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霖】远花火

【翔霖】远花火-河马的秘密河
【翔霖】远花火
此内容为付费阅读,请付费后查看
0.88
限时特惠
5
立即购买
您当前未登录!建议登陆后购买,可保存购买订单
付费阅读
已售 14

学校组织温泉合宿的当天严浩翔起了个大早,骑单车到贺峻霖家门口要接他一起走。贺峻霖叼着面包坐到单车后座上的时候几乎还没睡醒,脑袋靠在严浩翔的背上,双手搂着他的腰,被坂道上的风吹过脸颊时心底莫名冒出一些粉色的泡泡。

直到被安排坐上大巴,贺峻霖才稍微清醒过来一点,拉着严浩翔坐到了最后一排。后面上来的人看见这一幕,都很识趣地在前面找位置坐下了。贺峻霖不满地咂咂嘴:“怎么了,就这么不愿意过来吗?”

严浩翔赶紧收起方才盯着其他人的死亡凝视,换上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他们不想打扰我们嘛。”说完还扑棱两下眼睫。

“打扰什么?我警告你啊严浩翔,别动手动脚的……”大巴车开动了,贺峻霖也闭了嘴。他一向不喜欢在坐车时多说话,因为那会让他头晕。

很快他就晕在严浩翔大腿上了。

“你还好吗?”严浩翔捏着贺峻霖的手低声问。贺峻霖没有回答,只把小脸埋得更深一些,嘴唇都快要贴到不该靠这么近的地方。

贺峻霖今天穿了条打上马赛克可以媲美*********的短裤,大腿根部附近露出了富有肉感与弹性的一片白花花,严浩翔越看越沉不住气。贺峻霖正好好躺着,突然感觉脸被戳疼了,微微一转头就看见男朋友的裆部鼓起来一座小山。他埋怨似的往上瞪了严浩翔一眼,却没想到春心荡漾的年轻男孩火更旺了。

贺峻霖在心里把随时随地******的男高中生骂了一番,然后伸出舌头舔了舔小山包的顶端,粉色的舌尖像淬了毒的蛇。严浩翔的脖子上全是汗,嗓子眼里像有火在烧。他快速地抬头往前面瞄了一眼,马嘉祺和丁程鑫正在打开一箱矿泉水打算发给每个同学。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70 分享
评论 共7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