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霖】霖霖不想当爹地

白桃O X 乌龙A (奶茶店老板X大少爷)
翔霖 私设 男男可孕 ★雷者自避
设:Omega很稀少

第1章
贺峻霖是一个普通家庭的孩子,去年刚刚分化成了一个Omega,家庭虽然不富裕,但很幸福,他很爱笑,笑起来很甜像奶茶一样,两个酒窝若隐若现,连不带欲望的和尚见了都要说句,美哉~,他本以为会像父母一样,分化成一个普通的Beta,但是万万没想到他会分化成一个娇弱的Omega,众所周知,十个alpha里面才会有一个omega,Beta更是了。

他前年刚刚开了一家奶茶店,生意非常火爆
客人源源不断,但是因为他分化成了一个Omega的那段时间他心里非常难受,他觉得他自己很没用,夜晚常常躲在被窝里哭泣,让(朋友M)去照顾自己店里的生意,客人虽源源不断,但明显感觉口感不一样了,经常会问老板去哪儿了?

而(朋友M)只是一笑代过.说他最近生病了。
贺峻霖休息了一个月,也接受了自己是一个omega的事实,又来店里上班了,这天生意异常的火爆,回头客都在问老板身体怎么样了?贺峻霖笑得非常甜说,没事,好多了!这时店铺前来了一个拽里拽气的 alpha,问他想不想要做他的omega?贺峻霖当时就觉得这个人脑子有毛病

他当时脑子里就在想,你当你自己是什么人啊?人人都抢着当你的Omega。

贺峻霖开口说,这位先生如果你不买奶茶,请到另一边,不要影响我的生意,严浩翔当时就被气笑了,因为看来贺峻霖不认识他是谁。

这时严浩翔说了一句,算了,以后都要认识的就走了。但是贺峻霖觉得这个人有病,因为他觉得自己除了美貌一无所有,这个人来找他也是因为他的美貌吧!这时他突然开始自恋了起来。

这时(朋友Z)打电话来叫他喝酒,他想都没想拒绝了,因为他对自己有自知之明,因为他的酒量爆差,别人都是一杯倒,他是一口倒。

但是这时(朋友Z)说来了,给他1000块钱,这位朋友来头不小,是一个实打实的大少爷,
众所周知,贺峻霖是个小财迷,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但是他说不许逼他喝酒,朋友Z也就答应了,因为他也知道贺峻霖,酒量有多差。

贺峻霖下班搭了车,慢慢悠悠的就去了他跟朋友Z,约定好的房间,他一进去就蒙了,这么多人,起码得有十个,而且衣着价值不菲。

朋友z让贺峻霖坐到他的身边,这时坐在中间的严浩翔笑了笑,问他能喝酒吗?他说他酒量不行,严浩翔看出来了,他没认出来他,索性就继续装,而贺峻霖在想对面的这个帅哥是谁呀?但是想了又想,这些人他都招惹不起,索性就坐着不说话了!旁边这些人也识趣,因为严浩翔并没有主动逗过谁,逗了就是动心了,所以没人敢招惹他们未来的嫂子。

然后想对(朋友Z)眨了眨眼,让他把桌子上看似饮料的酒喂给贺峻霖,朋友Z会意了,转头对贺峻霖说,霖霖,喝口饮料吧!因为这个度数并不高,所以跟饮料没什么差别,贺峻霖整整喝完了一杯,只是感到喝完晕晕乎乎的,脸上有一点点红,烧的慌,然后就睡着了。

第2章
朋友Z对严浩翔说,这回行了吧?严浩翔说行了,你们走吧,这个酒吧分为三层,一层二层是酒吧,三层是房间,想都不用想三层是用来干什么的吧?大家都知道。

然后想把贺峻霖抬到了三楼,刚把放在床上,贺峻霖有点要醒的意味,严浩翔拍了拍他,贺峻霖又睡着了,严浩翔简单给自己冲了个澡,往浴缸里放入了适温的水,然后把贺峻霖放进去,因为感觉很舒服,贺峻霖并没有醒,反而舒服的,哼哼,因为他知道一会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在洗澡时就没有逗他

洗完澡他把贺峻霖放到床上,抚摸着他柔软的身体,看着******贺峻霖,下面悄悄抬起了头,Omega的身体,好像仿佛就是为了做★而生,严浩翔摸了摸贺峻霖湿润的穴★,轻松挤进一根手指,第二根,第三根也轻松,直到他把自己的巨★放进一半,霍峻霖疼得哼哼唧唧,然后想俯下身亲吻了他的饱满唇珠,贺峻霖也就不哼唧了,直到全进入,疼到贺峻霖嗷了一声,这是他才清醒,看清了对面的人是谁,挣扎着往后退,可是一个Omega,哪里有Alpha力气大,又把他给拽了回去,贺峻霖疼得直踹他,嘴里喊着,拿出去!!!

可是严浩翔又有什么坏心思呢?他只不过想拥有一个和霖霖的小宝宝而已,但是因为贺峻霖一直在叫,他迫不得已往他嘴里放了一个口★,然而底下的速度越来越快,贺峻霖也忍住不让自己叫出来,后来,贺峻霖嘴里发出的不是尖叫声,而是,轻轻喘息的声,然后想听见了,把他嘴里的口★拿了出来

贺峻霖咬着唇不敢再出声音,碍于某人的******,不直视他的双眼,看向了另一边,严浩翔握住他的下巴,把他的脸掰了过来,让他看向******,贺峻霖羞的不行,轻轻的打了,严浩翔一拳,严浩翔知道他这是默认了,默默的加快了速度,
  等到终于过瘾了才把性器给抽了出来,含好了,要是漏出来,我会再把你得生质腔射得满满的,手指在黏腻的******处滑动着,微微******着这处。

〖我决定不写ABO了,因为我不怎么会写,所以咱就写一个正常的吧〗
 
第3章 
  贺峻霖将人抱进浴室清洗,知道肏得有些狠了,之后还帮贺峻霖上了药,一边还在他耳旁讲着荤话,说霖霖真软,穴★更软。

贺峻霖气的根本不想理他,另一方面他也没有力气骂他,索性严浩翔爱说什么说什么,心里想着,下面的******好痛,******也好痛,今晚大概只能趴着睡了。

已经过了好几个月了,贺峻霖也慢慢的接受严浩翔了,这天晚上窝在床上的两人,贺峻霖慢慢的挤进了严浩翔怀里,不知不觉地习惯得呆在严浩翔的怀里了。
 
 严浩翔的大掌磨蹭着光滑的肚皮,宝宝你动动让爸爸知道你的存在?你爹地都吃了我那么多的******了,你也不出来运动运动。
  
贺峻霖跟做贼一样心虚,原来贺峻霖实在是太害怕怀孕这件事,去医院购买了大量的避孕药。
  这天贺峻霖跟往常一样去上班,回家的时候对严浩翔说,香香,我回来了,但是严浩翔今天并没有热情的拥抱他,贺峻霖也没察觉出来什么不对,只当他是心情不好,然后过去抱了抱严浩翔, 这时严浩翔说话了,问贺峻霖,咱家还有其他人吗?贺峻霖说没有啊!
严浩翔又说,我不能怀孕,只有你可以,你也知道我一直特别想要一个宝宝,所以我不可能去买避孕药,是你吧贺峻霖。

  贺峻霖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低下了头,弱弱的说了一句,对不起,严浩翔现在非常生气,所以什么都听不进去,他最后说了一句,你出去吃饭吧,贺峻霖也不敢违抗,只好去吃饭,然后想默默的关上了门,可是餐厅距离房间不算近,但也不算远,自然听得清,屋里摔东西的声音,吓到贺峻霖连饭都吃不下去,这时严浩翔从屋里出来了,问贺峻霖吃完饭了吗?贺峻霖说吃完了,然后想冷冷的说了一句,进来。
  
然后想坐在床上,贺峻霖站在床边,妥妥的一副,家长教训孩子的样子,严浩翔,问贺峻霖
你讨厌我吗?贺峻霖摇摇头说不讨厌。
  
  这时严浩翔很温柔伸手捏了捏红透了的耳蜗,那你既然喜欢我,不要让我等太久当上爸爸,嗯?怎么样?
 
 此刻气氛暧昧的不行,贺峻霖觉得自己得做些什么,自己主动伸出手盖住严浩翔的眼睛,鼓足勇气,亲了上去,做到这一步已经害羞到不行了。
  
严浩翔感受到唇上的柔软,但却等不到更进一步,在对方的唇准备离开时,揽过柔弱的腰,将宽厚的手掌伸进了贺峻霖的******,摸了摸湿润的穴★,然后带着贺峻霖的小手,摸了摸自己的巨★

说我已经期待咱们的宝宝很久了,你真的不想当爹地吗……
— ssssss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31 分享
评论 共8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