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_____蓄谋已久

张真源是酒吧的常客,也是驻唱,生活也是平平淡淡的,虽然有人会来搭讪,但他都提不起劲,毕竟他可是有一套标准,喝酒必须喝的过他,从没有人看过他喝醉,都是他把一个又一个的人,喝到快吐然后还一脸无辜的说,「我怎么就知道他们这么不耐喝。」所以酒吧也多了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只要在场的人喝得过他,张公子就会他在一起。

 

「嘿,张哥,今天又喝了几个人啦。」刘耀文在张真源唱完歌之后,就走到他旁边,听听看今天的战绩。

「别提了,那么多人挑战,没一个人能赢我。」说完一杯高浓度的酒又喝下肚,对他来说喝酒根本如喝水。

「听说这间店的老板,酒量不错,之前喝了架上所有酒,人还好好的,走路也不会晕。」刘耀文是这里的经理,但他也没见过老板本人,这件事去也是,从老员工们的谈话中知道的。

「害,那么多人都没见过这里的老板,我也没有,这些老员工说的话,也可能是编造的故事,别信太多,我再唱一首就收工,拜拜。」张真源一听就不太相信,因为他也算是酒吧最早一批的客人了,但他真的没见过老板,连再这里驻唱的机会,也是上一个经理当中间人。

「欸欸,你没事吧?怎么躺在这里啊?」唱完歌以后,张真源就看到一个醉酒的人,倒在公车站的椅子上,处于好心就叫他起床。

「欧,是喝酒不醉的张先生阿。」那人说完这句话就又睡了过去,张真源也想到,这个人之前也有找自己喝酒,因为是唯一一个,说只是想跟他聊天的人,所以对他印象非常深刻,把他一个人放在这里也不好,张真源变把他扛着,走到附近商店买了瓶水。

「果然睡着的人都很重。」张真源把他带到自己公寓的时候,第一次发出这样的感叹,张真源把他丢在沙发上就不管了,洗澡出来头发还湿着,良心有点过意不去,就还是把他丢进了客房,拿着毛巾帮他擦拭,不知道是真的醉了,那个人完全没有任何反应,呼吸的很平稳。

「走了啊…」隔一天起床时,客房已经空盪盪了,只有一张便条纸,上面写着『谢谢照顾。』就没了,张真源努力回想,当时他们到底在聊什么,但都是徒劳,都过了一个月了,根本就没有什么可用的讯息,只好认命是自己运气不好。

「你好,我是新来的酒保,陈泗旭。」张真源没有驻唱的时候也会来酒吧,今天他一如往常的做到最角落的位子,想要点酒的时候,看到那个熟悉的脸。

「你的外套没拿,我帮你洗好了。」真源没有多惊讶,好像已经知道他一定会在这里,只是没想到是以酒保的身份。

「谢谢,听说还没有人喝的过你?」陈泗旭笑了笑伸手拿走外套,一边调酒一边问他。

「要不你陪我喝吧。」张真源意味深长的说,今天他想要醉,却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一整天心都是闷闷的。

「好啊。」陈泗旭一口答应,两人就一直喝,喝到酒吧都要打烊了。

「嗝…今天好像有点晕。」张真源预料之外醉了,但想也知道是陈泗旭的小手段。

「好不容易,拐走啦?」刘耀文一脸兴冲冲的说,毕竟之前的故事,可是陈泗旭叫他说的,陈泗旭没多说什么,只是告诉他「等你以后跟小宋的咖啡店开幕。」就把张真源带回自己家里了。

「这里是哪里啊?」隔天早上起床,张真源就看着自己不熟悉的房间,以及身上的衣服,断定一定是昨天那个小酒保做的好事。

「起床啦,吃早餐吧。」还没等张真源说什么,陈泗旭就拿着早餐走了进来。

「喂,你到底是谁,再怎么巧合,你应该也不知道我喝什么会直接过敏。」原来昨天张真源不是因为喝醉才晕倒,而是因为对莱姆酒过敏才这样的。

「被发现啦,你忘了我吗?最好的朋友?」陈泗旭用的还是那神情的眼神,张真源这时候才发现,他变高变成熟,也变得更加喜欢他了。

「这么久没见,怎么就是酒吧老板了?」张真源笑了笑,眼前的人,是他大学的同学,是张真源的单恋对象。

「怎么以前说喜欢,现在怎么就不认识了?亏我还要装自己喝酒喝大了。」陈泗旭摸了摸他的头发,非常宠溺的说,他那时早就知道张真源喜欢他,碍于那个时候要继承家业,逼不得已现在才能出手。

「所以张真源同学,要和我在一起了吗?」陈泗旭还是那一副游刃有馀,但张真源还是偷偷捕捉到他的小习惯,紧张的时候常常不敢看别人的眼睛。 

「等你很久了,我的酒保先生。」张真源从床上站了起来,伸手要抱抱,也许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他们等了对方多久了。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3 分享
评论 共3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