?”

贺峻霖抬眸看着他,有些怂了:“今天我肚子难受,过几天做吧。”

严浩翔闻言眼神打量了贺峻霖两眼,像是在分辨他这句话的真假。过了几秒,严浩翔突然嗤笑了一声:“都说了是惩罚,怎么能挑在你舒服的时候做呢?”

贺峻霖:“……”

更衣室有面很大的镜子,贺峻霖被严浩翔按在镜子上三两下******了全部衣服,两人赤身而对

******昨天被肏了很长时间,今天略微有些红肿,******软软的。虽然依旧紧致,但扩张过程比昨天轻松了很多

贺峻霖强忍着******没有叫出声,余光看着镜中的两人,脸都红了。严浩翔没有放过哥哥一丝一毫的反应,见他觉得爽,自己也有些雀跃

严浩翔扩张好之后没有着急******去,而是站在哥哥身后,一边吻他脖颈一边替他撸动玉茎

贺峻霖不好意思抬头看镜子,整个人羞得白里透着红。记忆中他从没有被人这样握着打过飞机,但隐隐有股熟悉感,他爽的没撑多久就射了

白色的******射在镜子上,那白浊往下滑动着

严浩翔扶着自己粗壮的******狠狠插入的时候,贺峻霖还沉浸在******的******里没有回过神

“别……”

******一进穴内就开始横冲直撞,贺峻霖被肏的腿脚发软,双手抵在镜子上,被迫承受着身后男人一下比一下深入的撞击

润滑剂涂的有些多了,顺着******流到大腿,抽送的时候还有噗呲噗呲的水声。贺峻霖呼吸喷洒在镜子上,上面染上了白色的雾气,正好挡住脸,让他看不清自己******难耐的表情

严浩翔把手伸到贺峻霖胸前揉搓着那粉色******,他每捏一下贺峻霖的******声都会大一点,那感觉真的是太爽了

“嗯啊……不要捏……难受……嗯啊……哈……不要……慢一点啊……”

“不要慢一点?”严浩翔故意曲解贺峻霖的意思,“那是要我快一点咯?”

严浩翔松开手指,双手扶住贺峻霖圆润的翘臀,胯下啪啪啪的顶弄,肏的更加凶猛和快速

“不要……不是……不是那个意思……啊…….不要那么深……”

严浩翔粗喘着咬了口他耳朵:“哥哥你看看镜子……你全身都变成了粉色了呢,真是个欠肏的小******。”

贺峻霖混娱乐圈这么多年,一直都是被人捧在手心里的,哪怕在赞助商的酒桌上都没有人敢用这种话调戏他,严浩翔还是第一个这么作死的

“你别说那种话……”贺峻霖有点不开心,感觉自己一点面子都没了

“哪种话?我说的是事实啊哥哥。”严浩翔快速抽送着,眼神******裸的打量着镜中的贺峻霖,“哥哥不是******吗?”

红艳的肉壁紧紧包裹着他的******,硬挺的******一寸一寸摩挲着穴肉,******不安分的往前挪动着,想要逃避******的******

严浩翔啪的一声拍了把那翘臀,上面立马出现了个红色的五指印,他语气危险:“哥哥再乱动,我就不客气了哦。”

“……别……我没……嗯啊……”

湿润的******含满******,那******每一下******都全根没入,既舒服又******

男人都是很现实的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贺峻霖此时被欲望支配着,略微有一些的神志不清

“不要……嗯啊……太快了……别……啊……”

“哥哥爽吗?大******是不是要把你******了,嗯?”

贺峻霖费力的喘息着:“唔……不要说……啊……”

紧致的******肆意吞吐着猩红色******,两人交合处发出******的啪啪啪的声音,贺峻霖越听越羞涩,整个人都红透了

严浩翔一边肏一边在贺峻霖脖颈处印下一堆的吻痕,看那些红痕就知道这次的******有多激烈。贺峻霖此时随着他的动作被迫律动着,就像是摇曳在风中的破布娃娃,精致之余却也像是被玩坏了

“嗯啊……浩翔……不要这样……慢一点……”

贺峻霖的身体颤栗着,******被******撑得没有一丝褶皱,全部塞的满满的

严浩翔用自己的大手游走遍了贺峻霖全身,最终又停在那******脆弱的玉茎前,一边肏他一边替他撸动

贺峻霖的爽度瞬间升级,翻了一倍,像是一边肏别人又一边被别人肏,他用额头抵着镜子,整个人沉浸在******里,完全忘记了此刻肏自己的是自己亲弟弟

“啊……好舒服……嗯啊……怎么办……啊……好粗……嗯啊啊……好厉害……”

“哥哥好骚啊……”严浩翔被他叫的双目赤红,顶撞的一次比一次深,像是要把囊袋也塞进他穴里

“唔……不行了……啊……”贺峻霖爽的腿软了一下

见状,严浩翔让他跪在更衣室的沙发上,自己站在后面继续啪啪啪的往里肏

贺峻霖前端的玉茎没人抚慰了,他有些耐不住,自己把手伸到前面打算撸动

严浩翔立马攥住他的两只手腕背在身后,“哥哥以后不许自己撸。”

贺峻霖不满:“唔……凭什么……”

严浩翔默默加速,******一下一下摩挲过贺峻霖穴内的敏感点,心想:凭我可以用******把你肏射

两人都不说话,更衣室里就只有肉体碰撞声和带着******的喘息声。贺峻霖受不了严浩翔那极速的肏干法,紧咬着下唇才忍住了那将要破土而出的******骚话

严浩翔两只手揉搓着贺峻霖带有肉感的******,时不时掰开臀瓣,露出那被肏干到深处的******

“哥哥,你好紧啊。”

“嗯啊啊……慢一点……要到了……嗯啊……”

这种时候严浩翔怎么可能会慢下来,他亲了口诚实的哥哥,闷头加速,肏干的动作快的仿佛出现了重影

贺峻霖没撑过几下就到了,前端射出浓烈的白浊,一股一股的喷洒在沙发上,身后******痉挛着,不受控制的夹住严浩翔的分身,把那******紧紧吸在穴内,不让它离去分毫

他微闭着眼睛,趴在沙发上小声******,严浩翔拔出******把他翻了个身又重新塞进去

“哥哥,你好美……”

贺峻霖眼眸暗着,整个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根本听不见严浩翔说了什么,不仅如此,他居然还主动握住了严浩翔的手,与他十指相扣

虽然知道这是哥哥******时身体下意识的反应,但严浩翔还是被甜的不要不要的,哥哥真是做什么都可爱的要死

贺峻霖身体微微颤抖,小小的一只被严浩翔搂在怀里毫不费力。严浩翔低头吻住那不停溢出******声的唇,用自己的舌尖勾着贺峻霖的贝齿,两人唇齿相依,未能及时吞咽下去的口水顺着贺峻霖下颚流出,滴答滴答的落在身下的真皮沙发上

“唔……”贺峻霖被他吻得有些喘不过气,“……等等。”

严浩翔最后嘬了他一口,垂眸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贺峻霖双眸含水,水灵灵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睫毛上沾了些泪珠,嘴唇被吻的微微红肿,娇艳欲滴,看起来有种想要让人肆意凌虐的欲望

还未射过的******在那穴内动了动,严浩翔见哥哥不反抗,开始大胆的再次耸动起来

“嗯啊…….啊……”

贺峻霖被严浩翔的力道肏的大开大合,双腿盘在严浩翔身后,爽的那圆润的脚趾都蜷缩起来

“太快了……嗯啊……好舒服……”

“哥哥是想让我快一点还是慢一点?”严浩翔眼神沾满情欲,炙热的看着贺峻霖的裸体

“慢……想让你……慢一点……”

严浩翔唇角恶劣的勾起一抹弧度:“好,那我就快一点。”

“嗯啊……你别……不要啦……好快……嗯……唔啊啊……”

贺峻霖在******中越来越放的开了,整个人都被严浩翔肏熟了,看起来也不是很讨厌这个******犯

严浩翔抬起贺峻霖的一条腿,侧头舔了口贺峻霖精致的脚腕,那腿白皙细腻,一点都不像一个常年练舞的男生的腿

贺峻霖脚腕动了动,声音又软又欲:“浩翔……别舔……痒……”

严浩翔咽了口口水:“哥哥为什么哪里都长得这么好看,还这么的……******。”

严家基因很好,年轻一辈的男性身高基本都过了一米九。贺峻霖虽然不矮,但在严家这一堆大高个里面着实算不上高,不高就算了还长得白******嫩的,精致的不像话,一眼看去仿佛他才是家里最小的那个男娃。

贺峻霖闭眼感受着那紧致的触感,舒服的吐出一口气,继续肏干

“嗯啊……不要……啊慢一点……啊……嗯啊……”

“哥哥,能叫我一声老公吗?”严浩翔放下贺峻霖的腿,低下身子一边凶猛的肏干一边撒娇,“一声就好。”

“不……嗯啊……不叫……你想得美……唔啊……”

严浩翔顶弄的力度又大了些,睾丸拍打在贺峻霖******上

“好吧,既然哥哥现在不想叫,那我就肏到哥哥愿意叫了为止。”

******裸的威胁!

贺峻霖迷迷蒙蒙的睁眼看着严浩翔,他眼神模糊,居然在幻想着是沈纪安在肏自己

“老公……”这样幻想之后,贺峻霖突然有些情难自禁的******,好像不再只是单纯的肉体碰撞,又加上了一丝缥缈的爱

严浩翔呼吸急促,低头吻了吻贺峻霖的唇:“哥哥真听话。”

贺峻霖愣住,突然被严浩翔这一声哥哥叫的回过了神

他喜欢沈纪安,却从不敢妄想掰弯沈纪安,沈纪安他有妻有子,贺峻霖也不屑做第三者。只不过心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他只能让自己努力往上爬,接的工作越多他就越不容易想起沈纪安

沈纪安并没有严浩翔这样的好身材,他样貌普通,甚至还有不甚明显的啤酒肚。可他在贺峻霖最迷茫的时候带贺峻霖离开低谷,两人约定好要一起在娱乐圈这个大染缸里继续闯荡。后来沈纪安成了娱乐圈最厉害的金牌经纪人,手下影帝影后一箩筐,却总是宠着贺峻霖,有什么好资源都想着贺峻霖,没人可以抗拒那种毫无保留的宠爱,贺峻霖不是一朝沦陷的,是在这几年里日积月累的感动中发觉自己爱上了这个大他十几岁的男人

贺峻霖不负他望,成了流量中的爱豆,演员中的流量,登上了娱乐圈顶峰,却也没有抛弃那个与他一起进步的小糊团。小糊团是沈纪安一手打造的,里面却只火了贺峻霖一个人。但贺峻霖永远记得自己的艺名叫Lin,永远记得他是JPK组合的领舞,永远记得他在那些不被父母理解的日子里,沈纪安与队友对他的帮助

严浩翔毁了他的事业,是怎么有脸在这里让他叫老公的?

贺峻霖眼神冷了冷,后悔刚刚把严浩翔当成了沈纪安的替身

严浩翔怎么配?严浩翔根本不配

“哥哥,我可以射进去吗。”

严浩翔抽送的动作又快又猛,贺峻霖心里那点反感被这攻势弄得无影无踪。不过不管反不反感,他都绝不允许严浩翔第二次射进他身体里

贺峻霖脚撑着沙发往后退了一点,眼角因为******渗出些泪珠,他喘息着道:“不行……不可以……”

严浩翔嘬了两口哥哥的******,呼出的气打在哥哥胸膛上:“可是我上次也射进去了啊。”

“啊……唔啊……不行……我上次也说了不可以的!”

严浩翔才不管这么多,原先也不是在征求贺峻霖的意见。他把***************,伸手搂起贺峻霖,重新让他撅起******站在镜子前,自己又扶着************去

“哥哥,仔细看着我是怎么射在你******里的。”

“严浩翔、你……嗯啊……你******……”

严浩翔勾着一边的唇角,从镜子里看着贺峻霖胯下那半硬着的玉茎,他一边挺动一边把手伸到前面揉捏着贺峻霖的******,嘴唇凑近那肩膀,张嘴轻轻咬了一口。严浩翔此时就像是一只******的野兽,快射的时候闷哼了一声,额角渗出些细汗

“不要……别射进来……你别……”

粗***紧紧塞在那穴里没有一丝缝隙,严浩翔抽送了十几下,******顶进最深处,不顾贺峻霖的反抗,狠狠释放出了烫人的白浊

严浩翔爽的长舒出一口气,从镜子里与贺峻霖对视

“哥哥……要不要再来一次?”

贺峻霖垂着眸子摇了摇头:“你快拔出去。”

“哦。”严浩翔眼神里闪过笑意,很听话的立马把******抽出去

那被肏的发红的******露出了微微的小孔,有些合不拢,严浩翔伸出手指在里面轻轻扣了扣,又装作若无其事的拥着贺峻霖在镜子前接吻

感觉时间差不多了,他侧眸看了眼镜子,松开了贺峻霖的唇

“哥哥,你看看,我射进去的那些,都流出来了呢。”

镜中的男人肤白凝脂,腿间却流出了一道白色的液体,配上全身鲜红色的吻痕,要多色气有多色气

严浩翔喉结滑动,很想再把贺峻霖压在身下就地正法一次

贺峻霖腿软了软,******过去之后神智也差不多恢复了,他伸手推了推挡在门前的严浩翔,“我要去洗澡。”

严浩翔攥住贺峻霖的手:“我抱你去。”

“我有腿。”

严浩翔拦腰抱起他,声音淡淡的,仔细听却有些不易察觉的喜悦:“我知道,我也有。”

严浩翔发现贺峻霖做完爱真的很喜欢睡觉,好像被消耗了所有体力,站着都能睡着,垂着头窝在自己怀里的时候,严浩翔感觉自己的心都被融化了

洗完澡他抱着贺峻霖睡在卧室床上,互相都没穿衣服,就这么紧紧贴着,陷入睡眠。

【最近几天想转霖唯的念头愈发强烈 真的真的非常纠结 我也不知道还要不要写第3章了。。。】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109 分享
评论 共14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