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霖】馥郁香水(1)

  严浩翔把调配香水的东西都装进工作箱里后,看了看腕上的表,脱下工作服离开了调配室。

  他是一名追求完美的调香师,调制香水的每一步都要精细,出了一点错都要重新开始,坚持面面俱到。但常年从事调香师这一比较辛苦的职业,他交的朋友特别少,同事们都避着他。不过严浩翔不在意,他只要求自己做到最好。

  一回到他自己的家,就会看到桌子上全是各种香料:姜、茉莉、柠檬、薄荷、桔、茴香和薰衣草。旁边一些瓶瓶罐罐里都是调配香水的必备品,不过他今天工作确实累了,便拿起了手机。

  昨天调配所的所长告诉他说,明天会派一个练习生来协助他调制香水。严浩翔本想婉拒,由于是所长的好意,他也没有拒绝,只是希望练习生不要捣乱就好。既然这样,明天去上班时就要开始,那今晚就得把制作的方法全部记住,所长明天要继续训练严浩翔的鼻子。嗅觉对于调香师来说非常重要,需要凭借灵敏的嗅觉分辨出数千乃至上万差别微妙的味道,调制出奢侈的香味。

  打开了那盏小灯,严浩翔开始写香水配方…

  第二天一早,严浩翔来上班的时候,就看到所长在和一个年轻人说话。“小贺啊,严浩翔这个人性格是有些孤僻,你就帮他打些下手,不会的你也可以问问他,长时间磨合一下就好。”“所长好。”严浩翔打着招呼,“小严,这就是新来的练习生贺峻霖,你要带带他啊,好,你俩去工作吧。”

  严浩翔端详着这位略显青涩的练习生,有些担心他手法不熟练会影响他的工作,但为了照顾新人面子,他到底是没开启他的嘴炮模式。“你…你…好,严…严…老师。”练习生有些结巴地打着招呼,“我是…新来的…贺峻霖,请多关照…”严浩翔没理他,径直走进了他的调配室,还顺带了一句:“快点。”

  桌上摆着五十多种没贴标签的香料,严浩翔一如既往严肃地翕动鼻翼,分辨着气味。“这个是玫瑰,那个是蝴蝶兰…那个谁,把三十二号仪器拿过来。”贺峻霖略显生疏地把仪器拿到他面前,“然后你去香料柜上把二十九号香料瓶拿下来,淡香水快没了,你要去外面香水专卖店去看看,买一些回来。”

  “严老师,你平时需要这么多东西吗?那谁帮你买啊?”

  “就我一个,都是自己买,谁管别人?”

  严浩翔倒入百分之六十的纯净水和百分之十的医用酒精,再小心翼翼地用滴管将精油滴入,在五十多种香料中犹豫着。他喜欢薄荷味,但他又想尝试用两种香料来调制,又害怕浪费为数不多的香料,最终保险起见选了薄荷香料。“严老师,你的淡香水,没事我给您打扫一下。”

  “哦,那你就把这些柜子擦擦就行了。”严浩翔继续面无表情地说。

  “嗯,严老师我什么时候能帮您调制香水?”

  严浩翔翻翻白眼:“新人总是要历练的,你急什么急?”

  “先把基本的东西干好,调制香水很麻烦,不允许出一点差错,不然影响味道。”

  贺峻霖有些谦卑地鞠躬:“我知道了严老师,那您忙您的。”

  严浩翔继续忙工作,一会儿就到了饭点。同事们都聚在一起吃饭,严浩翔从不跟他们一起,他喜欢一个人待着。

  他在调配室里认真干饭,那位新来的练习生和同事们有说有笑。

  “小贺,严浩翔那人就是冷漠得紧,你和他一起工作肯定很无聊吧?”

  “没有。”贺峻霖轻柔地回答,“严老师挺好的,经验很丰富,我觉得和他一起工作还好。”

  他憨憨地露出两瓣兔牙,就像一只甜甜的兔子。“哦,严老师要开始工作了,我得回去帮帮他的忙,再见各位。”

  刚走到门口,就听见“砰”的一声,严浩翔正在找什么东西,脸色慌慌张张。“严老师?”

  “消毒酒精和棉签,柜子第二层,拿来。”他吃痛地说。

  “等会儿严老师,我先把您手上的血清理一下。”

  贺峻霖把严浩翔的手抬起来,弯腰把嘴唇贴到严浩翔的手上。“你干什么?”严浩翔有些嫌弃贺峻霖,抽开了手。“严老师,我得先把您手上的血污吸干净再消毒啊。”“能不能不这样?”“不行。”严浩翔知道自己反抗无效,就“乖乖”地任贺峻霖拉着自己的手,浑身上下不自在。

 严浩翔感觉手上蔓延着吮吸感,痒丝丝的。“好了。”贺峻霖抹掉嘴上的血,用沾了消毒酒精的棉签轻轻在他伤口上擦着。严浩翔表情很奇怪,他很疑惑地看着那位练习生。“你为什么这样?”“为什么?严老师,如果别人受伤了你去帮别人吗?肯定得帮啊,不然你会没有朋友的。”

  他似懂非懂,直到贺峻霖下班之后他都还在揣摩这句话的意思。

  严浩翔忽然开始觉得,这个青涩的练习生还真有趣。

  工作太累,严浩翔索性没有回家,在浓郁的香气中缓缓睡去。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7 分享
评论 共2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