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霖】极度热爱

贺峻霖跟严浩翔第一次做的时候,两个人都跟没见过世面的愣头青似的,对着自动贩卖机买来的套子研究了好久。

 

那天晚上很冷,严浩翔裹了三层外套也抖的不行,贩卖机亮着光,打在他整张脸上,白絮零零碎碎的从天上掉下来,融在凌乱的发丝里,只等下一秒就盛大起来。

 

回到酒店时,严浩翔已经变为满头白发,贺峻霖光是摘掉他头上的白絮就费了大力气,严浩翔圈着他,下巴抵在颈窝里蹭两下,轻嗅贺峻霖身上独有的香味,闻的舒服了,就发出眷恋意味的哼唧。

 

“别闹,等我给你整干净。”贺峻霖嫌弃的躲了躲气息,有些瘙痒。

 

“直接洗个澡就行了。”

 

他们磕磕绊绊的从客厅摔进浴室,严浩翔拧开了浴缸的水龙头,由着它逐渐填满空间,再将贺峻霖放进里边,胡乱的扒起衣服来。

 

贺峻霖疼的咬牙轻呼,谁也不甘示弱,硬是两个人都倒在浴缸里侵湿了衣物才肯罢休,阴影遮住了上方的白光,两片冰凉的嘴唇贴至没有缝隙,不知道谁的舌尖在牙关勾了个遍,一个情难自禁略显粗鲁的吻。

 

然后他们分离了一秒,再送给对方一个浅尝辄止的、细腻的、柔软的、饱含情欲的吻。

 

贺峻霖不耐的怨了两声,靠在浴缸边上,任由严浩翔剥落他的衣物,最后变为一丝不遮,精练的身躯性感的吓人,严浩翔咽了咽口水,迫不及待的拉开自己的裤链,把那硬的发疼玩意掏出来。

 

指尖爬到贺峻霖身后,沿着股沟往柔软的嫩肉里戳进去,连带几波暖流,胡乱的摁压,贺峻霖没忍住微微颤抖,难以言喻的******在神经中枢上放肆的弹跳。

 

他咬着唇,不发出一丝哼鸣,严浩翔打定了贺峻霖喜欢跟他逞强的性子,也不去逼他,只是变着法子往里边戳,不时搅动着,恶意发出巨大水声,“滋溜滋溜”的叫嚣。

 

等******变得柔软了,他故意撑开两指往里看了眼,惹得贺峻霖又羞又恼,就差没往他胯下踹上一脚。

 

严浩翔顶着******磨了磨,浅进浅出,贺峻霖有些不耐烦了,着急的自个往前挪了挪******,粉红色的******吞进他大半个头,紧致的触感太过******,严浩翔一下子忍不住全部撞了进去,也没等贺峻霖适应,恶狠狠的肏干起来。

 

******声不绝于耳,******的味道撞在玻璃门上冒出一股又一股热气,浴缸的水也满了大半了,严浩翔每一次抽动都带进无数股暖流,贺峻霖只觉得下腹又涨又酸,被肏的差点失了神识,有些迷茫的呜咽着严浩翔的名字。

 

“…浩翔。”他那么叫着同等于在严浩翔仅剩的理智上跳舞,踩一脚就断了,他抓住贺峻霖柔软的两瓣臀部,犯狠的往里肏干,一下抽出到******,又撞到最深的柔软,严浩翔不忘在人颈脖上留下无数爱痕,这是他渴望已久的躯体,梦想成真只是一瞬间,纵然来到天堂也不过如此。

 

“再叫一声…霖霖。”他凑到人耳廓边低声说到,炙热的呼吸吹得贺峻霖浑身酥麻,言听必行,又乖又软的叫起“浩翔”来,再换得几下没轻没重的顶撞,爽的他无声尖叫,从颈脖到眼睑都拼命的泛起红来。

 

浴缸的水快要溢出边缘,波澜起伏,在水下若隐若现的两颗朱红涨的发疼,贺峻霖哼哼唧唧着几声,胸膛往严浩翔面前蹭,严浩翔被撩拨得眼睛都红了,手忙脚乱的把水龙头给关上,托起几分贺峻霖,品尝那颗甜腻的樱桃。

 

“呜——”

 

“别瞎叫!”严浩翔恐吓他,再这么下去贺峻霖得被他肏到烂掉为止。

 

贺峻霖气得不行,又被身下顶撞肏的硬是说不出话来,豆子般的大的眼泪跟不要命似的往下掉,耳边满是嘶吼,还有自己无法抑制的******,但又感受到搂着他的手臂所带来的无比温柔,与爱意。

 

严浩翔平常总跟只小狗似的,只会一股脑的往他怀里冲,现在倒是不一样了,在满月之夜化身狼人,禁锢他的身躯,用情欲折磨他,蹂躏他,甚至还要品尝他的血液,异常残忍。

 

即使他百般求饶也不会侥幸逃脱,受了伤的野兽更难以驯服,贺峻霖只能呜咽着后仰颈脖,凌乱额发布满脸颊两侧,被水侵湿,贴的不剩一丝缝隙,在严浩翔的背上留下无数条抓痕,满是狰狞。

 

“求求你…求求你…”他两眼通红,快要喘不上气来,只能大声呼吸,严浩翔没理贺峻霖的祈求,粗暴的堵住他喋喋不休的嘴唇,无止境的索取甘甜,偷走贺峻霖嘴里的每一滴津液。

 

他们好像吻了一个世纪,热气腾腾的浴室让呼吸更加难以进行,氧气被热烈的亲吻抽干至尽,可严浩翔偏偏不放过他,下身加快了肏干的动作,一次又一次的破开他紧热的肠壁,柔软的嫩肉拼命紧缩,却怎么也遭不住无情的攻击,颤抖着、僵硬着、化为一滩春水。

 

贺峻霖无精******了,这是他第一次******,身为男人,被别的男人抱在怀中,因为前列腺被碾磨肏干而******,他感到无比的害羞,剧烈的******席卷了他此时应有的判断,还仍有余波的******绞紧了严浩翔的******,一瞬间所带来的******逼得他根本无法停下,猛然加剧动作。

 

“呜——呜!停下!停下!”贺峻霖拼命的推拒着严浩翔的肩膀,喉声振动,发出高分贝的尖叫,身后敏感的软肉被肆意讨伐,严浩翔挥霍着贺峻霖上一次******的余韵,使他无数次收紧,包裹住难以容下的巨大。

 

腰肢弓起,宛如蝴蝶展翅,脊骨扭曲了姿态,整个身躯以折叠状逃离那个挥霍无度的男人,呈现出凌虐的美感,他脚背蜷缩着,再跟随抽动尖叫一声,最后一次顶撞使他失去了视觉、听觉,耳边只剩下嗡嗡嗡的杂音,前段得到了释放,体内喷涌进无数股滚烫的液体,填满他永远无法满足的空虚,用满腔爱意。

 

“霖霖…”轻声呼唤,严浩翔眷恋的缠上贺峻霖,嘴唇撒娇似的磨蹭着他的下颚

 

“别叫了..吻我。”

 

严浩翔听话的轻笑一声,两唇交融,揉进骨子里的温柔,无法克制的情欲,使这份爱意更加热烈难耐。

文章来源:https://archiveofourown.win/works/23414032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80 分享
评论 共2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