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霖】珍珠项链

▫️异国他乡的夜话时分

?深入交流

▫️******散布在锁骨周围时的特殊称谓

?情人节快乐

 

 

 

   窗外是慕尼黑的夜景,眼前是恋人的眼睛。贺峻霖与他进行了一轮又一轮的深吻,直到不得不停下来调整呼吸。

    “别急,我就在这里,哪也不去。”

 

 

    严浩翔比贺峻霖自己还熟悉他身体的每一处,嘴唇,喉结,胸部,腰窝……一套动作下来,贺峻霖早已失去还手之力,身子软塌塌的躺在被子里,任由严浩翔摆布。少年的发丝蹭在胸膛上,闹的人心里痒,更不用提身上的人儿在做什么事,纵使比自己小了两个月,每次到了沙发上床上更衣间浴室,主导永远是严浩翔。

 

    严浩翔望着贺峻霖,痴迷于那双不能再漂亮的桃花眼,像把那细碎的星光全都盛进去了一样。

 

 

    他试探着亲到后颈,用牙齿叼起贺峻霖脖子上那条细细的项链,还是十六岁那年演唱会前他送给贺峻霖的珍珠项链,四颗粉色的,中间是一颗星星。只有粉色的小珍珠和特殊的星星形状才配得上贺峻霖。

 

    贺峻霖凑到严浩翔耳边说好喜欢好喜欢你送给我的星星,两条腿又立刻缠到人家腰上不肯放开,歪头对着伴侣的喉结懂了坏心思。

 

 

 

    什么时候似乎两人觉得这些细碎功夫做的足够多了,严浩翔坐起身,贺峻霖跨坐在他大腿根部,多余的衣物在两人刚滚上床的时候就都被剥去了。膝盖和手肘被冷空气******到白里透着粉红,眼尾鼻尖也染着些许******,像只美丽又胆怯的小鹿。

 

    “我们开始吧?”

    贺峻霖点点头。

 

    ******正好处在严浩翔一张口就可以咬到的位置,他却刻意绕开那两处,伸出手指到******开始扩张。贺峻霖的臀部不自主离开了严浩翔的胯部,抬起上半身依偎在他身上,紧张得咬住手指,双臂紧紧搂住严浩翔的肩头。

 

 

    “有点冷吗?我去把空调打开。”

    贺峻霖止不住的发抖,脸上的潮红一层层加深,眼底也沁出几滴眼泪来。不知道是出于情欲还是什么,紧跟着摇摇头。严浩翔不敢继续,维持着这样的姿势,抱着贺峻霖呆了好一会,直到他呼吸平稳了才开始下一步动作。

 

 

    “呼……”

    无论做过多少次,每一回的扩张总是一样的困难。才两根手指就让严浩翔急出一脑袋汗,到了第三根已经把贺峻霖疼的咬着严浩翔的肩膀死死不松口。

 

    “霖霖,放松些,别紧张。”严浩翔宽慰着贺他,贺峻霖逐渐适应了手指在******进出,腰肢也开始跟着******的频率小幅度的晃动。严浩翔感觉被贺峻霖的性器蹭过的位置像被点了一团火,从小腹烧到胸口,燎得他失去思考能力,对着贺峻霖的嘴唇又亲又咬。叼着爱人可爱的唇珠反复吮吸不肯松口。

 

 

    严浩翔将手指从花穴中抽离,禁地已然失守,半透明的粘稠液体被牵连出了一些,缠绕在严浩翔的指尖,又被涂到贺峻霖的锁骨上脸颊上,在灯光下一闪一闪。

 

    “严浩翔,你亲亲我……”

 

    贺峻霖伏在他肩头,小声呜咽。

    严浩翔就真的捧过爱人的脸颊,亲了又亲,吻了又吻。

    贺峻霖在对方身上燃起的******最终烧到了自己身上,被坚硬的性器在******顶弄着,脸憋的通红却又害怕那样的尺寸自己承受不住。

 

 

    贺峻霖挺着身子把胸乳送到严浩翔嘴边,渴望得到一丝抚慰。在彼此面前,他们无需再掩饰什么。没有人比他们更熟悉对方的习惯和身体。

 

    “想在上面?”严浩翔的右手覆上一边的******,感受着与手掌契合的弧度与温度。

    “想看着你。”

 

    贺峻霖咬着手指尖儿说出这话的时候,严浩翔正吸吮着粉红色的******,弄得上面泛着一层水光。面庞生得格外好看的男孩将一套动作做的纯情又色气,轻车熟路又恰到好处。

    因为朝夕相处的关系,他们每天形影不离,又很少十分十分细致地观察对方。严浩翔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嗓音变得低沉了那么多,又是什么时候把肩和腰练的这么…强而有力。一切都不得而知,而这一切的一切,此时,永远都属于贺峻霖——严浩翔一直心有所属的爱人。

 

 

    前戏一次比一次从容,两人已经不似十五岁那年时连接吻都会把嘴唇磕破,不用像十六岁那年时在镜头前避嫌,而是能从善如流地照顾对方的喜好与敏感点,让******成为一种彻头彻尾的享受。

    

    严浩翔揉捏******的动作十分轻柔,让贺峻霖完全想不到这个人下一秒就低头扶住他的胯骨,让后面的小洞正好对准自己滚烫坚硬的性器,直直的送了进去——

 

    “啊————”

     “不行,不行了,好烫……好大……”

   

 

    贺峻霖双手扶着严浩翔的肩头,调整着下半身的姿势,终于找到一个能让自己舒服些的位置,却发现严浩翔正饶有兴致地盯着自己,看着自己柔软的胸脯在调整姿势时跟着一晃一晃像水珠儿一样,紧接着便是下腹******中潮水般涌来的空虚感。

 

    很想有热热的东西射进来。

 

 

    紧致的******与性器完美契合,贺峻霖轻微的动作带来的感触都会在严浩翔和自己身上无限放大,俊美的五官因为下半身带来的******而富有变化起来。

    逐渐适应了******的温度和长度后,贺峻霖逐渐在这场******游戏中占据主导。稍微将臀部抬起一点,又深深地坐下去,粉红的******轻轻蹭过严浩翔结实的胸膛。如此反复几轮,还要照顾着严浩翔的感受,一个又一个吻递到唇边,细细描摹他耳廓的边沿。房间里充斥着啪叽作响的******水声,落地窗的玻璃上映着两人交叠又不断变换的身影,视觉听觉的双重******不断挑战着严浩翔的耐力上限,而贺峻霖浑然不觉,喘息声愈发深了重了。

 

    “嗯……啊……”

    “好舒服啊,严浩翔。”

 

    听着自己的名字,话音未落,严浩翔用双臂箍住爱人的腰,保持着交合的姿势,翻身将贺峻霖压在身子下面。他眼中的血丝清晰可见,贺峻霖感觉体内的物件又涨大了几分。

 

    “这是我最后一次和十七岁的严浩翔******了。”

 

    严浩翔听得这句不太清楚,仿佛是带着些分别意味的话。心脏急剧收缩,情急之下咬住贺峻霖挺立的******,一只手摸到对方******顶端开始揉搓。

    “你说什么?”

 

    贺峻霖咬着嘴唇不说话,从喉咙里憋出几声软软的娇吟———严浩翔也越发使劲地顶撞着最深的那一处花心,手上的动作也未停止,一上一下的双重******和被惯性频频带起的躯体让贺峻霖对******到来的感觉越来越清晰。

 

    秒针一格一格不急不缓地走着,两人仍然缠绵在一起。

 

    “贺峻霖有本事你把刚刚的话再说一遍。”

    双方都清楚自己已经到了情欲迸发的临界点,严浩翔像年轻的雄狮红了眼,在自己的领地边界大开杀戒,他不允许贺峻霖说出这样的话,哪怕是在他生日当天。他扶着贺峻霖的腰,大开大合地操干,胯骨相互撞击的声音不绝于耳,活塞运动带出的液滴洒在洁白的床单上。贺峻霖清楚自己是被逼到绝境的猎物,下一秒就要被拆吃入腹。

 

    “以后就不算诱导未成年人犯罪了。”

    

    贺峻霖声音轻轻软软,每一个字都落进严浩翔心里。

    时针“咔哒”一声指向数字12,十七岁的少年在那一刻完成了转向成人的蜕变。

   

    “嗯……哈啊……!”

    贺峻霖双腿的肌肉霎时间绷紧,脚趾蜷缩,下腹被滚烫的******填满,胸前也因为严浩翔******最后抽出的动作连带着沾上了不少。腿间流出的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对方的半透明液体,锁骨上下颌上颗颗浊液滚落到颈窝中,长达半分钟的空隙里,贺峻霖的大脑一片空白,面庞上一幅满足的模样。

 

    严浩翔松下一口气来,看着身子底下满身红痕的贺峻霖止不住地心疼。生怕自己刚刚情欲当头伤了他。

 

    “那你喜不喜欢和我******?”

    “嗯?”

 

 

    贺峻霖坐起身,面朝着窗外,理了理细碎的刘海——几缕头发上也挂着小小的水珠。

    “你说嘛。”

    严浩翔从他身后压上来,给贺峻霖披上毯子。胸膛仍带着******后的余温,毛茸茸的脑袋好像被******也不大清醒了,钻在贺峻霖的颈窝里蹭个没完,像只讨喜的小狗,直到贺峻霖伸手去捏他的脸颊,才安静下来,等待他的答复。

 

    

    “成年快乐。”

    

     

    贺峻霖把毯子一丢,光着身子嗖一下钻进被子里,露出光洁的后背——严浩翔刚刚才释放过的地方立刻又起了反应。

 

    于是他也躺进被窝,贺峻霖让出一块已经捂热的地方给他,自己则整个人靠在严浩翔胸前,像个发热的小火炉,暖的严浩翔心神荡漾。

 

    

    

 

    “真暖和。”严浩翔吸了下鼻子,把冰冰凉的鼻尖贴在贺峻霖的肩胛骨上。

 

    “嘶。”贺峻霖摸到自己腰间多出来的一只手臂,叹了口气推开它。“别摸了我要睡了。” 

 

    “真的要睡了?” 严浩翔紧追着问。

 

    “嗯”

 

    “好歹亲一下?”

 

    “……”

    贺峻霖闭着眼扭过头也没看亲在哪里,转脸就要睡过去,隐隐约约感觉自己的大腿肉被人家捏个没完,前端开始分泌出液体,打湿了被子。

 

    

 

   

    他去阻止那只在自己性器顶端作恶多端的手,可对方难缠得很,贺峻霖只得作罢。

 

    其实今天一整天,从严浩翔一直黏在自己旁边又是勾肩搭背又是要拉手连冰淇淋都要换着吃就不难看出来他有多盼着这一刻。贺峻霖不是不知道这个弟弟的小心思,但人多的地方他要时刻醒着神,至于眼下,可以放松享受。

 

   “啪”地一下,房间里的大灯被熄掉,贺峻霖只能靠着窗外洒进的月光和对他的熟悉程度分辨出严浩翔的五官,多重感官并用着找到嘴唇,然后将自己的贴上去。贺峻霖捕捉到一声不易察觉的轻笑,有一点恼火。

 

    “笑什么?” 小辣椒的刁蛮劲儿一下被激出来了。

 

    温柔的吻一下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嘴唇上传来的阵阵痛感——兔子牙并不十分尖锐,可用力起来也弄得人很痛。

 

    严浩翔正把握住时机想扭转局势,却不想贺峻霖直接翻了个身背对自己,臀部贴在自己下腹处反复磨蹭着,直指花心。目的也就不言而喻。

 

    “你刚刚痛快了,我还没舒服呢。”像赌气般的自言自语,叫严浩翔不好意思怪他了。

 

 

    于是顺理成章的,贺峻霖才刚刚擦干净的大腿内侧又变得泥泞不堪,嘴里冒出的话也越发放荡起来,什么哥哥老公求你了******想都不想脱口而出,腰肢扭动的幅度也越来越大,穴里的嫩肉吸住严浩翔的性器死死不放,轻微的动作便会带出响亮的水声。

 

    “严浩翔……再深一点——哈啊!”

 

    在这种事情上,严浩翔可以做到有求必应,甚至给予贺峻霖120%的满足感。被爱人的温度包裹在周围的感觉简直爽得要死,严浩翔扶住贺峻霖的臀部往上提了一下,发现对方的臀肉也紧紧吸着自己的******,心里窃喜。贺峻霖感受自己几近被贯穿时,严浩翔坐起身抱着他的腰让他趴好,自己半跪在贺峻霖身后开始做最后的冲刺,大开大合操干十几下,每一下都完完全全照顾到贺峻霖最敏感的一点。

 

    和严浩翔******这种事是没够的,有十五岁那一次就会有无数次,被贯穿那一刻,贺峻霖头脑中像有绚烂的烟花逐个炸裂开来,酥麻的******遍布全身。

 

    ******几乎已经要失禁了,粉红色的小洞里流出的粘稠物早都不知道是不是射进去的,把床单洇湿了一整片。贺峻霖用手指搅弄着湿哒哒的液体,口中无意识地******,眼底藏着几分媚态。

 

    严浩翔知道他这是还没过瘾,想着姿势反过来倒过去全都试了一遍,最后目光落在落地窗上,贺峻霖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张开双臂要他抱自己过去。

 

    “抱好。”

    严浩翔将他双腿分开推到胸口,握着贺峻霖的手按在他自己的膝盖窝上,是让人血脉喷张的姿势。

    贺峻霖咬着手指,感受着严浩翔在自己腿间的耕耘和浇灌,才发觉眼前的人真的已经是个大孩子了。他的好弟弟,终于长大了啊。

 

    “没关系,很舒服的话就叫出来吧。”严浩翔抬起头,望着贺峻霖,眼睫毛上还挂着细小的液滴。贺峻霖摇摇头,奶声奶气地说没关系。

 

 

    面前是冰凉的玻璃,很快自己也被按着后颈贴了上去,******被啃咬过后变得更加敏感,胸前的******让贺峻霖不由得夹紧了******里进进出出的东西。已经进行到第三轮了,两次******的间隙变得越来越短,甚至严浩翔握着他的手掌心时用下颌去磨蹭脸颊都会让他情不自禁,小腿又会被流出的液体打湿,结实饱满的肌肉线条和液体留下的痕迹交错在一起。

 

    严浩翔却好像不会累一样,尽力满足着贺峻霖的要求,他想看着自己就从正面深入,想更爽一点就从后面******。贺峻霖身上的秘密,没有人比他严浩翔更熟悉,很快这些敏感部位也都再次被侵犯了个遍。

 

    严浩翔感到贺峻霖最后一次******好像就要来了,可花穴四周的嫩肉都已经******得松软红肿,他好舍不得。

 

    “最后一次……射在外面吧好不好。”

    严浩翔轻声在他耳边说,贺峻霖的身体一阵颤栗。

 

   “我想让你射进来。”

     一边说着一边往下面看,即使腿根已经因为分开时间很长而有些酸软抽搐了,即使肚子里已经满满当当全是******了,他还是本能得想去占有严浩翔的一切。

 

    “会不舒服的。”

    他是真的担心贺峻霖瘦小的身体会吃不消,一边哄着他一边就势射在了对方的锁骨周围,亮晶晶的一圈像水晶,哦不,珍珠。

 

 

    “好漂亮。” 严浩翔低下头去,在贺峻霖的小腹上献上虔诚的一吻。

    “什么啊?” 贺峻霖将双手五指插入严浩翔柔软的发丝间,轻轻理着他颈后的碎发。

 

    “贺峻霖啊,我的小珍珠。”

 

    

    一对恋人十指相扣,约好在梦中相见。

 

 

 

The END. 

 

   

     

    

    

   * 一点点番外

 

    “诶贺儿,项链换了啊?”

    小队长很细心的发现贺峻霖一直戴在脖子上的项链换掉了。

    “嗯。”

    昨晚刚刚经历剧烈运动,嗓子有些沙哑。

 

    “特别好看。”

   

    马嘉祺托着下巴眨眨眼睛,狡黠的目光已经洞察一切。

  

    “睡吧,昨晚都没休息好。” 严浩翔把人搂在自己怀里。

 

    “真的好漂亮,你看。” 贺峻霖用指尖托起珍珠吊坠,放在阳光下,珍珠表面泛着一层浅浅的光,少年微翘的指尖白里透红得好看。

 

    

    你于我而言是值得守护的珍宝,更是无价的存在。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115 分享
评论 共11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