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霖】*********04

-勇敢兔兔,不怕困难!

-有私设

 

“也就放肆这么一次了,因为还贪恋你存在的痕迹。”

 

贺峻霖在床上躺了一夜。

 

 

 

他怎么会突然回来呢?明明走了三年一点音讯都没有,贺峻霖当年一通又一通的电话,最后被掐断在最后一场雪落下的那个晚上,他也是这么一个人静静躺在床上的。看着窗外没有颜色的天空,看着夜里透不过窗的光亮。

 

 

严浩翔…

 

 

严浩翔。

 

 

王八蛋。

 

 

他心里总是有期待的,但他也确实无法接受一个侵占他几乎整个世界的人,带着他的灵魂擅自出走。严浩翔去寻找了他的自由,凭什么把贺峻霖一个人困在这座小小的城市里?

 

 

凭着他严浩翔就是那么有魅力?他贺峻霖也是紧讨人喜欢的好吗。凭着他那张脸?他贺峻霖难道不是和他平分秋色?

 

 

还是凭着这一张张照片,或是在春天的樱花树下,又或是在夏季烈日下贺峻霖被浪花拥得猝不及防的忙慌样子和在镜头外捂嘴笑的严浩翔。贺峻霖还记得那时候追在严浩翔后面,一朵朵浪里都映出他们生动的模样……

 

 

怎么又扯远了。到底是贺峻霖把自己困在了这城里。三年,不是不够贺峻霖开始新的生活,但他好像只要不离开这座房子,夜深的时候也能感受到家的温度。

 

 

他别扭地自己和自己犟脾气。看着满屋子严浩翔或多或少的痕迹又不得不败给自己的留恋。

 

 

看看衣柜里叠得整整齐齐的他没带走的衣服,不知道他现在还能不能穿下。应该还能吧,只是三年前的旧款也不知道现在还合不合乎他的口味。贺峻霖三年前的衣服早已不知所踪了,好像以这种方式说着他贺峻霖有自己的新生活。

 

 

他知道这很幼稚,他知道这种方式甚至得不到任何人的回应。

 

 

 

一个人离开到底会留下什么呢?贺峻霖觉得严浩翔什么都没给他留下。哦不,留下了一个贺峻霖。

 

 

他躺了一夜的结果就是没有结果,他并没有想出什么面对严浩翔的好方法,反而是令自己更加焦躁。

 

 

正巧临近春节,他们部门组织下馆子聚一聚,向来不太爱凑热闹的贺峻霖决定暂时放下烦心事,投入友爱温暖的同事群体中。

 

 

贺儿在人前就是乐呵呵的形象,在难得一次的饭局上活跃得很。整个人冒着红红火火的生气,带着一群人也热血沸腾起来。

 

 

酒一杯杯下肚,穿肠而过,也不知带去几分愁情去。浇去几缕愁也灭不了心头情。

 

 

贺峻霖甚至在一帮老油条的怂恿下,干了一大白。******辣的直冲嗓子眼里,贺峻霖小巧的五官扭在一起,倒过杯子来,那真是一滴不剩。他还颇有豪气地把杯子重重立在桌子上,引得一阵叫“好”的声音。

 

 

他从来没喝过这么多的酒,他从来没有这么尽兴地喝过,以前严浩翔总叨叨让他少碰酒。可是,谁让你现在不在呢?

 

 

虽然一场下来脑子依然有些昏昏沉沉,可贺峻霖也就想放纵这么一晚了。

 

 

歌厅的灯光晃得人都分不清南北,好像在梦里一样。贺峻霖握着话筒,撕心裂肺的一声声“你爱我还是他~”把来送酒的小哥吓得不轻。他觉得自己有点醉了。

 

他好开心啊。好像在这一片混沌中,他就可以不想起他的名字,好像在人群的欢呼声中,他贺峻霖也不是那么孤独。

 

 

他一遍遍的宣泄终于让自己累了,被人塞进出租车。悠悠晃晃的车穿过这座城,车窗上只有贺峻霖一个人的脸,伴着窗外的红红绿绿。

 

 

他说他能自己上去。

 

 

他扶着电梯的边边,手晃了几下按下18的按键然后重重地垂下。电梯的速度不快,但对于现在脑里一片混沌的贺峻霖来说,整个人都虚浮得快要飘起来了。

 

 

好不容易等电梯开了门,贺峻霖跌跌撞撞地走出门,勉强支撑着自己。手指放入指纹槽,“哔——哔——”的警报声吵得贺峻霖头疼。手无力地捶着门,身子已然全靠门支持。

 

 

忽然,门从里面开了,贺峻霖一下没了支撑,肆意地倒在了来人的怀里。久违的温暖让贺峻霖忍不住蹭了蹭,柔软的发丝扫过严浩翔的下颚撩动的是他心上的弦。

 

 

被贺峻霖扑个满怀,他整个人都挂在他身上。严浩翔想着先把他架到床上去,可贺峻霖好歹也是一米八的个子,这个方案并不是那么可行。

 

 

于是严浩翔采用了贺峻霖最讨厌的公主抱的方式,出乎意料的,醉了的贺峻霖竟很配合的把手环上了他的脖子,温热的鼻息和冬天不太相衬。

 

 

贺峻霖没有睡过去,看着抱着自己的人说道:“严浩翔呀,你怎么在这。”

 

 

软软的语调和怀里软软的身子,富有弹性的大腿肉,那掌在手心的真实触感无一不是严浩翔记忆里的那个样子。他没有答复他,只是抱着他,久违的他,走向卧室。

 

他嘴里还嘟囔着:“严浩翔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我好想你啊。”严浩翔听得一怔,贺峻霖真的很少说情话。

 

 

“我也很想你,霖霖。疯了一样地想。”他轻声说着,手上又用力往上抬了抬贺峻霖。不见的几年,怎地反而瘦了呢。

 

 

 

在严浩翔把他放下床时,他手上的力收了收,差点把严浩翔也裹进被窝里。

 

 

趁贺峻霖没有完全失去意识前,严浩翔给他泡了蜂蜜水,加了柠檬的。贺峻霖拿不稳杯子,严浩翔就拿着勺子一点一点喂贺峻霖喝。

 

 

他喂得很慢,贺峻霖也是一点点嘬着。他看着贺峻霖润红的嘴唇和温热的透着红的看起来软扑扑的脸颊,燥热也悄悄爬上耳尖。

 

 

就好像又回到了贺峻霖生病躺在床上的时候。那时,严浩翔才不像这么有条不紊。他努力表现出镇定的样子,却还要贺峻霖告诉他要做什么。

 

 

他手忙脚乱地堪堪处理好一切,便就只知道陪着贺峻霖了。贺峻霖还说严浩翔没了他可怎么办。

 

 

看来这么些年,严浩翔还是有进步的。

 

 

可贺峻霖怎么还学不会好好照顾自己呢?

 

 

“贺峻霖,以后能不能不喝那么多酒?”严浩翔给贺峻霖盖好被子。

 

 

“不可以。”贺峻霖边摇头晃脑,一边固执地一脚踢开被子。

 

 

“不能不可以。”严浩翔一手按紧被子,一手捏了捏贺峻霖软乎乎的脸示意他听话。

 

 

他不理他了。

 

ok,fine。

 

贺峻霖在严浩翔床上沉沉地睡去,严浩翔本想就这样好了。明天一早醒来,也是贺峻霖自投罗网,他严浩翔只不过好心收留他而已。

 

 

可一想到成都小辣椒的火爆,严浩翔又有些忐忑。手指绕着贺峻霖头顶的软毛,唉,大不了就是挨顿骂,迟早要受罢了。

 

 

他回来的时候就该准备好了。贺峻霖那么好的小孩,严浩翔怎么忍心让他伤心啊。他无法想象空荡荡的房子里只有贺峻霖一个人的身影,也无法释怀自己离开三年的事实。

 

 

贺峻霖这么好,天生就该是被爱着的。

 

 

要是再不让贺峻霖感受到严浩翔的爱,可能会更糟糕吧。

 

 

 

严浩翔想到这便不管不顾闭了眼,明天的事交给明天的严浩翔。他只知道今天的严浩翔是怀里有贺峻霖的严浩翔。

 

 

严浩翔裹着贺峻霖,感觉到怀里的人转过身来把手轻轻搭在了自己身上。

 

 

希望明天早上的贺峻霖看到严浩翔能感受到那是一个充满爱的早晨。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15 分享
评论 共14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