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霖】裙摆

甜美辛辣的香味,打理的柔顺的黑色长发,黑色裙摆下柔软白皙的大腿,纤细的脖颈和手腕。瘦弱的肩膀和塌下的脊背透露出一种病态的柔弱。

他应该快点回去的,丁程鑫和马嘉祺的对手戏应该很快就会拍完。

严浩翔在对方低头贴过来的时候瞪大了眼睛,涂了唇釉的嘴唇在嘴角留下一点黏腻的鲜红。他在昏暗的更衣室里和身着女装,跨坐在他身上的贺峻霖接了个荒唐的吻。

“你硬了。”贺峻霖一反常态的露出了一个戏谑的笑容,一根食指缓慢轻柔的在他喉结上打转,另一只手抚上了他腿间支起的帐篷。

严浩翔的嗓子收紧,他呆滞的看着那只细嫩的手一点点拉下自己牛仔裤的拉链,红润的嘴唇吻上他的******,留下了一个浅浅的唇印。

水手服宽大的领口毫不吝啬的泄出春光,严浩翔确定他看到贺峻霖平摊的胸口裹着的白色蕾丝小背心。轻薄的蕾丝无法掩盖******的颜色,那是一种不平衡的青涩与******。

被含住的时候他低着头闷哼了一声,柱身被舌尖细致的舔过,喉咙里的嫩肉收缩让他爽的头皮发麻。沾了水汽的桃花眼固执的盯着他的表情,温柔深情却又带着奇妙的妖异。

“严浩翔,你想******吗?”

贺峻霖掀开裙摆坦然露出的大腿内侧还挂着水渍。手指扶着湿淋淋的******抵在同样湿润的******。

“已经很湿了,你想进来吗?”

严浩翔痴迷的舔着贺峻霖贴过来的嘴唇,细细品味那股甜腻的化工味。他再也忍受不了让人血脉偾张的诱惑,按着对方的胯骨狠狠地顶进了少年的身体。

贺峻霖悠然自得的表现终于在他发狂的顶弄下被击的粉碎。他仰起头脱离他的亲吻,喉咙里发出可怜的,听不出是痛还是舒服的******。

咚咚咚。

敲门声惊得贺峻霖收紧了******,严浩翔被夹的倒吸一口冷气,不顾他断断续续的乞求,捂着他的嘴巴更用力的撞进他的身体。

“翔哥?贺儿?不在吗?”门外传来宋亚轩模糊的声音。

黑色的假发沾了泪水黏在脸上,严浩翔把他掀翻在地上,另一只手抓着他的腰。他看着贺峻霖温顺被动的哭相,整个人都变得头昏脑涨。

咚咚咚。

咚咚咚。

“起床该上网课了!”

严浩翔从梦中惊醒,腿间一片冰凉的黏腻。

操,他都梦到了什么。

文章来源:https://archiveofourown.win/works/22707838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44 分享
评论 共5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