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霖】渐入佳境

|非公开队内恋爱,从上手到上床
|皮肤饥渴心怀不轨严rapper x 似纯非纯钓严高手贺mc
|Maison Margiela专场,暧昧设定,双向试探
|混乱瞎编,五章完结

Maison Margiela – Lazy Sunday Morning
前调:醛,梨,铃兰
中调:鸢尾花,玫瑰,橙花
后调:麝香,广藿香,黄葵

时间:2020.1.12,双人合作舞台结束后一天。
本章主严浩翔视角。

 

Chapter 1 慵懒周末

“休息日??”

严浩翔发完微博,转头对身边低头玩手机的贺峻霖说:“走吧,霖霖,吃饭去。”

听到吃,贺峻霖眼睛亮了。

“走走走!”

马上起身拉着人的袖子往外走。

袖子被牵住,严浩翔心情有点好。

地方当然是贺峻霖选的,地偏人少味道正宗的韩式烤肉。今天是个难得的大晴天,阳光甚好,店里食客了了,二人挑了个靠窗的位置落座。

“这个肉想吃,那个汤也想喝!”

贺峻霖漂亮的手在菜单上戳戳画画,严浩翔捏着菜单不看,目光落在他手上,菜单没有霖霖好看。

“哎,严浩翔,辣炒年糕要不要?”

听到贺峻霖问自己才回神,根本是左耳进右耳出,也不管他问了什么,只无条件应道“好好好”。

贺峻霖眼大肚小,严浩翔也纵着他,菜一盘一盘上来二人才发觉点多了,满满当当的铺了一桌子。

烤肉是件费力事,贺峻霖耍懒,把肉丢进烤盘就不管了,严浩翔拿着夹子任劳任怨,烤好了就给贺峻霖搛到盘子里,烤喂一条龙不说还要承受贺美食家的挑剔。

“这块烤的有点老了,严浩翔~”

贺峻霖眼睛亮亮地看向他,嘴里鼓鼓囊囊,不清不楚地说话,尾音含糊的拖着。

“霖霖对我撒娇了”
滤镜十级的严浩翔满脑子只剩这一个念头,嘴角控制不住地上扬,急需******。

严浩翔就这么笑着,发现对面的贺峻霖突然低头加快了进食速度,耳朵也肉眼可见的红了。什么情况?严浩翔盯着贺峻霖的耳朵,开始胡思乱想,脑子里反复闪现昨晚双人舞台的画面,这红艳程度,不就跟……跟和自己贴身跳舞时一样……么。

一想到让自己热血沸腾的双人舞台,严浩翔控制不住嘴咧的更开了,脖子也跟着红了。
“咳。”
干嘛啊,吃个饭搞这么暧昧。

两人吃着,你一句我一句地聊着,从足球到音乐到游戏到电影,都是共同话题。店里放着轻柔的音乐,阳光落在身畔,桌上摆满美食。
心上人正在眼前。
严浩翔想着,这才是一个休息日该有的样子,温暖、慵懒,只剩谈情说爱这一件要紧事。

呸,什么谈情说爱,是吃喝玩乐,吃喝玩乐。

“严浩翔,《美丽人生》复映了诶,之前都没时间,今天要不要去看?”

贺峻霖的嘴唇沾上了一点油,粉嘟嘟,亮晶晶的,随着说话一开一合,诱人而不自知。

严浩翔看的愣了,手上夹菜的动作顿住,听不到贺峻霖在说什么,只盯着他的嘴唇,目光炯炯。严浩翔突然觉得喉咙发干,喉结上下滚动。

他咽口水了。

“严浩翔?严浩翔??严浩翔!!!”

贺峻霖一声比一声高地叫着自己,严浩翔久久不回话,就这么看着对面人的嘴开开合合。大概是被他看的有些窘迫,贺峻霖脸颊染上绯红,牙齿轻轻咬着下唇,就像一只,像一只,小兔子。

好可爱。

想看小兔子的嘴巴动一动。

“霖霖。”

“干嘛?!”

动了,好可爱。

“霖霖,霖霖,霖霖……”

活体复读机人设不崩。

贺峻霖翻了个白眼,没理他。

严浩翔却像被蛊了一样,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无法自拔,全神贯注地研究着贺峻霖的嘴巴,专注程度不亚于解数学题。

看着好软。是不是很软?软不软?有多软?
摸一下就知道了?摸一下肯定就知道了吧。
摸一下应该可以的吧?摸一下也没关系吧?
就一下。轻轻一下。
一下就好了。

一段有失偏颇的自我合理化。

大脑还没反应过来,手已经遵循冲动伸了过去,慢慢贴近,直至终点。

摸到了。

好软,好软好软好软,像棉花糖,像果冻,像布丁,像…想……想咬一口。

抚上贺峻霖嘴唇的一瞬,柔软的触感从指尖一路迅速传到神经中枢,肾上腺素开始分泌,严浩翔心脏砰砰乱跳,血液都兴奋起来。

食髓知味,明明只是碰了一下,大脑却发出了永久占有的命令。严浩翔对这触感着了魔,只摸一下远远不够,他不想停下。

严浩翔眼神渐暗,明明是阳光明媚的好天气,他的阴暗面却被翻了出来,骨子里的施虐欲破土而出、来势汹汹。他死死盯着贺峻霖******的嘴唇,手上的力道渐大,开始发狠揉搓那让自己着魔的唇瓣,从上唇到下唇,从唇珠到唇角,一寸寸抚过,细嫩的嘴唇被他手指玩弄得发白,两片软肉乖乖任他摆布。

严浩翔想起来,昨天的舞,那个假接吻的动作,自己也是这样垂眸盯着贺峻霖的唇。从确定编舞到正式演出,少说几十次假接吻,他不是没乱想过,只不过舞蹈动作转瞬即逝,他来不及做更多反应。这会儿时间足够,他可以任意妄为。

觊觎已久,一朝得手,欲罢不能。

贺峻霖瞪大了眼睛看着他,显然没有反应过来他在干什么,饶是古灵精怪的双子座也被这意外搞到当机。

严浩翔不满足,他还想要侵占更多。

舌头呢?可以摸吗?

虎还是你们rapper虎,十五岁的rapper尤其虎。

严浩翔还在摸,贺峻霖终于忍无可忍,一把打掉严浩翔的手,大声质问他:

“严浩翔!!!你在干什么??!”

******。

严浩翔猛然回魂,像每次紧张时刻一样,他开始疯狂眨眼,他慌了。

“我在干嘛啊我在干嘛啊我在干嘛啊!不行不行不能慌不能慌霖霖生气了吗生气了吗生气了不可以不可以我该怎么瞎几把解释不是不是瞎几把解释是一本正经解释对对正经解释……”

脑内一阵复读式自我催眠后,严浩翔强行稳下心绪,坦然地对上贺峻霖羞愤的眼神,说道:

“你嘴上沾到油了。”

说罢还“咦~”了一声,故作嫌弃地用纸巾擦着手,看着跟真的似的。

“那你跟我说我自己擦不就好了!”
贺峻霖小兔怒吼。

“……店里的纸……嗯……不干净,有,有荧光剂,不能直接擦嘴。”

好一段磕磕巴巴的瞒天过海。

严浩翔嘴上振振有词,眼睛却在滴溜溜地观察着贺峻霖。只见贺峻霖狐疑地瞪着他,显然不太相信,打量了自己好一会儿之后,大概也许是因为吃爽了心情好吧,贺峻霖撇了撇嘴决定不跟他计较。

“那,那下次出门我自己带纸,你就别再上手擦了,一脏脏俩可不划算。”

严浩翔躲过一劫,点头如捣蒜。

胆战心惊过后,他居然开始回味,一点也掩饰不住得手的爽感,嘴角眼看又他妈要上扬,匆匆拿手挡住,开始向下按压。

再笑贺峻霖该******了。

从头到尾,严浩翔都没有为自己去摸贺峻霖嘴唇的行为感到罪恶,霖霖的嘴,摸到就是赚到。

“划算。”

“下次还敢。”

严浩翔想。

tbc.

 

Next Chapter: 钓严高手贺峻霖视角+电影院play(不是那种play)

文章来源:https://archiveofourown.win/works/22235713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24 分享
评论 共4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