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鑫祺】双_21(动物系abo)

“阿程,你睡了吗?”

刚洗完澡出来的马嘉祺,看床上的人儿已经蜷在床上,腰间露出一小截雪白的肌肤,起伏缓和的在床上睡的香甜。

马嘉祺悄声坐在床边,擦拭头发时,从腰间环上雪白的手臂,背后有个黏人的大型物件贴了过来,带着睡意含糊的说,
“嘉祺,我梦到以前的事了”

“嗯?哪件事?你把我的花砸破的事吗?”

“……你明明说你不介意的”

马嘉祺用毛巾擦了擦沁湿的耳窝,一幅不在乎的口气说,
“嗯,是不介意啊”

丁程鑫坐起来把人抱在怀里,接过他手上的毛巾帮他一搓搓的擦干头发。

“我梦到我吃李天泽的醋,那时候接近易感期,凡事都好没安全感”

“那时候你还把我骂了一顿”
两人安静了片刻,马嘉祺闭着眼享受丁程鑫帮自己******头皮,恰到好处的力度舒缓了整天的头疼。

丁程鑫揉着揉着自己得到了一个结论,
“我要你每天都说爱我”

“什、什么?我不要”

“不能不要,你没有选择的权利”
把人从怀中抱起,像抱大型犬一样,挪动身子把背靠上枕头,抱着马嘉祺就栽入床铺中。

丁程鑫拉起被子,把两人圈在一块,拽着棉被盖的实实的,怀中的人还带有沐浴完的湿气,散发的沐浴香******丁程鑫的鼻子,低下头贴在他的颈子间轻轻摩挲。

马嘉祺感受到后面的人身体异常燥热,紧贴着臀部的东西也硬的紮实。

“阿程…你…易感期吗?”
丁程鑫垂着头不语,身体很是本能的往前更贴近了些,隔着睡裤摩擦对方的股间。

炽热的鼻息重重打在马嘉祺的脖子后方,丁程鑫张嘴轻啃他脖子上的骨节,清淡的橙香逐渐转为浓烈黏腻,但alpha信息素是牵不出同是alpha的薄荷香,只得靠马嘉祺一点一点的释放,给丁程鑫一些安抚。

?(內站)

 

——————————
【瓜说】

还是开了点小车……

算给一直坚持看到这里的粉丝福利??

其实祺鑫很多想写的,但一直写下去会写到50几篇(而且我手指还会先断掉)

要克制……

下篇章开始是文轩

先说,蛮糟糕的,会有比较残忍的部分

(干什么虐待自己最爱的轩轩?)

下次见~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2 分享
评论 共7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