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泗源】吹你吹的晚风

首先先提醒一下,这一篇比较长哈哈哈,是我自己和五个小姐姐一起写的书的一个番外,是我和我的一个姐妹合作写哒,也算是给我们那个书的粉丝的福利,但是目前还没有出哈哈哈,这次就当做是提前发出来哈哈哈哈哈哈,毕竟马上要退网了,给你们留一点回忆~

以下为正文部分↓↓↓

夏末的风凉中带暖,才早上六点,太阳便挂在天空,很是耀眼。

张真源穿上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蓝白校服,背着书包出了门。他是某知名公司的练习生(某知名公司=时代峰峻)小小年纪,便离开父母出了远门,一个人赢得了无数的掌声和喝彩。由于平时只能在公司上课,今天是他上中学以来,第一次亲身体验学校生活。

他站在校门口,看了看这个朝气蓬勃的美丽校园,身边走过许多说笑的学生。

“诶,同学,让一下!”

张真源闻声转头,一个个子高高瘦瘦的男生正骑着自行车向他冲过来,张真源顿时惊慌失措,正常人都不一定能反应过来,更别说他一个没怎么来过学校的练习生了!这不,眼睛瞪的老大,连躲避都给忘了。

“嘭!”

两个人撞在一起,车倒在了一边,而正当张真源“濒临绝望”的时候,手腕突然被那个男生抓住,大力的一拉,张真源就重心不稳,倒在了那个男生的怀里。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

张真源一抬头,与那人眼神对上,男生用很温柔的语气责怪他:

“都上高中了,还不会保护自己,要不是我护着你啊,你肯定得缺胳膊少腿!”略带夸张的话语,居然还给眼前的男生白净的脸上,又添了一抹红晕。

男生把张真源放开了,微微一笑,转身朝着学校走去。

没走多远,陈泗旭忽然停下了脚步,转头又对着刚从地上起来的张真源说:

“对了,我叫陈泗旭,高一(1)班,可别忘了来报答我啊~”

张真源看着眼前那个笑得异常甜的男孩子又愣住了,高一(1)班?那不就和自己一个班嘛!

“啊啊啊冷静冷静…还要去上课…”

不知怎么,心跳漏了一拍,张真源拍拍已经红透的脸,告诉自己冷静,又在一堆女生的惊呼中走进校园。

“大家好,我叫张真源。”张真源来到教室,在老师的要求下被迫做着自我介绍,尽管整个学校的人几乎都已经认识了他,可他的到来,却还是引起了全班女生的尖叫。

“喂!你们吵什么吵啊!让不让人睡觉!诶不对,那不是…”坐在最后一排睡觉的陈泗旭被女生们的尖叫吵醒了,一抬头居然看见了早上那张干净的面容。在众多女生的不满声中,他愣住了。

“陈泗旭!刚开学你叫什么叫!大叫就算了,今天有新同学你还敢睡觉?!全班就属你成绩最差!你看看人家真源,他一个练习生,训练那么苦,人家自己的成绩好着呢!哦对了真源,这几天呢先委屈你,只剩陈泗旭身边的位置了,你先去坐着,过段时间我再看看能不能帮你调位置!”老师一边训斥着陈泗旭,又对着身边的张真源絮絮叨叨。

“老师不用麻烦了,我可以和泗旭坐一起的,没事。”

张真源笑了笑,走向了最后一排,坐在了陈泗旭的身边,在他耳边撩人的说了一句话:

“你好,我叫张真源,以后多指教~”

陈泗旭转过了头,与张真源对视,窗外的阳光把张真源的脸衬得更加迷人。不知为何,陈泗旭平时总是无比平静,居然在这一天乱了手脚,心砰砰直跳,好像就快要蹦出来了。

他很尴尬别过头,拿书遮住了自己微微泛红的脸,浑然不知身后的张真源还在一脸疑惑的望着自己。
张真源见陈泗旭不理自己,稍有些委屈,也背过身去,听老师讲着课,而这个干干净净,略显单纯的少年,也并不知道,陈泗旭此时的内心正像排山倒海一样:

天啊天啊,我这是怎么了…我该不会心动了吧…不会的不会的…为什么心跳的那么快啊啊啊…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课,陈泗旭忽然问身旁正在认真写题的张真源:

“喂,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啊?!”

张真源稍愣,但也并没有想陈泗旭为什么忽然问自己这个问题,他很天真,很可爱,似乎从未被玷染过。他歪着头,很认真的思考,没过多久,他就笑着回答陈泗旭:

“我喜欢阳光,开朗,成绩也好的人,因为我觉得,那种人很完美,很优秀!”

张真源说完,望着天花板痴痴的笑了,陈泗旭看着张真源这认真又可爱的样子,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过了一分钟,他低下了头,喃喃道:

“看来我要开始好好学习了!”好吧,那一刻,陈泗旭承认,自己心动了。

“嗯?”

“哦,没什么。”

陈泗旭抬手乱了乱张真源的头发,转身往教室外走去。

当他再回来时,手里多了好几本试卷和练习册。

“诶,泗旭,你怎么啦,怎么忽然抱过来这么多卷子啊!?”一边的张真源一脸疑惑,瞪大了眼睛。

“没什么,就是忽然想好好学习了。”很明显,这是句假话,陈泗旭莫名其妙弄来这么多卷子和练习册,不就是想成绩好,然后让心里的人心动嘛!

从那以后,整个学校都开始传:高一(1)班的万年倒一陈泗旭居然开始做五三模拟题了,而且还TM不抄答案!!!

“陈泗旭这孩子确实不笨,这段时间成绩提升的这么快,这都快赶上真源了!”

月考之后,班主任在班上当众表扬了陈泗旭。

不知不觉,陈泗旭和张真源成为了最好的朋友,形影不离,干什么都要干一起,于是陈泗旭更加努力的学习,他真的好想让那个他喜欢到不能再喜欢的人心动,因为那个人或许,在他们第一次相见时,就已经扎根于陈泗旭的心底。

期末考前一个月,陈泗旭像疯了似的做题,不给自己留半点休息时间,以前和他一起鬼混的兄弟觉得他现在很奇怪,偶尔问他为什么这么拼,他也只是笑而不语,只有他自己知道——这只是为了配得上心里的那个人。

到了寒假,陈泗旭和张真源两个人一起拿到了很好的考试成绩,陈泗旭松了口气,心想:呼!终于可以理直气壮的表白了!

自从放了寒假以后,陈泗旭一直在制定表白计划,直到一天的晚上,他忽然接到了张真源妈妈的电话,电话那头的人声夹杂着哭腔,语气中带着哀求。

“泗旭啊…我之前听说你和真源在学校关系最好了,真源他…他外祖母今天去世了,以前啊,他外祖母最宠他了,他就和他外祖母亲…这孩子心也挺脆弱,一听说外祖母去世了,二话没说就跑出去了,我们找也找不到…哎…泗旭啊,你帮帮阿姨,去找找真源,安慰安慰他吧,我们…”

“好,阿姨,我知道了,我一定把真源带回来!”

陈泗旭有些慌了:这好好的,能去哪呢?

他一口答应了张真源妈妈的请求,二话没说就出了门,在整个城市到处寻找张真源的身影,却怎么也找不到。

忽然,他想起了张真源以前常和自己说的公园,想也没想就狂奔过去,果不其然,他一眼便看见嘉陵江边的那个正在抽泣的少年,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了地,他走到张真源身边坐下,可还没想好怎么开口,张真源就扑进了他的怀里,像第一次见面那样,对他那么依赖,那么信任。

“泗旭…这个世界最爱我的人…她…她走了…她是不是再也不要我了…我坚持不下去了…”

陈泗旭心疼了,他安抚着怀里的人,抱紧他,轻轻拍着张真源的后背,在他耳边轻声和他说着悄悄话:

“乖,别乱我,你这不还有我呢吗!”

张真源赖在陈泗旭怀里,抬起头,与陈泗旭视线平齐。

“我爱你。”

忽然间,天空中飘起了雪花,像洁白的羽毛,干净,纯洁,落在了行色匆匆的人肩上。

张真源抬头看向天空,雪中的夜晚很美,晚风很凉,却见证着两个孩子的那个瞬间。张真源伸手接住了一片落雪,面向着陈泗旭,轻声说着:

“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是我和我所爱的人,一起看的。”

话音未落,两瓣薄唇便覆了上来,两个人的影子在公园的路灯下显得十分美,仿佛是被光包拢。

冬日的晚风从陈泗旭身后吹来,扑在张真源的脸庞时,还带着一股甜甜的香。

吹你吹的晚风,与你终身相依,不离不弃…

啊啊啊姐妹们我码完了啊啊啊!!!累死我了累死我了,再次强调,这个是我和我一姐妹合作的文啊啊啊,但是她不在秘河,所以就没有说名字。。。然后过段时间就要退网了,所以…开学不能给各位家人们更新了,多多谅解!!!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使劲打我…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3 分享
评论 共22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 Kacher的头像-河马的秘密河Kacher等级-LV3-河马的秘密河作者0
      • Kacher的头像-河马的秘密河Kacher等级-LV3-河马的秘密河作者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