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霖】地狱牢笼3

  • 勿上升真人
  • 小连载
  • 灵感来自于《猎手游戏》

睡不着的贺峻霖窝在床头,两只手合并捂着心脏,眼神空洞的盯着前方。

扭头听见房间外“哒-哒-哒”脚步声,贺峻霖不禁再次露出惊慌的眼神望向门的方向,待脚步声渐渐走远,才将视线回归到手心。

手心缠绕,来回画着圆的图案,贺峻霖的手掌之中渐渐出现一个含着星辰大海的透明圆球,修长的手指指着圆球拉到自己眼睛以上的位置,轻轻一点,圆球散开,房间满天的星光夹杂着星辉灿烂,彩色的光点慢慢落下,围绕着贺峻霖像个仙子游走在宇宙星河之中。

贺峻霖伸手接住那短暂的辉煌磷光,转瞬即逝的光彩让贺峻霖的脸上又显出孤寂的神情,一双眸子虽纯澈透亮却饱含伤感无奈。

微微一颤的身体随即带出一口鲜血,吐完的贺峻霖无力的把头靠在立着的枕头上。

果然,这么小的法术身体都承受不住,还怎么继续自己的催眠师工作?没了工作还能在这宫殿白过日子吗?不得和那些下人一样干些粗活,学的这些法术就算是作废了。

怎么办?我要继续被囚禁下去吗?

我要逃了。

可是贺峻霖的法术稀薄,跟严浩翔设下的魔法屏障相伴,差的太远了,根本就出不去。就算强行破开,伤的也是自己,算了,就搁着安心养病吧。

严浩翔设下的魔法屏障,自己肯定轻易就破除了,出入贺峻霖的房间,那就是有时间就一定可以进。加上张真源随时随地的占卜,他毫无隐私可言。

于是他除了睡觉和乖乖吃饭养病,连在房间里面活动都不乐意,实在睡不着了就蹲坐在床边发呆。

可是每当严浩翔进了他的房间时,他都会下意识的拒绝和躲避,于是严浩翔每进一次房间就开始叹气,贺峻霖要是把严浩翔逼急了还得站在低人一等的角度上认错,两人的互相折磨让他们都痛苦不堪。

“贺儿,要不让严浩翔带你出去走走?”张真源开口缓解了尴尬的气氛。

“不!不要…”反应过激并意识到的贺峻霖抬头看向严浩翔,生怕威严的侯爵大人再次动怒,做出什么伤害自己的举动,于是连忙换一种语气解释道:

“我…我不想…”

“不乐意就算了,随他的便。”

严浩翔说完就摔门出去,贺峻霖又是被吓了一跳。张真源叹了口气就说:

“贺儿,你别在意他,他就是太过激了。”依旧是温柔的语气。

“哦。”依旧是无奈的应付。

无力的解释,多么无力的解释。

这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是每次。

每次都受挫的严浩翔便使用强压的方式,让根本不能用催眠法术的贺峻霖来给他催眠入睡,对贺峻霖来说,就是一项酷刑。

“我看他是要承认爱我,还是每天受这样的折磨。”

“疯子。”张真源在一旁低声咒骂。

真是疯子,走火入魔的爱情怎么可能有个好结果。

“催眠师,侯爵大人要你去帮他入睡。”房间进来个下人和贺峻霖说到。

“我?我不行的…”

“这是侯爵大人的命令,我也没办法。”下人说完便走了,目睹了上次贺峻霖被逼喝烫粥的经历,他在下人眼里,已经被贬的一文不值。

甚至,有人传言,现在人们可以随意欺负贺峻霖,只是碍于严浩翔几乎每天都出入贺峻霖的房间,不敢如此罢了。

贺峻霖被强迫送去严浩翔的房间,深吸一口气就准备敲门。

“进。”

“侯爵大人…”

“直接开始吧。”

“哦…好。”

贺峻霖只得跪在严浩翔旁边,用尽全身解数来施法办事,身体像是被活剥一样难受,但连******都不敢,只是眉头皱了又皱,手上的法术依旧不断。

痛苦的他丝毫体会不到他的侯爵大人对他竟是爱的道理,从这天开始,贺峻霖就一直在痛苦撕裂的环境中活下去。

可是他越是这样隐忍,严浩翔就越是变本加厉。

(未完待续)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4 分享
评论 共56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