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霖】无名(一)(连载中)

开新坑了呀开新坑~
图片[1]-【翔霖】无名(一)(连载中)-河马的秘密河

“噔噔噔噔!噔噔噔噔!“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

“什么样的节奏是最呀最摇摆……”

突然播放的音乐吓了严浩翔一跳,不禁“熊”躯一震,让蹲在地上的他差点儿跪在地上。

严浩翔愤愤地捂住耳朵,看向声音的来源地,在心中咒骂了一声。

调整好姿势,继续专心的看着关在笼子里的小兔子。

关在笼子里的兔子吧唧着嘴,耳朵耷拉下来,用红彤彤的眼睛疑惑地看着自己面前的这张俊脸。

老板看见严浩翔观察得津津有味,有一点儿急了,迫不及待地搓了搓手,拍了拍严浩翔的背,说:

“这大热天的,我摆摊也不容易,你要买就买嘛,都搁这看都看了老半天了,还买不买了?别耽误我生意啊!”

严浩翔愠怒地抬起眼,没有好气地说:

“看看,不行?又不是不买。得得得,多少钱,你说个价!”

老板面露喜色,准备好好捞一笔:

“三十块钱,你看可行?”

严浩翔倒是阔气地从兜里拿出一张五十块钱的钞票。

“不要找了。”

老板立马挤出笑容,脸上布满了皱纹。图片[2]-【翔霖】无名(一)(连载中)-河马的秘密河

“这样,我再送你一袋兔粮,“牧草物语”的,市面上很贵的,就送您了!”

“哦,对了,这兔子几个月了?”

“六个月,已经成年了,品种是垂耳兔。”

严浩翔柃过笼子和兔粮,头也不回的走了。

老板倒还“热情”地在后面招呼:

“要是您满意!下次再从我这买!”

严浩翔提着笼子,心花怒放。

从夜市到家用不了多长时间,十分钟就到家了。图片[3]-【翔霖】无名(一)(连载中)-河马的秘密河

严浩翔刚到家就迫不及待地打开笼子,想了解一下这只兔子的性格。

兔子倒显得挺胆小,缩在笼子里不敢出来。

但渐渐的,在发现眼前的这个帅哥,对自己并没有多大威胁时,倒是像不怕人似的,大摇大摆地走出来了。

严浩翔饶有兴致地观察了这只兔子一下午,兔子的性格和脾气都摸的清清楚楚。

一转眼就到了晚上,严浩翔洗了澡,刚瘫在床上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严浩翔感觉有东西往他怀里钻,但是没有在意。

直到那东西狠狠咬了自己手一口…

“啊啊啊啊啊啊啊!”严浩翔蹦了起来,一脸惊恐。

“不要吃我!”严浩翔紧闭双眼,双手胡乱地挥舞。

他感觉有人把手搭上了他的肩膀。

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一团黑影在自己面前。

严浩翔摸出手机,打开手电筒,发现是一个人畜无害的男孩纸,吓了一跳。

“wc!”

严浩翔往后跌了个踉跄。

面前的这个男孩长得白白净净,水汪汪的眼睛,正傻乎乎地对自己笑着,露出了两颗兔牙,身上也没穿衣服。

“你不要过来啊!“

”警告泥,不许过来。我打“妖妖灵”了嗷,我可不是那种人,我从来没有迷恋过女色,呸,是男色。”图片[4]-【翔霖】无名(一)(连载中)-河马的秘密河

严浩翔自言自语地说,还不忘把被子披在他身上。

“裹紧了嗷,我不是那种人。”

严浩翔跳下床,扶着墙,一摸到了灯的开关,就慌忙地打开灯。

房间里一下就亮堂起来了,严浩翔的目光投向了自己的手,不深不浅的一个牙印。

抬起头,望向跪坐在自己床上的男孩。

“等会?”

严浩翔感觉有点不可思议。

“wc,长了兔耳朵?”

转头望向客厅,那只蜷缩在沙发上的兔子消失的无影无踪。

图片[5]-【翔霖】无名(一)(连载中)-河马的秘密河

“你…你…不会就是…那只兔子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不知道建国之后不许成精的嘛?”严浩翔一脸惊恐地指着男孩。

(咱们先暂且称那只小兔叽为贺峻霖,没错,就这么无厘头)

贺峻霖倒显得不在乎,三步作两步的跑到严浩翔面前,直勾勾地盯着他。

严浩翔被盯得心里发毛,主动转过头移开视线。

突然感觉脖子痒痒的,转过头,是贺峻霖,把头埋在严浩翔胸口前蹭来蹭去。

“好家伙,这谁顶的住!”严浩翔抿紧嘴唇。

调整好心态,严浩翔试图和贺峻霖交流。

“啊呃…你会说话吗?”严浩翔边说边指手画脚。

“会。”贺峻霖看着眼前人做着滑稽的动作,心里暗想好笑,继续埋着头扣手手。

“wc……成精了…那……你有名字吗?”

贺峻霖抬起头,笑嘻嘻地说:

“有啊!贺,峻,霖!”

“啊……那你妈可真有文化,中国汉字文化博大精深,都传到兔子那里了。”严浩翔尴尬地回答。

贺峻霖站起身来,在严浩翔身上嗅来嗅去,爪子还不时的扒拉几下。

贺峻霖凑近严浩翔的脸,使劲的闻了闻,用脸蹭了蹭。

这看似无意之间的接触让严浩翔握紧了拳头。

看着在自己面前摇来摇去的脑袋和变化无常的兔耳朵,严浩翔不禁rua了rua贺峻霖的兔耳朵。

“呃…别这样…”贺峻霖哆嗦了一下,急忙推开严浩翔的手。

理智告诉严浩翔不能欺负贺峻霖,于是严浩翔把理智撕碎了【滑稽】

??哒咩哒咩~哒咩哟~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16 分享
评论 共25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