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霖】地狱牢笼1

  • 勿上升真人
  • 私设,法术,灵感来源于《猎手游戏》
  • 小连载
  • he还是be以后再说

贺峻霖躺在床上,整整三个礼拜了,严浩翔在旁边看着,紧紧攥着自己的手。

“他这样,极有可能失忆。”张真源换上一瓶新的点滴,转头对严浩翔说道,这个医生含着怪罪的音调把搁置在一边的水晶球塞到严浩翔手上,水晶球的画面让本就对待小玫瑰如此残忍的本尊都不寒而栗。

严浩翔心里攒成一团,心悔的如同刀片一下下刮过。床上的小玫瑰要是记起自己的秘密领地已经被强行开拓甚至近与毁坏,会不会重蹈以前的覆辙。

三个礼拜之前,严浩翔喝醉了酒,闯入了贺峻霖的房间,不管床上的人怎样从刚刚开始的怪罪到后来染上哭腔的嘶吼,严浩翔依旧是不顾后果把小玫瑰拉入地狱。

小玫瑰在******中醒来之时,还挂记薄薄的脸面,把所有下人赶出自己的房间,打响一个响指随即变出一把小刀,疼痛难忍的喘息依旧不断。

张真源准备和严浩翔汇报病情的时候随手一挥,水晶球落在严浩翔的桌子上,二人发现一朵小玫瑰正喘息着拔掉刀鞘。

于是在严浩翔刚刚用魔法破了法力稀薄的贺峻霖设下的黑色屏障,就看见他把那把刀毫不犹豫的******自己的胸膛。

“严浩翔…我恨你…”在严浩翔抱起贺峻霖的那一刻,他用最后的力气说道,随即严浩翔看到贺峻霖的手无力的下垂。

“那怎么办,我到底该不该让他恢复记忆?”

“张真源,你说话啊!”

“哎…你自己考虑清楚吧,他连醒来都够悬。”

“我…”

张真源说完就带着自己的水晶球出了门。房间里面只剩下两个人的呼吸声,向来不被感情所左右的侯爵大人,恍惚间掉了眼泪。

心事沉重的严浩翔没有发现床上的人儿微微睁开了眼睛,看见尊敬的侯爵大人泪眼朦胧的坐在自己床边,不禁微微颤栗。

严浩翔的视力聚集起来,看见贺峻霖已经醒来,一激动直接握住了他的手。

“霖霖!你醒了!”

“侯爵大人,您这是做什么?”

“你是不是不记得了!是不是不记得发生了什么?”

“什么?您怎么了?”

看来是不记得了,严浩翔一时不知道自己是该庆幸还是该失望。

“没…没事,你醒来就好,好好休息,我先去舞厅了…”严浩翔的面部抽搐了一下,结巴的说道。

“嗯?好…”贺峻霖不解的望着严浩翔,用尊敬的语气低头应声下来。

明明就是个小小的魔法催眠师,怎么就刀伤在心脏,还收获了一个本清冷无情但对自己鲁莽激动的侯爵大人,太奇怪了。

贺峻霖心想。

太奇怪了。

这是的严浩翔站在门外,修长的手指在空中画了一个圈,就隔着一堵墙看着半躺在床上的贺峻霖。

他的法力受损了。

他失忆了。

他很虚弱。

我的错。

严浩翔越想越自责,手握成拳头一下捶到墙上,连墙上昏暗的煤油灯都震了一下,然后转头走向宫殿中心的舞厅。

(未完待续)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4 分享
评论 共34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