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祺鑫】秘密 03

勿上升
老舍先生说“从前没有胭脂,女孩子的脸只为心上人红”,我觉得就算有胭脂,也遮不住他对他的喜爱

  “阿程,我的秘密还没说完呢”“还有什么?”“还有就是…我喜欢你”马嘉祺把趴在他肩膀上的丁程鑫轻轻拉开,丁程鑫的睫毛上还带着些湿润,被拉开的时候显然还有点震惊,“阿程愿意做我的男朋友吗?”丁程鑫没说话,耳尖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小狐狸点了点头,马嘉祺看着他的阿程点头,心中那叫一个欢喜,他抬起丁程鑫的下巴,吻了上去。

  说是吻,其实也不尽然,只是在他的唇上啄了一下。丁程鑫看着他凑上来的俊脸,慢慢闭上眼,坦然接受,在马嘉祺就要离开时,他钩住了马嘉祺的脖子,加深这个吻,马嘉祺显然是惊到了,但看着丁程鑫那么主动,他也索性闭上眼,撬开牙关,用舌尖去探索更深的柔软,两个人吻得难舍难分,当丁程鑫喘不过气时,马嘉祺终于放过了他,“阿程怎么不会换气啊?”“谁都像你经验丰富?”“阿程你这可就污蔑我了,我可从来都没有谈过朋友,只有你一个”“真的?我不信”“真的”马嘉祺双眼直视丁程鑫,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气氛,他盯得丁程鑫心里发痒,“好吧,我信,时间不早了,早些回家吧,明天还有课”“好的,阿程也要早点睡,再亲一个”说完,马嘉祺就又凑上来,讨了一个香吻然后走了。丁程鑫收拾完后就回房了,他一进门就扑向自己的床,抱着枕头傻乐呵,其实在马嘉祺刚亲上来时他就心跳不已,他抿抿嘴唇,似乎还有马嘉祺的味道,左翻右翻,过了好久才睡着。

  第二天,丁程鑫顶着熊猫眼来到学校,走到校门口刚好碰上马嘉祺,和他打了声招呼,就一起走进了教室,丁程鑫刚坐下就趴在座位上睡觉,马嘉祺也一样,整个人都没精神,顶着熊猫眼,不停的打哈欠,路人甲看着稀奇,跑到马嘉祺身边问“马哥,你俩咋了?昨晚偷牛去了?”“你才偷牛呢,只是没睡好而已”说完就趴着睡了起来,路人甲看着这两人觉得有点莫名其妙,可两人都睡了,也问不出什么来,只能回到座位上继续补作业。

  之后也没什么异常,马嘉祺照样跟在丁程鑫身后,只是现在丁程鑫不像之前对他冷眼相待,有时有什么活动还会很热情地问马嘉祺要不要一起参加,他俩的关系越来越好,但这只是其他同学眼中看到的。

  在确定关系后,马嘉祺几乎每晚都和丁程鑫一起度过,一起回家,一起吃饭,一起写作业,时不时亲一下,看丁程鑫脸红的样子,马嘉祺就觉得很有成就感,他们聊很多以前的事,也聊对方搬走后的事,国王的点点滴滴他们都记着,未曾忘记。

  突然有一天,马嘉祺问丁程鑫“阿程,你想好考那所大学了吗?”丁程鑫没有回答,笑着反问“那你想好了吗?”“我当然了,我想考上海复旦,上海离海近,我想去看海”“那我陪你一起,永远都不离开””好”

  三年总是过的很快,高考结束后他们一起填志愿,一起去游乐园,一起去逛街,一起订机票去四川旅游,去看三星堆,大熊猫,体验川西风情。丁程鑫玩得不亦乐乎,马嘉祺却把算盘打得响。回到家后,丁程鑫倒头就栽床上,马嘉祺也慢慢走近床边,丁程鑫刚要坐起来,给马嘉祺让个位置,马嘉祺却把他推倒在床上,把他手举过头顶,抬起下巴就吻了上去,夏天天热,两人干柴烈火,丁程鑫被吻得全身发烫,马嘉祺也热的受不了,干脆就脱了两人的衣服,继续亲,从嘴唇到喉结再到锁骨,腹肌,马嘉祺在丁程鑫身上每个地方都留下了他的痕迹,到了最后,马嘉祺用暗哑的声音说“可以吗阿程?”丁程鑫羞红了脸,点了点头,马嘉祺得到回复就直奔主题,房间里声音断断续续,一直到凌晨三点才响起了水声,这才万物俱静

 

我想放?了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20 分享
评论 共6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