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霖】腐朽往事

恭喜嘉嘉找到喜欢的人啦!【不是我不是我】赵露思真的很美丽,愿你永远爱着她啊!

 

勿上升 ooc 

2.5k 食用愉快~

 

收到拍戏邀请的时候,贺峻霖是难以相信严浩翔居然找他拍耽美的。他们两之间的事从得三年前说起。

当时两个人都当下当红小生,两个人也一直在热恋中。

贺峻霖清晰的记得那个月亮高高挂在天空的夜晚是多么的特别。

一通电话,一句分手吧,把两个人从17岁就开始的恋情做了个了断。

心是痛的,严浩翔的话如一把吧刀刺在贺峻霖的心上,但是贺峻霖还是逞强着对电话那头的严浩翔说了句“好,分手吧。”

后来的那一个月,贺峻霖天天以泪洗面。他不知道严浩翔过得怎样,思念都要溢出心头了。

他不敢像以前那样明目张胆的去探戏,只能默默的把严浩翔设为特别关注每天微博打卡,不知不觉就过了三年了。

今天是三年以来严浩翔第一次联系他,在不明不白的分手后第一次给他发消息。

严浩翔其实犹豫了很久,他怕耽美剧拍出来后贺峻霖吃醋,又怕贺峻霖不答应他。

在三年里反复按进点出的微信置顶里面删删改改,令在屏幕另一边的贺峻霖看着对话框上“对方正在输入”陷入了沉思。

还没等严浩翔问出“你能来跟我一起拍戏吗?”,自己的助理就转达说贺峻霖那边本人亲口答应了。

本人亲口答应!!严浩翔激动坏了,这是霖霖自己说的!!严浩翔不争气的流下了眼泪。

贺峻霖,你的严浩翔现在站在顶端了,他可以好好保护你了,你等等他,他一定会把你追回来的!

 

新剧开拍时,正好是夏天。因为拍戏需求,所以两个人住的地方比较偏。考虑到两个男主应该加深一下感情,于是导演组把两个人安排在一起住。

严浩翔到的其实也不早,深山里没有一丝光线,估摸着八点左右。

经过一天的奔波,严浩翔也累坏了,直接行李一丢外套一扔,人就躺床上了。

想着马上就能跟霖霖见面,累了一天的严浩翔也嘴角带着微笑睡着了,连衣服都没有换。

贺峻霖是半夜才到的,一开房门,入眼的就是严浩翔那到处乱扔的物品。他默默的把自己的行李放到一旁,蹲下身来帮严浩翔收拾。

严浩翔睡眠很浅,一点声响就醒了。睁开眼,他就看到了蹲在地上帮自己收拾的贺峻霖。

“霖霖?”

“霖霖别收了过来睡觉吧”

“霖霖!”

严浩翔急了,他喊了那么久人都没有一点儿反应。

终于,贺峻霖抬了头。

“怎么还跟以前一样,乱扔东西。”

鼻子酸酸的,贺峻霖的脸上有一滴眼泪贴着他的脸颊掉了下来。

严浩翔见状立马跑过去抱住了贺峻霖,轻轻地拍着贺峻霖的背。

“霖霖你别哭,我不走了,我就在这”

“你…你上次也是这么说的呜呜…”

“我真的不走了,我陪着你一辈子!”

好不容易把人哄好了,严浩翔拍拍旁边的枕头,拍的沙沙响。

贺峻霖一愣,眼泪又忍不住在眼眶里打转。

在三年前,贺峻霖最爱睡能拍出坑的枕头,没想到严浩翔居然一直记得。这枕头一看就知道是严浩翔自带的,哪有酒店的枕头带着熊与兔子的图案?

严浩翔眼看着贺峻霖又要哭了,连忙用大拇指指腹将小兔子的眼泪擦掉。

“霖霖你怎么又哭了啊…”

贺峻霖不想理他,一下子拍掉严浩翔的手,闷闷的躺在枕头上,感受着严浩翔轻轻的把被角捏好,满满的把他拥入怀里。

严浩翔看贺峻霖也没有挣扎,于是抱的更用力了。

“严浩翔,你想勒死我啊?”

“对不起霖霖!”

 

转眼间拍戏一个月了,严浩翔与贺峻霖的关系也突飞猛进,再也不是一对视两个人就低头的那种了。

贺峻霖知道自己早已原谅了严浩翔,但是严浩翔却从来没有跟他提过复合这件事。

电视台来做采访了,问贺峻霖。

“贺峻霖先生,听说你曾经与严浩翔在一起过,又分手了,请问你们是否打算复合?”

“这个嘛…这就要看严浩翔什么时候提了!”

一旁的严浩翔思索了一会儿,看着贺峻霖被主持人逗笑,笑的兔牙的样子。要不,现在复合?

采访一结束,严浩翔立马拉住往门边走的贺峻霖。

“霖霖你刚刚说的是真的吗?”

“是啊”

“我现在就想跟你复合!”

贺峻霖抬头看着严浩翔笑了笑,踮起脚尖轻轻的在严浩翔的唇上咬了一下。

点完火的兔子试图逃跑,却被燃烧着的小熊抓住了手腕。

严浩翔按着贺峻霖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舌头肆无忌惮的在贺峻霖口腔中游走,夺取贺峻霖的津液。分开时两人之间还牵扯着一缕银丝。

 

“严浩翔。”

“怎么了贝贝?”

“你当时为什么要跟我分手啊?明明你都这么爱我。”

严浩翔低着头想了想,自家宝贝有权利知道三年前的事了,于是紧紧抱住贺峻霖,把脸贴着贺峻霖软乎乎的脸颊,轻声细语地说

“当时我们才20出头,我爸认为这么早谈恋爱不好,于是以封杀你的理由威胁我跟你分手,当天晚上我喝了好多酒啊,也想了很多,酒后壮胆吧,我终于有勇气跟你提了,但是你电话一接通,我又突然不想提了。想了想你的前途,决定还是分手好。不过啊,现在我严浩翔站在顶端了,不会再让你受伤了。”

原来当时发生了这么多啊…贺峻霖吸了吸鼻子,转过身跨坐在严浩翔腿上,把面前的小熊抱的紧紧的。

“严浩翔你为什么要自己扛啊…”

带着一点抱怨,但更多的是心疼。

想着想着,贺峻霖又往严浩翔身上蹭了蹭,丝毫不在意自己到底做到了严浩翔的哪里。

贺峻霖把眼泪胡乱的擦在严浩翔肩头,对着严浩翔的肩膀一顿乱啃。

“贺峻霖别闹了”

严浩翔的声音有点儿沙哑,贺峻霖这才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

不提醒倒还好,一提醒贺峻霖便清楚的感受到******之下有点儿热。

他刚想逃,便又被严浩翔框住了。

“要灭火呦~”

“严浩…唔…”

 

第二天早上醒来时,贺峻霖感觉浑身被拆了一样。

他举起自己软趴趴的兔爪,自以为很凶狠的往严浩翔身上锤。严浩翔一醒来就看到有一只满身都是草莓印的兔子在怒视自己。

“严浩翔!今天还要拍戏!”

“不用,我昨天跟导演请过假了。”

“你可真 贴 心”

贺峻霖咬牙切齿的瞪着严浩翔,随后又想起什么似的窝回严浩翔的怀抱里。

“yao翔,叔叔是不是不喜欢我啊”

“不是,这点我敢肯定,他只是不想我那么早谈恋爱而已。”

严父的确不是不喜欢贺峻霖,因为在严浩翔出来拍戏之前,严父还特地嘱咐严浩翔不把贺峻霖领回家就别再回来了,有那么一刻严浩翔甚至以为自己不是亲生的。

贺峻霖满意的叹了口气,顺便捏了捏严浩翔的耳垂。

“下次不准做这么用力了,知道没!”

“知道啦~”

 

腐朽往事不值一提,最重要的是要向未来看齐!

 

——·END·——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共26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 dcxlp的头像-河马的秘密河Quiet等级-LV1-河马的秘密河作者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