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禹】无疾而终 (三)

 

#ABO

 

chapter.4

 

 ”离开一个人很容易,尽管忘记一个人很难。”

 

 

  张泽禹坐上前往C市的飞机,看着底下有他们留下的痕迹,眼眶不自觉又红了。他咬住了唇,勉强止住那股哭意。他不想哭的,他不能哭的,他是一个alpha。

  C市也很好,父母新租的房子也很宽敞,张泽禹一个人在书桌前盯着手机看了一个下午,也没有等到张极的哪怕一个问号。

  于是他好像放心了般,把手机锁进了抽屉。买了新的手机,只加上了父母的手机号,明明他的号码烂熟于心,可他没有添上去。

  旧学校,旧同学,旧微信,旧生活,原来真的可以断的一干二净。除了张泽禹后颈上没完全消下去痕迹,被他颇不容易的拍了下来,一切好像都消失了。他忽然找不到什么能证明张极存在过他生命的痕迹了。

  他发着呆,看着桌上自己买好了的铃兰。

  这是张极最喜欢的花了。

  可是张极没有在他走的那个下午联系他。

 

  仿佛默许了张泽禹的离开,一个控制欲极强的男生,除了失去兴趣,没有什么可以让张泽禹来解释的了。

    对啊,他肯定很后悔,失控标记了一个alpha,一点也不香甜,明明可以被挣脱,他肯定在酒醒了之后后悔死了。张泽禹想到。

  他好难过,明明是他自己选择的离开,可他真的好难过。

 

 

 

  时间在一个人忙碌的时候会过得很快。张泽禹用了三年的时间充实自己,不空下一点时间去回想以前的事情,竞赛不断,频繁出省,作为一个优秀的alpha,他的父母简直骄傲极了。再也没有提过那个被短暂领养的男生。

  他觉得他经历的够多了,一件一件停下舔舐怕是一生都要碌碌无为。

 

  保送名额在别人看来很难得,在张泽禹看来那只是另外一件可以让他专注于其他事物的通行证。高考前大家都在教室里埋头苦干,张泽禹一个人待在实验室记录材料。实验室已经成了张泽禹的家,里面不要钱似的堆满了铃兰。

  有不少学妹看他要毕业了狠下决心跟他表白,于是跟买******一样,一封一封不要精力似的往他抽屉里塞。铃兰花不要钱似的一枝一枝往书桌里递。

  在张泽禹看来,她们始终坚信概率论的存在,那么多人总会有一个张泽禹能答应。

  他一点也不信概率论,张极成绩很好,竞赛应该也参加的不少,张泽禹却一次也没见过。

   三年了。上天连这种缘分都不愿意给吗。

 

 

  张泽禹在一个午后接到了一通外省电话,他疑惑的接起来,问道。

  ”你好。”

  ”喂,是张泽禹吗。我是张极的朋友余宇涵,你还记得我吗。”

  张泽禹尘封的记忆被迫打开。

   张        极  。

  他还没有说话,那边又开始絮絮叨叨。

  ”唉,我想我说我是谁你肯定记不得,张极你肯定记得。‘’

  张泽禹刚想否决,那边又自己接上了话。

  ‘’那啥,你不是高一转学了吗,最近高考结束了,我们打算搞一个同学聚会,转校生也不能少!下个星期三,皇后区,下午四点开始,行吗?‘’

  这个叫余宇涵的男生废话不多,’皇后区’三个字,又让张泽禹想起了一些事情。好像就发生在昨天,又好像过去了很久很久。

  他好像又看见了站在皇后区门口摇摇欲坠的张极,听见了一句句带着醉意的,我喜欢你。

  窗边的铃兰开了。

  他才注意到。

 ‘’好的,再见。‘’

 

 

  张泽禹定了八号清晨的飞机,他想去见张极一面,哪怕做六个小时的往返飞机只能远远望一眼。也能足够满足了。

  飞机,起飞,降落。

  他的心在司机开到了皇后区那条街道的时候,就开始砰砰砰跳个不停。

  他的心跳告诉他。

 

 

 

 

  他在皇后区门口等了十几分钟,看见咋咋呼呼的余宇涵拽着一个戴着白色口罩,长得很高的男生,戴着帽子,进了门。隐隐约约听见余宇涵低不下来的声音叫了几声张极。

  原来是张极啊。又比三年前高了,看不清脸,但他还记得他的样貌。

  张泽禹放下手机,把自己脸上的口罩戴戴端正,跟着他们进去。

  余宇涵又在说什么谁谁谁一定回来,让张极耐心一点。张泽禹听到后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欣喜,尽管他看张极没有什么明显的动作。但是说的是他吧。应该是他吧。

 但他不敢进包厢,他好怕张极看着自己,却一脸陌生的样子。 于是他向前台要了杯鸡尾酒,盯着包厢里来来往往的人。决心找个时机进去。

  余宇涵从包厢里走出来,接着电话,向门口跑去。

  不多时候就接了一个女生,长得很漂亮,长发飘逸,浑身都显出一种甜美Omega的魅力。张泽禹很好奇,于是跟了上去。

  刚一走到包厢门口,女生往里面打了个招呼,忽然传出了好几声起哄的叫唤。他离门口不远,清晰地听见几句。

‘’张极可以啊,林妹妹都请的来,啧啧。‘’

‘’唉,你真是难得参加这种聚会,要不是张极做东你肯定不来。‘’

‘’小林,你看你多给面子,我们都以为你不会来呢,都怪张极,挑了个这么不优雅高端的地方。‘’

  张泽禹顿了顿,心中那一团火突然灭了,恍然感觉心被狠狠的钻透了。

  原来不是在等他啊,电话请他来也不过是客套一下,没有人真正的惦记自己。他好失败啊。看见张极和别的人一起被起哄也会心痛。

  他转身,坚决的身影,却没有看见包厢里张极不耐烦的神色。

 

 

  慢悠悠的走在街上,掏出手机,失神的张泽禹正准备给余宇涵发几句说自己到不了,祝他们开心。猛然感受到了一股冲向自己的不可抗力。他抬头,一辆货车迎面冲来,他的第一反应并不是躲。

  而是闭上眼睛。

 

 张极。

 张极。

 张极。

  张泽禹失神的念着。

  我爱你,你要记得我。

  

  我曾经炙热的爱过一个人,炙热到让那燎原的火燃尽了我的青春与生命,只在贫瘠的荒漠中留下一朵盛放的玲兰。 

  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要把玲兰送给你,一是因为你喜欢紫色,二是因为我希望你幸福。

  如果此刻是我生命的终点,我只想告诉他,我爱他。无关性别,身份,年纪,只是单纯的,张泽禹喜欢张极。

 

  

(未完结。)

紫铃兰花语:幸福。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6 分享
评论 共1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