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霖】捕获

严浩翔是第一个发现贺峻霖有女装癖的人。

 

贺峻霖很慌张,特别是在严浩翔叫出姐姐之后,肢体顿时僵硬了。

 

女式裹胸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腰在牛仔短裤里空了一大截,假发半遮半掩。

 

严浩翔上手抚开他胸前的假发,握住颤抖的肩,又叫了一声姐姐。贺峻霖更害怕了,低着头唤他名字。

 

严浩翔……别说出去……

丢脸吗?

 

严浩翔凑上去闻他,本想滑向大腿的手被他抓住,整个人羞得透红,支支吾吾地找理由拒绝。

 

他说:我们是兄弟

严浩翔笑着回嘴:假模假样,还是说你愿意被更多人知道你的爱好呢。

 

刺啦一声裹胸瞬间被撕破了,贺峻霖轻微地喘息在狭窄的空间里放大无数倍,严浩翔愈发兴奋,又闻又吻,又亲又咬。贺峻霖感觉自己被野兽盯上,一直被试味,再狠起来会生吞活剥得骨头都不剩。

 

那你别告诉别人……哈啊……慢点……

还没进去就要慢点,进去了还要不要慢点?

 

下一秒牛仔短裤褪到地上,严浩翔把手指轻松捅进里面,贺峻霖不敢大叫,胸口起伏如同献祭,严浩翔把他放倒在床上,身体压着分开双腿吻了上去。

 

攥着他的腰,严浩翔的裤裆抵着贺峻霖的性器,手指在后面浅浅******。

 

马嘉祺看过你这样么?

 

莫名其妙,贺峻霖不知从何反驳索性闭嘴,严浩翔气性上来,直接顶了进去,换来他猛地一抽,呼吸着极力汲取氧气,跟自己看过的******一样。

 

不对,贺峻霖胜过血脉喷张的幻想。

 

每次严浩翔看了一半片把电脑关了,之后扯出贺峻霖的一件衣服在下身摩擦,射完骂自己是畜生,搜罗出几件衣服一起洗。

 

贺峻霖回来会问他:我那件衣服呢?

他佯装不在意:我帮你洗了。

 

等再看见贺峻霖穿上那件衣服,幻想变成现实,仿佛他的******一直黏在贺峻霖的锁骨上,******至极。

 

能天天和他******就好了。严浩翔******总想着,又忽地不满,说不定他没在时有人和他做过了,不是敖子逸就是马嘉祺。

 

嫉妒烧得******更炙热。

 

而一切想法与行动只是秘密,藏匿好久,如今终于被另一个秘密解开。所有真实的欲望揭晓于春梦对象的******癖好。

他暗暗庆幸,放纵沉溺。

 

里面绞太紧了,******得严浩翔快射出来,他好面子地拍打贺峻霖的臀肉让他放松。

 

别夹,小贺姐姐。

不要这么……嗯……叫

那就妹妹?多送你裙子好不好?

 

贺峻霖被掐住下巴,不肯睁眼,浸在这场性事扑来的热浪里,自暴自弃地捏着丢在床头的裹胸,为连带的欢愉感迎合节奏。

 

那、那里碰到了…

这里?

 

恶趣味地一顶使得身下人痉挛一瞬,严浩翔很满意这个反应,集中力气往刚刚那地方撞。******几近淹没了贺峻霖,他忍不住哭出声来,手攀上严浩翔的后颈,抽抽噎噎地求饶,喊着先停下,说不要了,严浩翔存心戏弄道:多操几次就习惯了。

 

言出必行,严浩翔在他射了一次之后没打算放过,抱起贺峻霖便往客厅走。贺峻霖吓得够呛,想挣扎因为重力逃不开,绝望的******声溢散到每一处,明明屋子都是空的,他却感觉其余人脚步声在不断靠近,******的皮肤在公共空间更敏感,结果也只有臣服于欲望。

 

严浩翔盯着他失神的双眼,目光在斑驳的身体上下巡逻一来回。

真像破败放荡的一只布娃娃,他心想,我的布娃娃。

 

“翔哥你最近喊贺儿妹妹干什么,太损了你。”

“是吗,妹妹觉得呢?”

文章来源:https://archiveofourown.win/works/21767416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87 分享
评论 共8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