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霖】小兔几

All霖】小兔几

 

*事先说明可能会撞剧情但此文为本人原创

 

 

*灵感来源于贺老师的个人形象

 

 

*勿上升

 

——————————————————

 

正文

 

贺峻霖是一只小兔子这件事是个秘密,只有他知道的一个秘密。

 

但最近这个秘密好像要被他的六个兄弟发现了。

 

主要原因还是贺峻霖的******期来了。

 

“贺儿,你怎么了,一直跟着我的。”马嘉祺正在厨房做菜,转身拿食料时看见了坐在厨房门口的贺峻霖。

 

“没有啊……我就是饿了……

 

“嗯?贺儿饿了吗?你等我很快就好了,你先去叫其他人下楼来好吗?”

 

“嗯……不要嘛……”贺峻霖低下头委屈地说。

 

马嘉祺觉得奇怪,换在平常贺峻霖早就蹦蹦跳跳的上楼去叫人了,而今天却拒绝了他。

 

他转身想要出去喊那六人,谁知贺峻霖张开手臂软软的对他喊到:

 

“马哥,抱抱。”

 

马嘉祺怎么会拒绝可爱的小兔子,他扭头咳嗽了一声便上前抱起了贺峻霖。

 

贺峻霖把头埋在马嘉祺颈间,微微蹭了蹭。

 

“怎么了贺儿?”

 

贺峻霖没说话,马嘉祺突然闻到了一股甜甜的樱花味,他沉溺在了这香气之中。

 

“嘶……”马嘉祺吃痛,从香气中回过神来,低头轻吟了一声。

 

贺峻霖咬了一口马嘉祺,在锁骨的地方。

 

咬完就跑了。

 

“什么呀,荒唐!”马嘉祺揉了揉锁骨,那里留下来一排牙印,其中的兔牙印极为明显。

 

回想一通,也没觉得哪里不对劲,只觉得是自己占到了便宜,就回头继续做菜去了。

 

直到他在其他六个兄弟身体上发现同款牙印。

 

小兔子感到了不对劲,压低身子扒了两三口饭就放下筷子蹦上楼,关上房间门时还不忘说句我吃饱了各位慢用。

 

剩下的六个人相对无言。

 

最后还是严浩翔把贺峻霖抱下来的,只是在他的脖子上出现了新的咬痕。

 

“解释一下吧,贺儿。”作为大哥的丁程鑫最先开口。

 

“我……”贺峻霖低着头,思考着如何编造个完美无缺的谎言。

 

“我说啊贺儿,你咬我一个人就好了,怎么还把其他人也给咬了呢。”刘耀文气鼓鼓的说道。

 

“什么跟什么啊,刘耀文你也太自私了吧,贺儿是大家的!”张真源紧追其后。

 

“你们看看严浩翔的脖子,刚刚都说了让我去让我去结果让严浩翔享了清福!”宋亚轩一边恶狠狠地喊着一边把拳头伸向严浩翔。

 

严浩翔挨了一拳,又不敢还口,可是心里过意不去,拉起贺峻霖又猛地亲了两三口。

 

不愧是你的严王,无限猖狂。

 

贺峻霖被亲懵了,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马哥连忙拉开了严浩翔,丁哥怒视着好香,宋亚轩的烧水壶开了,刘文拳头硬了,小张张连忙去安慰贺峻霖。

 

总之就是乱成了一锅粥。

 

“停停停停,我们不能内卷,听贺儿怎么说吧。”作为队长的马哥出声了。

 

这下,六个人的目光全部投向了贺峻霖。

 

贺峻霖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紧张,他咽了口口水,正准备开口的时候兔耳朵蹦了出来。

 

其他人看呆了,只有丁程鑫直接上手想要去摸,“贺儿,这是?”贺峻霖忙低下头用手试图把耳朵藏起来。

 

“贺儿别藏着了,我们都看见了,你就说吧。”宋亚轩回过神来,冲到贺峻霖身边。

 

其他人也依次回过神来,盯着贺峻霖等待着他的回答。

 

小兔子尽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快速转动着大脑,搜寻着办法。

 

emmm……”只见小兔慢慢的抬起头,松开了挡住耳朵的手,兔耳朵轻轻垂下 ,像是个做错事的小孩。

 

“这个……其实是我新买的兔耳朵玩具,它……可以自动伸缩,可以立起来也可以垂下去,……你看,我现在就把它收起来。”

 

说着,贺峻霖头顶上的兔耳朵就“砰”的一声消失不见了,其他人看的目瞪口呆。

 

“哇贺儿你把他取下来借我玩玩呗。”玩心最大的刘耀文上前去扒拉贺峻霖的头发,想要找到那所谓的“玩具”。

 

“刘耀文你走开你走开我不借我不借!”贺峻霖红着脸推开刘耀文,“真的是,我今天才做的发型!”

 

“哎呀小贺哥哥,你不是最宠我的吗。”刘耀文装作委屈的说。

 

宋亚轩扬起手对着刘耀文的头狠狠地拍下去,“贺儿要借也是借给我,你走开!”

 

“你们无不无聊?不就一个玩具吗,人家不想借就不借,别逼贺儿,我们现在还有别的事要问。”马嘉祺揉了揉眉心,虽然他也很想要借那个“玩具”,但作为队长,他还是硬生生的把这个想法压了下去,作出一副无语的样子。

 

“就是就是,”张真源开口了,“贺儿你为什么要咬我们阿?”

 

贺峻霖心一惊,糟了,怎么把这忘了!

 

“对呀,还咬了这么多口。”严浩翔刚说完,就收到了其他五个兄弟的鄙视。

 

“我…………我最近吧,嗯……看到有个文案,说……在一个人的锁骨处咬一口,观察对……对方的反应,可以看出这个人是不是暗恋你……我就好奇嘛……哈哈哈”贺峻霖吞吞吐吐的答道。

 

“阿这……”六个人都红了脸。

 

一瞬间,空气突然安静。

 

“我觉得这个文案是在乱说哈哈哈,我对贺儿是明恋哈哈哈啊不对……”严浩翔想着缓解尴尬,没想到说出了心里话。

 

“阿哈哈浩翔喜欢一个人没啥的我也觉得这文案在乱说咱散了吧散了吧哈哈哈。”丁程鑫拍了拍严浩翔的肩膀,转身回了房间。

 

“对呀对呀,散了吧散了吧。”马嘉祺也说。

 

就这样,剩下的人也会了各自的房间。

 

整个下午大家都心照不宣没有提起这件事。

 

至于贺峻霖嘛。

 

“耶!”

 

sdfj真可以呀真可以~~”

 

“你看那个活菌林真牛逼~~”

 

——————————————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6 分享
评论 共25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