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霖】校服

淡蓝短袖衬衫,浅灰短裙和白色长筒******,经典女高生校服三样,整整齐齐摆放在床上。

贺峻霖洗完澡,晕乎乎擦头瞥见这些,只恨自己没能坚持换房间。回想分房时严浩翔的积极,果然不简单。

他立在原地,不肯动弹,床头暖黄色灯光晕染下来,平添几分暧昧,严浩翔坐在另一张床上笑得无害,仿佛两人已经约好般:“霖霖,你洗完啦,试试吧。”

贺峻霖低头思索逃跑的可能性,约等于为零,严浩翔看穿他心思,上前握住他肩膀:“我帮你脱?”

气息扫过眼睑,痒得他一抖。

总是这样,外人面前是他欺压严浩翔,等到远离人群的角落,情况则完全相反。严浩翔不会回呛他,只把他逼到墙边,堵住出路,手掌从上衣下摆往里摸摸揉揉,脸上讨巧:“霖霖,刚刚我听话吗?”,“听话不该有奖励嘛?”,贺峻霖被弄得直喘,但力气小无法推开,“严浩翔,别在外面……求求你了!”,严浩翔听了低声笑,“好——那回去再说。”

贺峻霖拂开他握住肩膀的手,拿起校服去浴室换。

T恤脱一半,咔哒一响,门开了。他停下脱上衣的手,缩着胳膊把脸露出来,与严浩翔对视上,立马心里一紧。严浩翔趁他没反应,顺着姿势紧贴他拥抱,手抚上光裸稚白的皮肤,得到令人满意的一颤。

“你换得好慢啊,还是我帮你好了。”明明才刚进来,贺峻霖气恼,嘴皮子向来利索却不知道怎么骂,严浩翔看他耳朵转红,便用嘴唇临摹他耳廓,冰凉的手指对着******又按又夹,没一会儿,贺峻霖睡衣全褪落到地上,整个人软倒他怀里,胸口成一片红,被摸的也是被冻的。

“欺负我总要给点补偿嘛,是不是,霖霖?”严浩翔装乖格外有一套,好似当真剥削过他,贺峻霖无心反驳,制止作乱的手:“先去床上……”

严浩翔佯装疑惑:“很急吗?”遂扭过他身子,把手腕反钳,小臂拦在腹部做着力点支撑,贺峻霖每一处就这么呈现于镜子前,水汽形成薄雾,肉色若隐若现摇摇晃晃,贺峻霖闭上眼睛,屏蔽面前故意******他的一切。

“为什么不看,再不睁眼就直接在这操你。”

贺峻霖只得睁开,眼波有湿意。

严浩翔拿脸颊去蹭贺峻霖,镜子里他衣装得体,揽着裸体的贺峻霖,颇有成就感:“你看看你,逗两下就骚成这样。”接着捏起贺峻霖顶端溢出液体的******,玩了起来,“别……”贺峻霖手仍在背后被擒着,使得胸乳一直往前送,看向镜子里自己的模样,活脱脱一个******,积攒的眼泪掉下来,他回头央求严浩翔:“不要这……放开我……啊!”严浩翔掐住脆弱的******,“不要什么?”

贺峻霖困在欲望的迷宫里,没应,眼泪汹涌,“说话。”命令口气让他一哆嗦,他害怕说祈使句的严浩翔,摇了摇头:“没有。”

毕竟拒绝的代价更可怕。

“怕我把视频给别人?”身下人表情是认命的意思,严浩翔明白自己得逞了,“我不会把霖霖挨操的视频给别人看的——”他故意用气音,“除非你不乖。”

哪敢不乖,他就是知道贺峻霖好体面,才次次诱骗、威胁,上一段视频删了又录下一段,循环往复。

多番折腾,贺峻霖总算射了,几乎虚脱,严浩翔扶着他转身,把人放在流理台上,然后拎起校服,一件件往贺峻霖身上套。穿完******,贺峻霖眼神依旧湿润迷茫,******的******还未驱散干净,画面诱人犯罪。严浩翔盯着,感觉早已硬得不行的下身近乎充血,他握着贺峻霖大腿,延内侧一路亲去,掩盖三角区的裙摆瞬间又被他掀翻,搭在肚皮上。深色愈发显白,一片******中有温热的红红的入口,严浩翔掰开贺峻霖的腿往上提,膝盖摁胸口上,说:“自己抱住”

风景一览无余。严浩翔摸了摸湿漉漉的******,两根指头猛地插入,“嗯……”贺峻霖猝不及防出声,穴肉挽留手指,严浩翔烦躁道:“好紧,是小处女吗?”变成三根手指******,加了几分力道,剧烈的******让贺峻霖浑身一哆嗦,******战战巍巍又立了起来。

“里面好热好湿哦,霖霖。”他掏出性器在******摩擦,那处水淋淋的,邀人进入,“操得多所以水这么多吗?”

贺峻霖觉得哪里都好痒,滚烫粗大的器具抵在他后面,努力克制也忍不住晃动******去迎接。

“要不要。”严浩翔吻他的脖颈和脸,故作绅士,“不要就不做。”

贺峻霖拿唇寻严浩翔的,轻轻吸吮,“快给我吧……好痒……”

严浩翔这回没磨蹭,直直插了进去,同时狠狠将贺峻霖的腰拉向自己。

花壁突然被撑开摩擦的感觉让贺峻霖尖叫出声,意识到在酒店里便咬唇忍着,严浩翔凑到跟前让他再叫几声,贺峻霖不肯,于是他顶得更狠,臀肉被阴囊拍打泛红,汁液飞溅。

严浩翔用力地操干着贺峻霖,性器刮擦肠壁,贺峻霖能感受到它的脉络,折磨得他又哭了出来。

“…呜呜……慢一点!”贺峻霖崩溃地哭喊,“啊啊啊…轻点…嗯……那里……”他已经被 插得胡言乱语,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喜欢吗?”严浩翔找准角度,使得贺峻霖抽搐的幅度更大。

贺峻霖嗯嗯啊啊地迎合着,嘴巴半张一副******熟了的样子,严浩翔喜欢,捏住他下巴深吻,性器埋进最里,与贺峻霖同时到达******。

少年勃发的******没有尽头,严浩翔拉着贺峻霖又射了几次,在浴缸清理时也把下身推入,贺峻霖意识都模糊,充当严浩翔盛装******的器皿,一遍遍地,体会被蹂躏的滋味。

文章来源:https://archiveofourown.win/works/21980011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87 分享
评论 共5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