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霖】秘密

严浩翔不记得自己第一次对贺峻霖产生奇怪的感觉是什么时候了。

可能是那天回宿舍,一开门就看见洗完澡忘拿睡衣的贺峻霖随意套了一件刚盖过大腿根的T恤,白净的双腿******在外面,随着动作摩擦着T恤下摆,透过布料隐约可以看见******的臀部形状。看得他喉咙发涩猛灌了几听冰可乐。

可能是那天为了节约时间,他跟贺峻霖被分到一起洗澡,在朦胧的水雾中贺峻霖赤身裸体站在花洒下面,水流像是在他的皮肤上打了一层光洁的蜡,严浩翔想到了自己在博物馆看到的神像雕塑,又为自己在“神像”面前鬼迷心窍感到大不敬,于是洗到一半连忙用毛巾盖住下身落荒而逃。

严浩翔十五岁的身体和心理正在隐秘地朝着成人化发育,他以自己看过的为数不多的爱情电影和有意无意搜集到的课本之外的两性知识为参考,得出了一个模糊又确定的结论。严浩翔本以为这是一个只要他不开口就没人会发现的秘密,如果不是那天贺峻霖午休起床后忘记进厕所前先敲门的话。

贺峻霖推开门看见严浩翔正坐在马桶上******,******和牛仔裤被褪到脚踝,T恤下摆被叼在嘴里,露出一截漂亮的腹肌。严浩翔闭着眼,两根眉毛拧在一起,随着右手快速******的动作隐忍地喘着粗气,昂扬的性器不知是因为摩擦还是兴奋,变得越来越红,顶端渗出透明的液体。正当贺峻霖准备关上门当做什么都没发生时,却看见严浩翔左手里拿着的东西——他的外套。

******的一瞬间严浩翔绷紧下巴仰起头,喉结随着******小幅度颤动着,白浊的******喷在他的腹肌、T恤和下巴上,还有几滴洒到了贺峻霖的外套上。他从******中缓缓回过神,一睁眼就对上了厕所门口贺峻霖错愕的眼神。

当贺峻霖把“严浩翔拿着我的外套******”这一信息输入到大脑里时,发现以自己十五岁的知识储备量并不能合理解释这一事件。但他发誓自己不是故意要撞破严浩翔的秘密的,如果这也能被称为秘密的话。

在无数个早晨贺峻霖醒来发现熟睡中的严浩翔以背后抱的姿势搂着他,******贴着他的臀部勃起的时候;在每次两个人一起看电影,看到******片段贺峻霖尴尬地想快进,严浩翔却强势地握住他的双手说不要的时候;在练习室里一遍遍贴身跳舞,贺峻霖不小心从镜子里瞥见严浩翔起了反应的时候,贺峻霖也有了秘密。

严浩翔的秘密是喜欢贺峻霖,贺峻霖的秘密是装作不知道严浩翔的秘密。被一扇门撞破各自秘密的两个人从此有了一个共同的秘密。

两个人的相处模式从表面上看似乎和从前没什么不同,除了贺峻霖再也不好意思把那件外套穿出门之外。在其他人的打趣中单独出门约会,抱着同一杯奶茶你一口我一口地喝光,走在队伍最后面偷偷牵手,在练习的间隙每一秒都黏在一起。十五岁的严浩翔和贺峻霖在还不知道情和爱到底是什么的时候就已经用每一个感官每一个细胞去付诸实践了。

熄灯之后躲在被子里和贺峻霖偷偷接吻让严浩翔想起换牙期趁着妈妈睡着之后躲在被子里偷偷吃糖。两个不会接吻的人吻得毫无章法,只能凭借本能互相摸索着,有时牙齿不小心碰在一起,惹得两个人为自己和对方的笨拙偷偷发笑。接吻不止是动作本身,更是情欲的载体。当严浩翔明白这个道理的时候他已经能用舌头熟练地撬开贺峻霖的牙齿,在他口腔里随意游走,吻得贺峻霖在被子里像溺水一样喘不上气。

严浩翔有好几次吻着吻着勃起了,灼热的性器直挺挺地戳着贺峻霖的大腿,贺峻霖感受到严浩翔上面和下面的心脏以同一频率有力地跳动着,这比拿着他的外套******还要直白。

贺峻霖知道严浩翔忍得很辛苦,毕竟对于十五岁身心健康的毛头小子来说,******来得比困意饿意还要莫名其妙。

终于有一次贺峻霖被严浩翔又烫又硬的性器顶得没办法用心接吻,忍不住开口问他需不需要帮忙。话音刚落严浩翔就连忙把硬得发痛的性器往贺峻霖手心里送,难耐地蹭着贺峻霖的肩头说霖霖霖霖帮帮我吧,我实在忍不了了。每个字的尾音都透着委屈。

贺峻霖犹豫了一下伸手握住了严浩翔的性器,感受到它在自己手心里慢慢发烫变涨,上面的经络随着脉搏的节奏一下下跳动着。他生涩地用手指环住上下******,每当他格外柔软的小指滑过性器上充血凸起的经络,严浩翔就忍不住从鼻腔里发出一声闷哼。当他手链上的转运珠碰到严浩翔的皮肤时,严浩翔的腿间会微不可察地抽搐一下。

贺峻霖抬眼发现严浩翔额头上渗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顺着他棱角分明的脸颊滑到下巴,脸上是他从没见过的表情。往常总是充满侵略性的眼睛此刻却被渴求占据,贺峻霖竟然从严浩翔望向自己的眼神里看出了一丝虔诚,于是他不自觉加重了手上的动作,换来锁骨上多了一个新鲜的齿痕。

不知过了多久,贺峻霖的手酸到快没知觉,手心里黏腻湿滑的不知道是自己的汗液还是严浩翔的体液,严浩翔埋在贺峻霖的肩窝,叼着他的衣领,在分不清谁更急促的喘息声中突然挺起腰,射在贺峻霖的手心里。

在偷尝禁果之前没人知道那是普通的苹果还是会让人上瘾的罂粟果。严浩翔和贺峻霖从此有了更多秘密。

贺峻霖第一次为严浩翔******时已经隐约懂得了每个动作背后的隐喻。插入是侵犯,拔出是为了更深的插入。吮吸是本能,抚摸是鼓励,手指穿过发丝是爽到极致。舌头挑弄沟壑能让他颤抖,深喉能让他喟叹,嘴唇亲吻顶端能让他失去理智,眼角含泪自下而上的对视能让他瞬间缴械投降。贺峻霖在严浩翔的言传身教中触类旁通,严浩翔仅存的一丝理智在******面前溃不成军。

被扒了裤子反压在练舞室厕所隔间时贺峻霖觉得这太超过了,但面对严浩翔突如其来的******他总是没办法拒绝,况且贺峻霖关于性的一切体验都来自严浩翔,当严浩翔把滚烫的性器锲入他腿间时,他的身体条件反射似的化成一滩水,就快要站不住。在这种状态下表示拒绝好像并不能让对方信服。

严浩翔缓缓摆动腰身在贺峻霖两腿之间******着。练舞时看见他外套随着动作滑落露出雪白的胳膊就不小心硬了这种话讲出口难免有些难为情,在被质问为什么随时随地都能******时严浩翔一时语塞,嘴上吞吞吐吐,满脑子想的却是贺峻霖含着他为他吞吞吐吐。贺峻霖臀尖发红,被顶撞得有些意识涣散,严浩翔发号施令似的拍了拍他的******,待他双腿夹紧后便掐着腰开始埋头发泄。

当心惊动了在隔壁练舞的其他人,两人都不敢发出太大声音。严浩翔把贺峻霖的T恤卷至胸口,让他自己叼住下摆,一只手在他胸前两点绯红之间游走,另一只手握住他的性器。当上面和下面都被严浩翔的手指逗弄得挺立时,贺峻霖叼住的T恤下摆已经濡湿一片了。

贺峻霖一边夹紧双腿供严浩翔******,一边被严浩翔上下其手挑弄着。被情欲灌溉的身体过于敏感,在多重******下堪堪******,却被严浩翔堵住顶端,要求一起******。一来二去贺峻霖的眼泪快被逼出来,忍不住回头小声讨饶,求他快一点。严浩翔像任何一个经不起激的毛头小子一样,听着贺峻霖被自己插得带着哭腔却又不敢叫出声的******射了他一腿。

贺峻霖软嫩的腿间沾满了腥热黏稠的******,顺着腿根往下淌。严浩翔看着贺峻霖刚经历完情欲被自己弄得一塌糊涂的身体,极大地满足了某种变态的占有欲。

严浩翔牵着眼角和嘴角都有些泛红的贺峻霖回练舞室的时候,并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严浩翔心想,只要他和贺峻霖不开口,或许永远不会有人发现他们的秘密。

其他人只能无视贺峻霖不经意间露出的锁骨和后腰的印子,假装没听见宿舍和洗手间的声音,替他们保管这些隐秘而又疯狂的秘密。

文章来源:https://archiveofourown.win/works/23117329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238 分享
评论 共20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