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我】丝绸衬衫

03.

这座南方的小城也开始下雪了,明天的车票就该回家了,我想念的是北方凛冽的北风,和那里的人一样不加修饰。

 

“学妹!”我走在回宿舍的路上,一个男生喊住我,这时候路上只有我一个人,我回头,是林煜。

 

一支玫瑰递到我面前,我接过这朵花:“我记得学长喜欢姐姐啊。”

 

所以我也没有朝他下手。林煜耸耸肩:“偶尔也要来点不一样的。”

 

“我明天就要走了,可能没办法……”我收回目光,不好意思对他笑了笑,“以后再说吧……”

 

没等我客套完,后面有人拽住我斜挎包的带子把我拉走,林煜一脸没想到的样子:“哎,张真源,不带你这么玩的!”

 

一直到宿舍旁一个小亭子他才停下来,这里的路灯昏暗,雪也下得大了,把我们与外面的纷纷扰扰隔绝开。

 

“你心跳,挺快的。”我低下头,“我都能听到了。”

 

“他比我体贴?”

 

“接吻时间比我长?”

 

“吻技比我好?”

 

“还是说晚上比我次数多?”

 

“我给不了你吗?”

 

“哦,对,他没我玩的花哨。”

 

“我就这么没有安全感吗?”

 

这一连串问题跑出来,他逐渐咄咄逼人起来:“还是说,你和我流露出来是依恋与不舍,也都是装出来的?”

 

“不是……”我大脑一片空白,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突然脑袋一热,身体不受控制,我不由自主靠近她,亲吻上他的唇。

 

要怎么回应呢?我好像只会那种肢体上的接触,若有若无的眼神交流和所谓的耳鬓厮磨。

 

怎么谈感情,我从来没有考虑过,以至于松口时,我满脑子的后悔。

 

过了半天,我吸了吸鼻子:“我明天……回家了,开学再联系吧。”

 

张真源没有说话,我把他留在那片黑暗之中,在他心里,我可能是一件暖心的棉服。

 

可我是件丝绸衬衫,外表光鲜,华而不实,只是充当了一件装饰品。

 

差劲的很。

 

第二天送我到机场,小瑜拍拍我的头:

 

“你应该好好考虑考虑了,他不该只是一个36号。”

 

除夕夜里,一家人围在电视前包着饺子说着开心的事情,年夜饭端上桌,外面烟花璀璨,家里的堂妹在我怀里打着瞌睡,快要到零点时,我把她叫醒等着拜年。

 

钟声响起,一声声“过年好”使心里的幸福感都溢了出来,这时,一个视频电话的******突然冒出,大家都在看着手机,最后才发现……

 

是我的。

 

“嘉嘉姐姐电话响了。”堂妹乖乖到茶几旁帮我取来电话,我瞟了一眼屏幕,心一慌,赶紧跑回我的房间,关门,开灯,收拾好床上堂妹的零食玩具,理了理头发,才按下了接通。

 

听见客厅里爷爷毫不避讳的八卦:“谁给你姐姐打的电话呀?”

 

“不认识,好像是个男生。”

 

“过年好啊。”对面的男生先开口,我赶忙点头:“啊,过年好。”

 

半天没人说话,张真源轻咳一声:“你这件衣服……挺漂亮的。”半晌又补一句:“你穿什么,好像都很漂亮。”

 

“麻烦你把好像去掉诶大哥。”我忍不住笑了起来,看着屏幕上温柔得有那么一丝丝不切实际的脸,心里蓦地一阵恍惚。

 

如果试一试……

 

可现在,隔着屏幕,遥远的距离。

 

原本想给他个答案的想法被我压了下去,而那边一个清脆的童声:“小叔,这个漂亮姐姐是你女朋友吗?”不等张真源回话,小孩子朝手机边伸手边喊:“婶婶好我叫小非……”

 

叔?婶?我在心里笑得不行,张真源赶紧捂住他的嘴又拍了拍那个小孩子的小脑瓜:“去去去,去那边和你小姑要压岁钱去。”

 

“小叔?年纪轻轻就要被叫叔叔了啊。”

 

“辈分大一点怎么了?”他撇撇嘴,漫不经心地叮嘱到:“一会儿就早点睡吧,别熬太晚,过年了可以适当吃点啊别考虑减肥什么的……”他唠唠叨叨一大堆。

 

“还有,百人斩,我认输。”

 

听到这,我别过头,我知道他什么意思。

 

“等开学之后,我正式,开始追你,可以吗?”

 

我强撑起一个笑脸:“我要是说不可以?”

 

“那我可就霸王硬上弓了,不过提醒你啊,强扭的瓜不甜,所以还是希望你要乖乖配合。”

 

我咬着嘴唇看着他,深吸了口气,欲言又止,半天磨蹭出来一句:“睡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我把头埋进被子里。

 

因为我是个胆小鬼。

 

 

 

“嘉嘉,嘉嘉,别他妈睡了,今天你有早课啊!!”

 

我揉了揉眼,什么早课,今天明明是星期天……

 

不对,昨天是周日,今天周一……

 

完蛋,早课!我来不及洗漱,拿了片湿巾擦擦脸,含了口漱口水,头发随便扎了起来,匆匆忙忙拎起书包撒腿就跑。

 

到教室时八点十六分,还差四分钟上课。

 

舒适。

 

我从包里摸出提前准备好的面包,刚想拆开就闻到旁边一股很香的味道。

 

一个饭盒被推到我手边,里面装的是小米粥。我按了按自己不争气的肚子,后面一个人把我手里的面包抽走。

 

“哎不是,谁啊……”我小声咕哝着,一回头,看见一个人的腰,往上再看,是一整个假期只见过那一次的脸。

 

“先喝粥垫肚子吧,”张真源把我的面包塞进他的书包,“等你下课就带你吃饭去。”

 

我伸手拽他的书包:“多大人了怎么抢别人面包……”

 

“粥里面有颗煮鸡蛋,还给你加了红枣枸杞补补身体,面包什么的少吃听到没有……”张真源看了看时间:“行了快喝吧,马上上课了,我走了啊。”

 

我推了推眼睛,不是吧他怎么像我爸一样,我以最快的速度解决完了他带来的早饭,暖暖的,贴心的嘞。

 

然后发现周围同学不可思议的目光。

 

“天啊,这算什么?”

 

“他们两个什么时候……?狭路相逢勇者胜喽。”

 

“不是你看那边,张真源眼睛都要掉到祝禾身上了哦。”我看了看走廊那边半开的窗,许是发现了我在看他,张真源连忙带上口罩匆匆离开,一转身,差点撞上进来上课的教授。

 

教授是个很幽默的大叔,进来理好教案,开口说:“刚门口那个帅小伙是谁的男朋友啊?回去告诉一声,不要只想着女朋友不看路啊。”

 

“男生有恋爱脑,挺少见啊。”

 

底下学生们压低了笑声,目光再一次聚到我身上。

 

不敢抬头,真的不敢抬头。

 

下了课,我在走廊朝教学楼门口望去,看见张真源站在门口低头玩手机,于是我选择走侧门,可没想到一拉开门,张真源便一把薅过我的书包带:“躲我?”

 

没允许我回话,他就把话堵在我口中:“女生宿舍走这个侧门可不顺路啊。”

 

我挠挠头:“改天再约行吗?我…不太方便……”其实只是托辞,我知道他很快也有节课,我总不能穿个睡衣和他出去吃饭,容我收拾收拾换个衣服再去吃饭他就来不及上课了,我只能推脱:“早餐之恩,日后定当涌泉相报。”

 

张真源收回了手,可能是因为天热,我看见他额头有层细汗,他解开最上面两颗衬衫扣子:“约别的男生了?”

 

我把头摇的像个拨浪鼓:“没没没没没……”他狐疑地盯了我半天,应该是意识到我的一点点难堪,也没有强求,而是把我送到了宿舍楼下。

 

当然有人在旁边议论 我本想装作若无其事,却没成想张真源凶了他们一句:“看什么看,没见过别人追女生啊。”

 

哒哥,你能不能别整这降智行为了。

 

不知不觉到了夏天,张真源倒是少了明面上的现眼,但是私底下带早餐请吃饭的事没少干,我也一遍一遍给他买礼物送温暖作为回礼。

 

“不是,你俩这礼尚往来弘扬传统美德来了?”小瑜嫌弃地把扒好的麻小扔进我碗里,我皱眉,叹了口气:“我想和他说明白来着,但是我一想说的时候,他他他他总是岔开话题,我根本没办法讲……”

 

小瑜手里的动作停下,瞥向我:“他该不会,反悔了吧?”我摇头,我说我不知道。

 

我拎着一大堆菜站在张真源家门口,最近他请客实在频繁,我不去就直接把我拎走,我实在是过意不去,心想着今天给他露一手。

 

虽然需要他的厨房……

 

我敲敲门,他打开,看见是我时他眼底是……光芒四射的惊讶。

 

“一会儿你录一个指纹吧,下次来能方便一点。”张真源接过我手里的菜,有点不明所以:“干吗这是?”

 

“我报恩来了。”我屁颠屁颠跑向厨房。顺便表个白呢,我在心里说。

 

择菜,洗菜,切菜,下锅烧菜,张真源静静站在一旁看着我忙活,想伸手却被我立刻打了回去。

 

“好吃吗?”我们两个面对着一桌子菜,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对面的男生,张真源夹起一块排骨:“还不错嘛,谢谢了。”

 

我笑眯眯看着他,两个人吃饱喝足,我端走盘子放进洗碗机。

 

张真源在厨房切着水果,我悄悄走到他身后,拽了拽他的衣角:“我…有话和你说。”

 

“张真源,我……”

 

“那什么,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吃这个……”

 

“张真源*********给我闭嘴先!”我打断他的话,后来意识到可能有点凶,但也只顾着一股脑说出自己的话:“明明你开始说要追我,明明还带我吃这玩那像约会一样,可我一想和你认真说一说你却总是把话岔开,你是不是……你是不是觉得这样钓鱼很有意思啊?”

 

“那你赢了,我……”我鼓起勇气,抬起头看着他,“我们,可以试一试吗?”

 

张真源最开始并没有看我,听到我的这句话,错愕地瞪大双眼:“你,再说一遍,你刚刚……”

 

“我说,”我好脾气地重复着,“我可能,喜欢你,我们要不要试一试?”

 

一声金属掉落的声响,放在一旁的勺子不小心被张真源碰掉到了地上,他立马把我横抱起来放到一旁的厨柜上,托住我的后脑勺,吻从颈窝处开始。

 

他把我的腿拉开环在他腰间,夏天的衣服有点好脱,大理石的台面有点凉,张真源将衣服垫在我的身下,不由分说地一下子进入,疼得我倒吸一口凉气,手掐着他的肩膀,指甲都要嵌进他的肉里。

 

我咬着嘴唇,渐渐尝到了一丝腥甜的味道。张真源的冲击一刻也不肯停下,伸出手撬开我的嘴,两根手指卡在我的牙齿间:“宝贝,别这么伤害自己。”

 

餐桌上,我的电话在嗡嗡振动,张真源抱起我,却还埋在我身下,我付在他肩头,地上零零星星滴上了几滴水渍,一直延伸到了餐桌旁。

 

“你别动啊……”他把我放到地上后我冲他警告一句,张真源退出来,坐到一旁,在我接通电话前把我拽进他怀里,坐在了他腿上。

 

我被他这一下撞到头皮发麻,下面下意识缩紧,他哼唧一声,不满地在我耳后吐气:“放松点,不舒服。”

 

我鼻尖红红的:“一会儿你不要乱动啊。”按下接通键:“喂,小瑜,有什么事吗?”

 

“你现在在哪呀?接你一起去吃夜宵啊?”

 

我刚要开口回绝,没成想张真源在这时候突然朝上顶了一下,我没忍住软绵绵叫出了声,意识到发生什么后,我赶忙捂住嘴,好像也无济于事了,我狠狠剜了张真源一眼,他却若无其事地看着我。

 

“嘉嘉…你怎么了……”小瑜在那边关切地询问着,我只好胡编了一句:“刚刚不小心,脚撞到桌腿了,我今晚就不去了,你们好好玩啊,晚安,再见。”

 

挂掉电话,我松了口气,张真源这时候站起身来把我抵在餐桌旁,我拍拍他的腿:“我不要你从后面……”

 

张真源俯身在我耳边:“可是这样会更舒服,信我。”

 

我被他做的腿都发软,被他一把捞了起来又抱到厨柜上坐好。我不理解:“呜…为…为什么不去卧室……”

 

“让你好好看着我,看看我的眼睛,看看我有多爱你。”张真源从一旁的水果盘里拿了一颗草莓放进嘴里与我接吻,草莓汁水四溢,也不知道耳边的水声来自含着草莓的接吻还是来自下面的交合。

 

“你这么做,看你以后能坚持多久。”我不满地反抗,他捏了一下我的******:“乖乖,哪有你这么咒自己男朋友的,你要是再这样质疑我的能力……”他又从水果盘里拿来几颗圣女果放在手心里细细观赏着:“下次塞进去的就不是我了哦。”

 

张真源朝我狡黠一笑:“放心吧,我就算天天和你这样,第二天你还是下不了床的,我的身体,这点自信我还是有的。”

 

再一次把我送到之后,我趴在他的肩头,伸手拿过旁边的小盒子:“一…二…三……大哥你今晚用了五个……我明天还能下床回学校吗……”

 

“乖乖,明天周六,不用上课,你在我这睡上一天都没关系,周日也是一样。”张真源揉揉我的头发将我抱回卧室,还补了一句:“当然我也没说是怎么睡……哎别咬我……”

 

我照着他的腰死命一咬:“咬死你这坏人啊呜呜呜呜……”

 

又是一夜无眠,得了个不过四五个小时的安稳觉。

 

第二天几乎到了中午我才睁开眼,动一下腰的酸痛感觉都在******着大脑。张真源看起来应该是早就醒了,撑着头看着我:“睡醒啦?睡饱了吗?”

 

没有,没有,真没有。但是我钻进他怀里,头在他的胸口蹭来蹭去。

 

“乖乖,我们现在算是什么关系……”张真源问我,我皱了皱眉:“按你昨晚对我表白的反应来看……是男女朋友关系吧……”

 

“再说一遍……”

 

“男女朋友关系,怎么了吗?”他怎么一大早起来奇奇怪怪的。张真源闻言,淡淡笑了笑:“没什么,就是不敢相信,怕昨天……只是个梦。”

 

他真的这么在乎……想到这,我倒是心里甜丝丝的,但还是忍不住打趣一句:“是不是做梦看看腰疼不疼不就好了?”

 

张真源却一脸认真:“不疼啊,你腰疼吗?”

 

我尴尬地吞了吞口水:“还好还好……”

 

赖了会儿床,我裹着小毯子在张真源之后洗澡,正洗着头发,浴室外张真源敲了敲门:“那个……你的衣服…昨晚……”

 

我的衣服,昨晚被他垫到厨柜的台面上了,然后……

 

“上面有痕迹……一会儿我给你找一件我的衣服穿吧。”

 

我在心里骂娘,好好的卧室你不做非要在厨房……气死我了。

 

洗完澡,我又裹着毯子,出去伸手捞他准备好的衣服,一件对我来说非常oversize的白色T恤,差不多可以当裙子穿了,旁边还贴心地准备了一盒一次性******……

 

我换好衣服来到厨房,张真源清理收拾昨晚的“战场”,见了我倒是脸红了起来:“放衣服旁边那个……看见了?换上没?”

 

“换啦,你还知道这东西。”我明白他说的是什么,“还知道买这个啊。”

 

“上网查了…一下……”他捏捏我的脸蛋,“去等着吧,一会儿给你做饭。”

 

我点点头,本想蹦蹦跳跳到餐桌旁,发现……

 

跳不动,根本跳不动。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13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