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霖】云鸿过岸

*战无不胜大将军严浩翔×风度翩翩二皇子贺峻霖

*甜文!甜文!甜文!放心观看

*请勿上升正主,更不要上升历史事件,上升的孩子不是好孩子

*全文以贺峻霖的角度描写

*本人小学生文笔,欢迎提供修改意见。灵感来源于很喜欢的博主的一个视频

————————————————

正文

01.

『我有一个秘密,我喜欢严浩翔』

   都说宫里那二皇子贺峻霖外貌清秀,五官端正,玉树临风,知书达礼,可谓是京城第一美男,敢问哪个京城女子不喜。

    可偏偏这二皇子不近女色,倒是与将军府的大将军严浩翔走的近,使得那些爱慕者们眼红。而大将军呢,却丝毫不知情,隔三差五的往二皇子殿中跑。

    世人听闻将军每日都会去寻二皇子谈话,便道他们莫逆之交,殊不知那大将军心中住的可是那苑瑶府的三公主。

   “贺儿,见到你真开心……额,三公主今日和我打招呼了呢!”

   “贺儿,三公主要过生辰了,你说我该送什么给她好啊?话说,贺儿你喜欢什么啊”

  “贺儿,你代我把礼物带给三公主吧,还有这是我送你的,你瞧瞧,喜欢吗?”

   “贺儿,三公主收到我的礼物了吗,我今日看她好似欢喜得很!你也是呢!”

    ……

   看着眼前欢喜的人儿,我笑了笑。

   这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了听到他在我耳边提起三公主了。

   而这个人,正是大名鼎鼎的将军严浩翔,而我,正是他的那位“莫逆之交”的二皇子。

   可是,我并不想当他的莫逆之交。

   我有个秘密,

   我喜欢严浩翔。

   我将这个秘密藏于心底最深处,将他保存的好好的,不让任何人发现,这是一个只属于我的秘密。

   但是,我知道,我也明白,我与严浩翔是不可能的。

   大哥双腿瘫痪,三弟又不学无术,整日只知吃喝享乐,而父皇又逐渐衰老,已不像从前那般可以掌管朝廷,我身为次子,父皇又十分如此欣赏我的才华,这皇位,迟早是要落到我的手上。

   可是严浩翔是京城的大将军,要是让人知道我与大将军严浩翔在一起,且不说父皇会将我看作一个疯子,宫内又是杂人等闲话多的地方,这消息要是传出去了,天下的人民百姓更是看不起一个断袖。

   可最大的问题是,我面前这个人,喜欢的是那宛瑶府的三公主贺缇娜,我的三妹,怎么可能会喜欢我。

   三妹倾国倾城,善良温柔,儿时就读过不少书,会写诗作画,弹琴舞蹈,懂得当今政治局面,略懂一些兵法,也是,值得他喜欢。

   可就算他与三公主无缘,也迟早是要娶妻的。

   算了,他们怎么可能无缘。

   院里头的蔷薇开了,微风悄然吹过,拂过花瓣,带着那独有的香气飘进窗内,撩起严浩翔的几缕发丝,使得他的更加的迷人。

   “真是可惜了。”可惜这么美的男子不能属于我。

   “嗯?贺儿?什么可惜了?你不喜欢这礼物吗?”严浩翔疑惑的问道。

   “无事,礼物我很喜欢,我不过是感叹这蔷薇开得太巧罢了”我自嘲的笑了笑。

    “既是开得巧,那又有什么可惜的呢?”

    对啊,我如今还能和严浩翔在一起,又有什么好可惜的呢。

02.

『娘,贺儿好想你啊

   此时正直新春佳节,宫内宫外尽是繁华。

   每逢春节父皇都会举办宴会,这会儿,殿内坐满了人,艳丽的歌女在大厅中央翩翩起舞,人们谈笑着,好不热闹。

   我坐在位置上,打着坚决不能浪费食物的原则干饭。

   说实话,我并不喜欢热闹,但是每次宴会父皇都会请宫内最好的御厨来准备宴食,且这一次的宴会,严浩翔也会来。

    “二皇子真是年少有为,仅用了五个月便将江南地区的经济恢复到一定程度!”一位大臣说道。

  “对呀对呀!”其他大臣附和道。

  坐在我身旁的严浩翔挑了挑眉,低头喝了口酒,没说什么。

   去年四月我被调到江南一派,说是派去历练,这宫里谁都知道是朝中几位大臣陷害的,说是历练,倒不如说是被流放。去时江南正直炎热初夏,好在我适应能力强,再加上江南人民知道我的来历后还算热情,能够配合我的一些举动,才使得我后来用了五个月改善了江南的经济,我也因此得到了父皇的赞许。

    当然还有一些不和谐因素,毕竟某些人想真正把我踢下台,仅仅是流放,当然不够。

  可按理说,他们应当会抓紧这次机会将我赶尽杀绝,但这些不和谐因素我遇到的次数却屈指可数,我觉得可能是父皇是想借此机会抓出叛逆之臣,便派人在我身边暗中观察,保护我。

   面前的这几张夸赞的面孔下谁知道藏着什么。

   “是啊,朕如今也不如从前了,贺儿是个好孩子,我觉得有能力可以管理好这天下”父皇笑着说道。

    “哈哈哈对啊”台下其他大臣附和到。

    “父皇说笑了,我在很多方面还要向大哥和三弟请教,”我拿起桌上的酒壶,“同时,我也敬父皇一杯,愿父皇长命百岁,也敬天下太平。”说罢,便一口饮下杯子里的酒,一股辛辣划入心口。

     好辣。

     “父皇,儿臣今日就先退下了。”我行礼说道。

     “啊二皇子怎么这么早就退下了啊”话毕,周围就响起了不悦的声音。

     父皇笑了笑,批了,叫我早些回去休息。

     那口酒,喝的我心闷。

     为什么,老天要安排我出生在这种地方。

     娘,贺儿好想你啊

03.

“美吗?”

  “谢谢你。”』

   雪花落在我的外衣上,四处风起,吹过我的脸颊,我不禁打了个喷嚏。

   啧,刚才出来太急,忘了多披件衣服了。

   忽然,一件披风披在了我的身上,一双温暖的大手握住了我的手。

   我慌忙抬起转头,对上一双好看的桃花眼。

   这双眼睛里,有星星,有温柔,还有我

   好好看

   一时间,我望着那对漂亮的眼睛呆在原地。

   要是能一直这么看下去就好了呀

   良久,眼睛的主人才笑了笑。

   “看傻了?”

   我连忙收回眼神,“没没有!严浩翔?你,你怎么出来了?”

   “里面太闷了,我出来透气,真好遇到了一个在雪地里傻站着的小兔子,你呢?”

    我花了一点时间才反应过来他口中的“小兔子”是我,忙向他投去愤怒的目光。

    他站在我身旁,已笑得喘不过气来,露出一对可爱的小狼牙,嘴唇红红的,像个小红苹果。

    好烦,他怎么还在笑哦,我好想上去咬一口,尝尝那苹果甜不甜。

    反应过来自己在想什么,连忙拍拍我的脸,随后生气的对严浩翔说道:

    “不许再笑了!”

    “好好不笑了,贺儿你真可爱哈哈哈”

    见他又要笑了,我快步走开,他连忙停住了笑容跟了上来。

    “喂,贺儿,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唉。”                    

    “什么问题?”我及时的停住了脚步,他撞了我一下。

    “哎呦,疼贺儿!你没事吧!我想问你,你又为什么出来?”

    我揉了揉肩膀,“和你一样。”我轻声说道。

   “那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说罢,他拉起我的手,向另外一边跑去。

   手渐渐升温,我的脸也越来越烫

   这,算不算私奔啊?

   一路上倒是没有遇到任何人,我被他拉到一堵很隐蔽的墙前。

   这,这是要做什么?

   我不由得紧张起来。

   谁知,严浩翔用手拉开了一块大石头,后将手指向了石头后墙上的一个大洞,我吃了一惊,宫里竟然有个这么大的一个洞?

   “你是怎么发现这个洞的?”

   “很简单,我挖的。”

   ……你厉害。”

   我想了想,又问道:

   “缇娜知道吗?”

   “额,不知道。”

   “为什么?”

   ……她今夜好似有约了。”

   我感到有些悲伤,要不是三妹有约,到这里的,就不是我了吧。

   他看了看我,摸了摸我的头“别走神。”随后弯下腰,低头从洞内走过,我瞬间有点后悔了,要是被发现了怎么办啊……

    “贺儿,快过来啊!”

    “我我我还是不要了吧……”我慌张说道。

    “确定吗?不来你会后悔的哦。”

    我吸了口气,闭上眼睛,学着他的样子,带着一种好奇的心理穿过了那堵墙。

    “殿下,请睁眼。”一个人温柔的在我耳畔说道。

    我睁开眼,被眼前一副繁荣之景惊住了一切悲伤瞬间被我抛之脑后。

    我从小在宫里长大,没见过外面的世界,后来虽然说是去了江南一带,却也错过了最美的春节时期。

    这一幕,真的是太美了。

    街道上挂满了红灯笼,家家户户放着爆竹,大茶馆的生意兴隆,人来人往,小儿拿着小灯笼亦或是小爆竹嘻戏

    这一切,我从来只在书上见过,如今就摆在眼前,好不真实。本来不喜热闹的我也产生了几分向往。

    “美吗?”

    “谢谢你。”

    “你喜欢就好。”

    严浩翔微笑着看着我,“走吧,我带你四处逛逛,图个热闹。”

    就这样,他一路拉着我来到街道上,我就像是个乡下人一般四处张望,而严浩翔,则笑着跟在我身后,负责付钱,就像一对真正的夫夫一般。

    一直玩到亥时,我们才匆匆赶回了宫中,他为我打理了一下头发,将买回来的“战利品”送回了我的殿内,回殿的路上依旧是没遇到什么人。

   “谢谢你,严浩翔。”

   “那你该怎么谢谢我?”严浩翔的脸上带上了几分戏谑。

   我没有料到他会这么问我,一时间手足无措。

   他低声笑笑,走到我的“战利品”前,将一只白色的陶瓷小兔子拿出来,握在手中。

   “这个,就当作是谢礼吧。”

04.

『我要是真的是他的爱人,那该多好』

   这天夜里,严浩翔突然到访,他告诉我边疆敌军向中原发起了猛烈进攻,他需要离开了。

   我当然知道,但我们这一别可能是永别,毕竟上战场不是闹着玩的。

   这一晚,我们都很默契的什么都没有说,他像一个不舍得母亲的孩童将头依偎在我的怀里,那双骨骼分明的手紧紧握着我的手,他的呼吸声是多么的沉重啊。我又是多么想让时间永远静止在这一刻。

   “贺儿,我打完胜仗就会回来的,你一定要注意自己安全,等我回来,我要看见一个完整的你……帮我照顾好三公主吧”

   我真是既害怕又心酸,怕他回不来了,又酸他离别最后一刻不关心自己的安全而且还惦记着三公主。

   “你还是注意好你自己的安全吧,三公主还等你回来娶她呢。”我听见我这么说。

   我清楚的感觉到他的身躯颤抖了一下,随后他坐起来,将我抱入怀中,我被这举动吓红了脸,我能够清楚的感受到他心脏的跳动。

   ……好。”他像是喘了一口气,手轻轻抚摸着我的背,像是在安慰他的爱人。

   我要真是他的爱人,那该多好。

   眼皮越来越重,我渐渐闭上了眼睛,只感觉那炽热的心跳离我越来越远。

   额头像是有鹅毛飞过,我迷迷糊糊的听到了严浩翔的声音,是关于三公主的吗……

05.

『我心里,只有一个叫严浩翔的人等着我去救他』

   时间匆匆掠过,不留一点痕迹,转眼,三年过去了,我等了他三年。

   我本在后花园中,坐在亭子内低头看手中的书卷,只听那几个路过的丫鬟低语:

   “唉,你可知那大名鼎鼎的严将军要好似战败在了边疆了?”

   “此为真事?”

   “我怎会清楚,但整个京城都在传呢!都传疯了!应当八九不离十。”

    他猛地抬头,丫鬟见他,向他行礼后便匆匆离去。

    严浩翔战败了?怎么可能……

    他不是战无不胜的吗……    

    我匆匆跑入宫中,求见父皇。

    “殿下,殿下!圣上正在休息,你改日再来吧!”看护连忙阻拦道。

     我快急哭了,不断的挣扎道:“让我见父皇,快让我见父皇,父皇!”

     这时,小福子从里面平静的打开大门,摆出一副恭敬样子,看护停下的手中的工作,“二皇子,里边请。”

     进到殿内,只见父皇坐在正中央,笑盈盈的看着我,“贺儿,今日何事如此紧急?”

      “父皇,请派发儿臣到边疆进行支援!”

      父皇皱了皱眉头,笑道:“这消息传的挺快。”

      看来严浩翔真的败了,我强忍着痛苦与失落,坚持道:

      “父皇,请派发儿臣到边疆进行支援!”

      “你喜欢严浩翔吗?”

      “父皇,请派发儿臣到边疆进行支援!”

      “他是什么人值得你执意去救他?!”父皇终于摆出了气愤的面孔。

      “父皇,请派发儿臣到边疆进行支援!”

      “你可是整个大宋的未来!为了他你值得付出你的性命?!”父皇真的怒了,小福子连连劝阻“殿下,边疆乃危险重地,你就不要再坚持……

       “父皇,请派发儿臣到边疆进行支援!”

        父皇气的满面通红,“好,你去!”

        得到许可后我连忙退出宫殿。

       “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让我的三个孩子都是疯子!”

         我离开时听到父皇怒哄到,但理不上那么多,我心里,只有一个叫严浩翔的人等着我去救他。

06.

『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我喜欢你啊

    带了几个人手,马不停蹄的奔波了三日,我才好不容易赶到了边疆,而我看到,却是战胜的消息。

    怎么回事?

    不是说战败了吗?

    那严浩翔是不是也没事?

    我怀着期待的心情进入战营,我向士兵们解释我前来疆营来观察战事,士兵们见到我都表示惊讶与欢迎。

    正要问道严浩翔时,我身后传来一声“将军醒过来了!”士兵们忙跑过去。

    听到这条信息,我也匆忙上前,一看,里头躺着一个全身包满白纱布的人,只留一双眼睛直呆呆的看着周围。

    我强忍泪水,问道:“你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啊

    周围安静了下来,士兵们都站直了身子。

    “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我喜欢你啊……

    无论如何,我都要告诉你我的心意!

    “殿下喜欢谁?”

    身后冰冷冷的声音吓了我一跳,我一转头,对上了一对漂亮的桃花眼。

    等等,如果这是严浩翔的话,这里头躺着的是谁?

     “张副将军,我没有想到你和二皇子还有一手啊。”

    我连忙看向那个包满纱布的人,只见他只露出的一双瑞凤眼里充满了绝望。

    我脸一热,完了,认错人了。

    周围的士兵看情形不对,连忙笑着说道:“殿下一路奔波也累了,一会儿和大伙儿一块吃一顿庆功宴吧哈哈哈,我们帮殿下把行李拿去将军的棚内,走吧走吧哈哈哈。”

    我真的太谢谢这位大兄弟了!

    于是,我在严浩翔的注视下,离开了。

    当晚,我又在军营里在严浩翔的注视下喝了三碗酒,听闻张副将军的伤势更重了,严浩翔说是他尝试自己下床结果留到了腰,头也撞到了柱子。

     额,我当然选择相信他哈哈哈

     第三碗酒后,我感到有些醉了,我现在脸一定红透了。

     严浩翔皱了皱眉低问我喝了几碗酒,

     “不多!三碗!我没醉!我还能喝!”

      我大声回答道,“来!兄弟,我们再加点酒!”

      加酒的士兵没有动手,全员都安静了。

      严浩翔将我打横抱起,在全体士兵的目光下抱回了他的棚内。

     “嗯严浩翔你干嘛!嗝,我才没有醉,嗝。”我红着脸挣扎道。

     严浩翔将我放下,盯着我,迟迟没有开口说话。

    像是挣扎了很久,他紧张的问了我一句:

    “贺儿,你真的喜欢张真源?”

    “我才没有!那还不是,嗝,还不是因为我把他认成了,嗝,你。”我打着嗝回答

    严浩翔安静了很久,随后问我“你喜欢我?”

    我听到这句,才清醒了一点,连忙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

    “不是不是我,我,我没有!”我忙解释到。

     他又沉默了,此时我们的呼吸声显得格外的明显。

      “霖霖,你脸好红。”

      “啊?”

      “我可以亲你吗?”

07.

『恭喜!玩家二获胜!』

      没有等我回答,严浩翔扶住我的头急切的问吻了过来,他的舌轻柔的拨开我的牙,温柔地扫过我口腔的每一寸,我被吻懵了,眼前已蒙上了一层水雾。

      等我看清时,我的衣物已被拖去,全身******的展现在了严浩翔的眼前。而严浩翔也仅剩一件单衣挂在身上,他的挺立在空气中。

       “好……好大。”如果进来的话我的肚皮会被穿透吧……

       远处的士兵正激烈的玩着当下流行的纸牌游戏,我可以清晰的听到他们的游戏内容,还有尽在耳边的那一句

       “霖霖,叫出来。”

       游戏的内容好像是,

     「玩家一:喂,到你出牌了,快点啊」

     「玩家二∶嘿,看我的技能,手持棒球!」

     「裁判:wow!玩家二使用了技能,手持棒球!玩家一血量-200,再加晕眩一次!」

     「玩家二:我使用技能,(手)蜜洞探险!」     

      “浩翔…………出去……好痛”

      “殿下,霖霖,忍一忍,不然会受伤的。”

     「裁判:好!玩家一血量-500,卡牌要求,玩家二血量倒扣100

     「玩家一:看我的大招!宰相肚里能撑船!」

      “嘶……霖霖你好紧,放轻松,乖

     「裁判:wow,玩家二血量-500!」

     「玩家二:切,看我的绝招,九浅一深!」

     「裁判:漂亮!玩家一血量-1000再加晕眩!玩家一血量不多了!」

     「玩家二:看我最后一击!直击花心!你要输了!」

     “霖霖,我们一起。”

    「裁判:恭喜!玩家二获胜!」

     后来,我就昏睡过去了。

(为了配合河马的健康政策,我对文章的?进行了检查,删除了许多**画面,最后考虑改写成游戏的模式,也是为了让大家看的更加安心)

08.

『“我喜欢你。”

“什么?”

“殿下,我心悦与你。”』

     “听说了吗,严将军和二皇子殿下要回来了!”

     “之前不是说严将军战败了吗?”

     “这还不是因为二皇子前去援救了,后将局势扭转了过来嘛。”

     我在严浩翔得床上躺了一整天,他们明天就回城,我就很后悔当时一冲动就来到了这里,真是太浪费了。

     而且还发生了这种事。

     我被我未来的妹夫睡了。

     “霖霖,过来喝口粥吧。”

     我刚想拒绝,喉咙的疼痛却阻止了我,我只好把头埋进了被子里。

     啧,都是严浩翔的味道。

     昨天的事慢慢的在我脑子里浮现,我心里暗骂自己真不是人,严浩翔真狗。

    “殿下,过来喝点粥吧,昨晚喊这么大声,喝点对嗓子好。”

   一听这话,我起身喝了粥,随后清了清嗓子。

   骗子,还是哑的。

   确定自己可以说话后,我瞪着严浩翔。

   “你做了什么******事你心里不清楚?”

   “我……

   “你这样怎么能和缇娜提亲?”说着,鼻子又酸了。

   严浩翔颤抖了一下,随后坚定的望向我。

  “我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我很抱歉。”

  道歉有什么用?道歉有用要捕快干什么?

   “我喜欢你。”

   “什么?”

   “殿下,我心悦你。”

    那缇娜呢?

    “我借着三公主为了靠近你,知道你喜欢什么,让你习惯我的存在。”

    “可是,我们之间还夹着整个大宋啊!”我有些激动了,不顾自己的嗓子对他喊到。

    “人们会允许我们在一起吗?他们不会允许一个断袖去统治一个国家的!”

   “贺儿,你冷静一下。”

   “我怎么冷静啊?我一出生就已经注定了我的命运!”

   “可是贺儿,你不是也心悦于我么?”严浩翔反问道。

   我愣住了,不知如何回答他。

   严浩翔冷笑了一声,“罢了,是属下失礼了。”

   随后他转身离开了大棚,只留我一人在原地。

   对呀,我也喜欢严浩翔。

   如果我不生于朝廷,那该多好。

09.

『“二哥对文文最好啦!”』

   我们很快就回到了临安,这几日上朝,父亲对我的夸赞也少了许多,反倒是三弟在朝廷中有了更多的话语权。

   这日,在下廷后回宫的路上三弟便堵住了我。

   “耀文,几日不见,你武功增长了不少,真是令兄长刮目相看呢。”我笑着回应他。

   “多谢皇兄夸赞,但小弟今日并不是与兄长谈论此事的。”三弟一脸严肃的说道。

   我低头小小,问道“何事非要在这里说?去我宫中吧。”

    他仔细想想,应当是觉得在路上谈论也有所不妥,便跟着我回宫。

    来到后,他让我打发了在场的所有人,随后一脸神秘的拉着我进入宫里。

    “二哥,我想和你争皇位。”他转过头跟我说。

    我愣住了,我已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听过耀文叫我二哥了,再加上内容过度震惊。

    我的三弟,刘耀文,是刘贵妃诞下的孩子,小时候就被刘贵妃逼着学了许多,自然懂得也多,在后来刘贵妃打入冷宫后,刘耀文也因此很幸运的没有受到牵连,还因天资过人夺得父皇喜爱。可他就像是要报复他的生母似的,不再学习,整日玩乐,活生生的成了个纨绔子弟。

   而现在,他却一本正经的和我说,他想要皇位。

   真是……不可思议。

   应是看我许久未答,耀文有补充说道:

   “二哥,我知道这不是一件小事,而且还是从我口中说出来的,但是我这次是真的很……

   “好。”

   “什么?”

   “耀文,你如此聪慧,有何事不是你努力就能的到的呢?”我平静得回答道。

   “二哥永远支持你,但是你能告诉二哥原因吗?”

   能让一个人死而复生,原因自然不简单。

   他低下头酝酿着,窗外传来三四声鸟鸣。

   我知道说出这原因也许需要一些勇气,便理解的撇过头去看院子里的菊花,花已经开了,挺立在一片青翠之中。

   “因为我想让人民改变对……双男性的看法。”

   “!”我立即转过头去看他,他的眼神里满是坚定,就与那院中的菊花般。

  简单,勇敢。

  我再一次被面前的这个年轻人震住了。

  “我喜欢上了一位公子,为了他,我想争取一下。”耀文低下头,害羞的说道。

  “好,兄长定会尽所能之力帮助你的。”

  “耀文谢过兄长!”他激动的答道。

  呼,果然还是当年那个缠着哥哥要糖的孩子。

  我们又聊了几句当前国家的一些政策,他便要离开了。

  在他离开前,我令人摘下几朵菊花,包好赠予耀文。

  耀文接过花,笑着取出一朵别在我耳畔,随后低声说道:

  “二哥对文文最好啦!”

  我愣了一会后笑笑,送他到门口后便回到书室,翻出一张耀文的画。

  指尖轻轻拂过男孩的那张稚气的脸。

  也不全是,还是长大了。

10.

『“什么?”

  “恭喜严将军,你成功的从天下人的手中夺得了二皇子。”』

   近日,父皇的病了。

   父皇本身身子就不好,这一病了,管理朝廷的重任便放到了我的身上。

   严浩翔会经常来辅助我,会选择在无人的状态下偷亲我。

   他说,即使我最后没有选择他,他也会毫无保留的将一切献给我。

   包括他的生命。

   我接受着他的爱意,并用属于我自己的方式去回应他。

   我也很爱他。

   我时常也会让耀文过来辅助我,让他了解并熟悉朝廷的工作,好让他在未来更好的接手皇位。

   可我这一举动却引起了严浩翔得不爽,每次事后我都得跟着他一边解释一边哄,到后来他也可以表示理解并接受了,只要我们的动作不要太过就行。

   今日,父皇特地命我来到他的跟前。

   父皇打发走了殿里的所有人,而我跪在床头,望着他。

   此时的父皇在重病的压迫下显得十分苍老,听小福子说,父皇的头发在一夜之间全白了。

  我知道,父皇快不行了。

  父皇爱怜的抚摸着我的头,就好似我们突然回到了过去,母亲还在时

  “贺儿,过来。”父皇命令道。

  我将耳朵靠近父皇的嘴,放慢了呼吸。

  “贺儿,你是父皇最宠爱的孩子,为父知道你是一时迷惑,日后定会改邪归正的。”父皇虚弱的说道。

  “朕老了,不行了,日后这江山,就由你来管理了。”

  父皇用尽力气指向一个黄色的包袱,我赶忙将此拿来,放置在父皇面前。

  “贺儿,打开它。”

  我带着疑惑打开了包袱,看到里面的东西后我也并不感到吃惊。

  是玉玺。

  我早就料到了父皇会将皇位传授与我。

  “我传位与你。”

  “贺儿,答应我,你会好好统治这大好江……

  话未说完,父皇已断了气。

  “父皇,抱歉,是儿臣不孝。”

  我轻轻抚上了父皇的眼,后将被子盖过父皇的头。

  走出宫殿,小福子正立在门外,和他一起立在门外的,还有严浩翔和耀文。

  看到我手上的玉玺,面前的人都震惊了,随后连忙低头跪下。

  “皇帝,驾崩了。”

  听这消息后,小德子颤抖了一下,眼泪不由得滴在了地板上。

  “后由三皇子受命,应天从民,继承皇位。”

  三弟震惊地抬起头来望向我,我想他微笑点头。

  而严浩翔则一言不语,头也不抬一下。

  “小福子,派人去通告后宫以及大臣,接下来的事,由你安排。”

  “是。”

  小福子走后,三弟也站了起来,我向他走去,将玉玺放于他的手上。

  “准备一个月后,新皇登基。你要为父皇发丧,我们需斋戒。”

  “我知道了。”

  我向耀文行了个礼,这时,严浩翔才站了起来。

  “这是不是说明,你可以属于我了?”

  严浩翔一脸深情地问道。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深情吓住了,耀文万分震惊的望向我。

  “哥……不,皇兄,我没有想到你和严将军……

  “先帝驾崩后的一百天不得娱乐,你注意一点。”我低下头说道。

  这句话,不知道是说给耀文听得,还是严浩翔听的。

  “你先去准备吧。”

  “好的兄长,那我先退了。”话毕,耀文就两步三步的离开了。

  “你别在这里闹行不行。”我头疼的说道。

  “可是,我是认真的。”

  我抬头望他,他的表情没有一丝玩乐,满是深情与严肃。

  “好吧,是的。”我无奈的回答道。

  “什么?”

  “恭喜严将军,你成功的从天下人的手中夺得了二皇子。”

11.

『再见了,我生长的地方。』

  在耀文登基一年后,我向天下分开宣告了我和严浩翔的死亡,后便跟着严浩翔隐居了。一时间,全国人民都悲痛欲绝。

  说详细点,全国女子悲痛欲绝。

  我认为这样的悲痛总比知道心心念念的二王爷是个断袖,而且对象还是严将军好上几倍。

  而严浩翔却不怎么想。

  他想向全天下人公布这件事,少让一些爱慕者还念着我,以免他们夜长梦多。

  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选择了第二种。

  离开前,我去见了大哥一面。

  去时,大哥正在院子里赏花。

  见我来了,大哥派人泡了上好的茶叶招待我。

  “贺儿,今日怎的有空来看我?”大哥开着玩笑问道。

  我品了一口茶,茶色透亮,叶底鲜活,茶香馥郁,水温刚好,苦涩入口即化,还是小时候那熟悉的味道。

  “哥,我想好了。”我鼓起勇气谁说到。

  “好,我派人备些茶叶赠你。”对方像是早料到了一半,轻松的答道。

  “这茶你小时候最爱喝了,每一次被父皇责备都跑我这里喝茶,”对方喝了口茶,叹了口气“只是后来就不来了。”

  “你说,你最喜欢大哥种的做的茶了,拿点去吧,以后就喝不到啰。”

  “谢过大哥!”我连忙道谢,看了看对方的腿问道“大哥,最近腿还疼吗?”

  “多谢贺儿的关心,如今已无大碍了。”

  我正想再说什么,一个清脆的声音传了过来:

  “马嘉茄!过来喝药了!”

  我随着声音看过去,是一位长相清秀的男子。

  我连忙起身行礼:“见过……嫂嫂。”

  丁程鑫听到声音后有一瞬间的惊愕,随后立即转为笑容:“呀,贺儿来了。”

  “嗯,嫂嫂好。”我又尴尬的问了声好。

  “好,好,坐下吧。”丁程鑫笑着说道。

  我瞟了大哥一眼,大哥一点镇定的接了药,随后向我眨了眨眼。

  我读懂了暗示,忙道:“不用了嫂嫂,我就是来道别的,多谢大哥的照顾,我就先离开了。”

  “不再留一会吗?日后……

  我从婢女手中接过茶叶,笑笑说道“不了不了,我就不打扰大哥喝药了哈哈。”

  “日后记得常托人写信给我,严浩翔欺负你也可以写信给我,我派人帮你出气。”大哥开玩笑的说道。

  “好好!那我先退下了!”说罢,便离开了。

  严浩翔已在门外恭候多时了,我小跑过去抱住他,向他索要了一个绵长的吻后,我们便离开了

  再见了,我生长的地方。

后记

  宋文第一年,宋朝二王爷贺峻霖死于疾病,年仅十七,他一生光明,曾发展了江南经济,支援了当时处于严谨情况的边疆地区的战争。同年,宋朝大将严浩翔死于心梗,传闻大将军战无不胜,无人能敌,为大宋取得了良好的名誉,两位终身未娶妻。(无上升真实历史事件)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1 分享
评论 共20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