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霖】梦酌

 

 

  1

 

  贺峻霖的指甲无知无觉地抠着走廊转角的几块瓷砖。 

 

  不远处一阵说笑打趣的动静正朝他缓步靠近。少女的声音轻灵又甜美,嘴角挂着漂亮的弧度,制服裙被紧随潮流的往上卷了几寸,露出她紧实白皙的大腿。严浩翔戴着副细细的银丝眼镜,嘴角噙着笑意不时搭腔几句,被开玩笑的时候还会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头。

 

  女孩一声声严老师叫得亲密,谈话时颈间有意无意地泄出几缕香甜的信息素,又随着风散在空气中。她到楼梯口才不舍地与老师挥了挥手告别,转身离开的背影轻快,像只花枝招展的小蝴蝶。贺峻霖有些莫名其妙的不爽,他走出将自己遮住的拐角,微抬起眉看向严浩翔。

 

  “怎么?严老师又迷晕了哪个班的小朋友?”

 

  他的腮帮子被牛奶味的棒棒糖塞得鼓鼓囊囊,严浩翔瞄了一眼他从不爱好好整理的扣子,皱了皱眉走上前想要亲自动手,却被心眼比针小的小朋友一把拍开。

 

  “一身臭玫瑰味,别过来。”他不动声色地把扣子扣上了,瞥了严浩翔一眼嫌弃道。

 

  “领导的女儿…被宠惯了,有点粘人而已,”他投降似的凑上去捏了捏贺峻霖的耳垂,“乖,别气了,给你买了章鱼烧”

 

  他说罢从手上提的塑料袋里拿出盒喷香着的小丸子,贺峻霖几口嚼碎嘴里的糖果,没搭理他作势要喂自己的手,而是接过他手上戳着章鱼烧的小竹签,怕被人抢走似的一口咬下。

 

  “臭橘子,”他的发音被章鱼小丸子塞得模模糊糊,“说好了,你只能和我玩。”

 

  严浩翔失笑,揉揉他蓬松的发顶,并没有作声。贺峻霖被一盒章鱼烧哄得心服口服,他舔了舔嘴角沾上的酱汁,边戳着最后一个小丸子边慢悠悠地开口:“周末去你家。”

 

  孤A寡O,去对方家里还能干嘛。

 

  严浩翔并未像往常那样笑着答应他,只是捏了捏他的手心。他看过来,认真道:“贺儿,”

 

  “以后就先算了吧,”他垂下眸,眼神有些晦涩不明,“你明年这个时候也得高考了,更何况…”你对我也没那意思。

 

  贺峻霖愣了一秒,眼珠子转了转,他先是有些生气,却又迅速的调整恢复成一副乖乖学生的模样:“严老师说得是。”

 

  “所以我说,周末去你家补习,可以吗?老师。”他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深。

 

  严浩翔瞅着他那双亮晶晶的眸子,莫名从里面看出了些委屈的意味。他鬼使神差地点点头算是默认,却未曾想过狐狸也可以装成小绵羊。

 

 

  2

 

  “要橘汁!鲜榨的。”

 

  贺峻霖拎了本教辅坐在严浩翔床上,过大的拖鞋挂在他脚背上摇摇欲坠,又被晃晃悠悠地踢回去。严浩翔端着杯手打的橙汁走进来,上头躺了根玻璃吸管,贺峻霖接过来小啜一口,把它放在一旁的床头柜上。

 

  纯白色的棉制短袜勾勒出他脚踝的漂亮轮廓,贺峻霖单手撑着床踩到书桌边那张小躺椅上,手上还顺走了一只残留着橘子气息的抱枕。

 

  他把脸埋到柔软的枕面上蹭了蹭,挑衅似的侧过半张脸,一双眸子盛了光般清清亮亮,尾音黏糊着悄悄拖长。

 

  “严老师,”他翻开那本绿绿的教辅,“给我讲下这道实验题吧,课上没弄懂。”

  

  “还有,”

 

  他假似不经意地一笑,鼻尖若有若无地蹭上纯白色的抱枕,“老师,你很香。”

 

  严浩翔喉结动了动,没理会他挑衅般的调戏,只是兀自搬了张椅子坐到贺峻霖旁边,端起那本教辅转着笔专心看题。

 

  贺峻霖不屑地瞥了眼那本比他脸还干净的教材。新题型和累赘的大段文字唬不了他,抽丝剥茧也不过是道周考都不会出的送分题。他百无聊赖地一根根数起严浩翔的睫毛来,小老师今天没戴那副斯文的眼镜,眉眼翕动间更为清晰俊朗。贺峻霖盯着他的脸蛋欣赏了片刻,却被忽然扭过头来的严浩翔用嘴唇碰了瓷。脸颊被严浩翔微凉的唇瓣擦过,还没等贺峻霖回过味来,严浩翔便倾身先一步把他逼到了躺椅的边缘。

 

  Alpha敏锐的嗅觉捕捉到了空气中那丝不怀好意的草莓味,他从贺峻霖的眼里逮到了几分不知所措,转而挑着眉尾笑了:“看什么呢?这位拿送分题唬老师的同学。”

 

  教辅资料被卷成筒,贺峻霖不轻不重地挨了一下,他浑不害臊地干笑几声,端起一旁的鲜榨果汁,边小猫喝奶似的啜饮边分神偷瞄严浩翔。

 

  “喜欢吗?”严浩翔问他。

 

  听起来正常不过的问句,宾语却模棱两可地不知所踪。贺峻霖有意对他装傻,一脸人畜无害的纯真:“喜欢啊,当季橙子挺甜的。”

 

  严浩翔没接他的话,只是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诶,严老师,”贺峻霖习惯性地一咬吸管,贝齿却磕碰到了坚硬的玻璃,疼得他龇了两秒的牙。他只得用牙尖抵着管口,含糊不清的接着说道,“你没考虑过处个对象吗?”

 

  “老师喜欢omega还是beta?”他歪了歪脑袋,眼睛狡黠地眨了眨,“昨天那个班花姐姐也不错,或者变态一点,找个a?现在挺开放的,也不是不……唔、”

 

  严浩翔抬手轻轻捏住贺峻霖的下巴,不耐烦地以吻封缄,堵上了他喋喋不休的嘴。他吻得不太深,只是惩罚似的轻咬了下废话一箩筐的坏小孩的嘴角,随即便浅尝辄止松开了他。本想着给他点苦头尝尝,让涉世未深的小朋友知道哪些话不能乱说。却未曾想到贺峻霖等这一刻太久了,他猝不及防地被“涉世未深”的小朋友调转了身位,脑袋压在了先前被染满了草莓香气的抱枕上。贺峻霖欺身压过来,腿挤进他胯间,随后几乎是急不可耐地吻上他微凉的唇。

 

  “臭橘子。”

 

  他在唇齿交融的片刻轻哼一声。

 

  橘子独特的香气味充斥了两个人的口腔,在齿畔留下酸甜的证明。贺峻霖没有几次接吻的经验,不仅分不清楚哪个是橘子他爹的味道,还有些换不过气。两个人以往都是一碰面就擦枪走火,这种温情的步骤往往每次都处于缺席状态。他想到这,极其认真地细细描摹起严浩翔的唇瓣,仿佛要把每一处沾着橘味气息的肉体吞吃入腹。

 

  严浩翔躺在小朋友身下乖乖地任由摆弄。小小的躺椅究竟不像床一般宽敞,他怕一不小心把贺峻霖挤下去,想等小朋友亲够了再把他剥光了讨债。

 

   可惜贺峻霖并不是什么安分的乖乖仔,他亲了几分钟觉得有些腻味,便大胆地想要去解老师的皮带。纤细的指节却被严浩翔一把握住,牢牢的扣在手心与手指围成的临时囚笼里。

 

  一来一回地闹久了,他的声音哑了火。

 

  “要吗?”

 

  说罢他半坐起身来,报复似的蹭了蹭贺峻霖的下身。

 

  贺峻霖周身轻轻一颤,抿着嘴不再说话,径自开了几颗扣子,后面又嫌扣子太多了,把剩下几颗倒霉鬼暴力地一把扯开。

 

  严浩翔伸出覆着薄茧的指尖轻轻摩挲着他胸前的凸起,伸出舌尖使坏地舔了舔小朋友的耳垂,又在他颈间留下几串细碎的吻。严浩翔吻到了他后颈那块,灼热的呼吸打在他被冷气吹得发凉的腺体上,惹得他忍不住扭了扭腰。他见贺峻霖没有躲开,便试探着将自己的牙尖刺入了那块柔软的腹地。贺峻霖整个人顿时生理性的僵硬了,他攥紧了方才抱着的那只抱枕,指甲在柔软的布料上重重划过,发出些细碎的沙沙声。标记完成,严浩翔舔了舔那几道渗出来的血丝,在铁锈味中捕捉到了草莓的清甜,缠绵的信息素充斥了整个卧室,像一碗被打翻的水果捞。

 

  并不是第一次被临时标记了,贺峻霖却还是没忍住,漂亮的桃花眼涌出了些我见犹怜的泪花。严浩翔安抚似的把那些咸咸的泪水吻掉,向下游走的手挑开了他的裤子,触到了被他自己的体液捂得湿湿热热的下身,小朋友漂亮的脊背随着严浩翔的动作微微瑟缩,像只快要展翅的蝴蝶。

 

  前端被细细的摩挲着,贺峻霖抿着嘴唇,耳根到脸颊都红透了,像玲珑的草莓一样可爱。他呼吸明显的急促起来,喘息撬开了紧闭的牙关从唇缝溢出。严浩翔从背后环抱着他,贺峻霖能感觉到他的心脏一下下有力的跳动,更能感受到老师下身的那份烫人的灼热。

 

  他不怕死地凑到男人的耳边轻声嘟囔着抱怨。

 

  “这些都玩过了…”

 

  严浩翔还没反应过来他的意图,皮带便被咔嚓一声抽走。闷得发紫的性器从腿间弹了出来,前端渗着些透明的前液,贺峻霖轻声叮嘱他坐着别动,身形往后挪了几寸。

 

  白衬衫松松垮垮地搭在他小臂上,衬得他胸前的两点更为红嫩。微抬的性器抵在衬衫垂下的那几块布料上,色情地凸出了一小块。贺峻霖进房间的时候忘了脱袜子,此刻却正好被当做用于调情的工具。他状似紧张地轻叼着自己的一根食指,漂亮的脚踝暴露在空气中,朝着严老师的******探去。袜子侧底做了些防滑的花纹,富有层次感的纹路一下下地摩挲着严浩翔的性器,挑拨着他支配******的那根神经。纯白色的短袜被越来越多的体液打湿,贺峻霖曲起自己的脚趾,划过他性器上那道敏感的沟壑。严浩翔的低喘一声比一声重,贺峻霖托着脸颊欣赏他难得失控的性感模样,餍足似的轻笑,忽的停下了脚上的动作,凑到严老师的耳畔。

 

  “喜欢,”他轻轻地吻了小老师的侧脸,“很喜欢。”

  

  严浩翔难耐的细喘几声,抬手将空调温度调高了些,把人打横抱放到了柔软的床褥上。他手指往下探去,触到了身为omega最为敏感的一点——那儿已经湿漉得快能挤出水来了,不那么清澈的体液打湿了严浩翔的指节,成了不费心思就能得到的润滑剂。他将两根手指摸进贺峻霖里面,湿润的侧壁难耐地吸啜他的手指,随着主人的呼吸有频率的收缩。严浩翔细致耐心地一寸寸开拓着小朋友青涩的身体,见他实在难受便凑过去讨吻,还被脾气不太好的小猫咬了几口。扩张的过程太过难耐,对alpha和omega来说都是折磨,严浩翔有意为刚刚的撩拨讨债,他另一只空闲的手指伸到不远处的桌面上,从那杯贺峻霖方才喝过的橘子果汁里捞出两块冰,一块被放到他漂亮的锁骨上,一块与温热的内壁交融,激得身下的人重重一颤。

 

  太像、太像蝴蝶了。少年白皙年轻的身体舒展开,搭着湿发的肩膀精致又漂亮。严浩翔忍不住凑上前去吻他的锁骨,伸出舌尖轻轻舔舐,手下的动作没有停下来,就着那一小块冰开拓得更深了,他敏锐地摸到侧壁上一块特殊的软肉,重重地一摁。

 

  “呜——你…”

 

  床板嘎吱一声轻响,贺峻霖猝不及防,眼角渗出来的泪花更多了,他被白袜包裹的十根脚趾紧紧的蜷起,脚根无力地踢向床脚的被褥。严浩翔看不得他这种神态,只是闭上眸子不停地凑过去吻他,吻他眼角的泪,吻他微微发红的鼻尖,吻他沁着咸咸汗水的额角。他把蝴蝶攥在了手里,却温柔得像一汪春水,生怕折了他的翅膀。

 

  扩张的深度已经足够成熟,严浩翔慢慢地将自己的性器挤进去一部分,每顶进一寸,他都会看向贺峻霖泛着涟漪的眸,看向他黏在鬓角颈间湿湿的黑发。好漂亮的小朋友。

 

  前端重重地碾过湿热的内壁,严浩翔呼吸一滞,勉强控制住自己没被夹得******,随即开始有频率地轻轻******起来。柔软的囊袋与水光潋滟的白皙臀部碰撞出黏黏糊糊的水声,严浩翔边将他的下身搅得一塌糊涂,边低头舔吻他耳后的一颗小痔。贺峻霖忍得受不了了,低喘一声后黏稠的******喷在了严浩翔结实漂亮的腹肌上,顺着肌肉的纹理流进******无比的交合处。严浩翔被他******时******的痉挛******得差点儿缴械投降,回过神来开始发了狠地******他,滚烫坚硬的******一次次地划过那处软肉,贺峻霖的眼角红透了,细细的腰肢不受控制的扭动,每离开那根凶器一寸,就又会被严浩翔抱着用力按回去。他刚射过一次,就又被******得半勃,可怜的小口只能汩汩地溢出些半透明的体液,他不再压制自己羞耻的喘息声,急促滚烫的鼻息尽数喷洒在严浩翔耳侧。细细的喘息染上了点鼻音,又串上了他一身甜腻的草莓味,******似的钻进严浩翔耳畔。

 

  “喜欢吗?”他身下动作没停,凑上小朋友红得快滴出血来的耳畔,温暖的手掌抚着他白皙的腰肢,声音哑得不像话,“喜欢我吗?小草莓。”

 

  omega敏锐的感官在情迷意乱间捕捉到了他话语中的颤抖——老师是真的太喜欢自己了,喜欢得小心翼翼,喜欢得忍耐克己,他向往在光亮中展翅的蝴蝶,但更害怕蝴蝶失去他的光芒,永生被恶毒世俗的黑暗笼罩。他想不顾一切地众目睽睽之下拥抱他,他想永久把这只蝴蝶锁在手心里,却不想让蝴蝶除了他与牢笼以外一无所有。

 

  所以贺峻霖展颜笑了,爱意有迹可循,他终于知道自己喜欢的从来不是一方深不见底、没有回音的洞潭。他拼尽全力抓住了温柔的证据。

 

  “喜欢得快要死掉了,”他搂上严浩翔的脖颈,“严老师,严浩翔,我十分确定及肯定,我真的特别爱你。”

 

  我爱严老师,爱严浩翔,爱你每周一盒的章鱼小丸子,爱你梅雨季节总是倾向我的透明伞,爱你手打的加冰加糖的橘子汁,你是只属于我的臭橘子,是我的意料之外,以及情理之中。

 

  我十分确定及肯定,我真的特别、特别、特别爱你。我满腔青涩的爱意与热情,给且仅仅给你。

 

  严浩翔听完鼻尖有些酸,他默不作声地低头去吻贺峻霖的额头,身下的动作慢起来。贺峻霖以为他要换个******顶开自己的生殖腔,却未曾想到他的老师忍耐着将蓄势待发的性器缓步抽了出来,上下撸动间射在了他紧绷着的锁骨上。

 

  “不想让你吃药,”他舔掉贺峻霖额角的汗珠,“小男朋友,多多指教。还有,我爱你。”

 

  两个人甚至能感觉到彼此激烈的心跳,打鼓般一下又一下。贺峻霖的心涨得温热,他潮红着眼角,揽住严浩翔把他压下来,用泛着水光的唇吻住他。

 

  “小男朋友收到啦。”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74 分享
评论 共5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