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轩】Forever Young

哈喽宝贝们我回来啦!你们的婉婉同学回来啦!

我马上去高中报道了,最后一个文章(可能还会有)送给大家

食用愉快!!!

勿上升无女化!

HE,不是BE。

无脑甜饼~~~

WE GO!

~~~~~~~~~~~~~~~~~~~~~~~~~~~~~~~~~~~~~~~~~~~~~~~~~~~~~~~~~~~~~~~~~~~

 

 

“宋亚轩我告诉你,你真的很烦欸!”
这是宋亚轩第n次被推出录音室,原因很简单,刘耀文又在耍脾气
“轩儿,刘耀文又在…”丁程鑫走过来,安抚似的摸摸宋亚轩的后背
“嗯,”宋亚轩转过身,笑了。“丁哥你别老是跟小马哥在一起,多看看刘耀文吧”
“我带大的小孩我最清楚,刘耀文死鸭子嘴硬,不上道。他不喜欢我,他只是太小,把依赖当******。”丁程鑫叹了口气,“倒是你俩,天天打打闹闹,其实嘴上不说,刘耀文是喜欢你的。”
“丁哥,他的爱太高贵,我负担不起。”宋亚轩淡然一笑,“我跟公司请过假了,去找敖子逸一段时间,准备一些solo的资料,做好准备”
“solo?!宋亚轩你要solo?”丁程鑫不可思议的望着他,“你solo,我们怎么办?你在开玩笑对不对?“
”丁哥,我没有开玩笑。你看现在网上的评论,不都是叫我离开时代少年团,远离刘耀文吗?”
“轩轩你可不能做傻事啊,他们说是他们的,我们从来没有这么想过。”马嘉祺也走了过来,“轩轩你听话,我们不闹,我们乖乖的唱歌作词好不好?”
“小马哥,是我不好,连累了大家,没了我,可能团早就大红大紫了。”宋亚轩整整衣衫,取下发带,递给马嘉祺,“原来拍物料刘耀文送的礼物,替我还给他”
“亚轩!”张真源也跑了出来,“为什么敖子逸说你要走了?”
“他说的没错”宋亚轩说完就转身离开了,“还有,不要让刘耀文来找我,没有用”

“刘耀文你TM给我滚出来!”丁程鑫一脚踹开录音室的门
“咋了丁哥?”刘耀文正在听demo,一脸懵的看着怒气冲冲的丁程鑫
“我打死你”丁程鑫说着就拿起了旁边的衣架,被贺峻霖拦了下来
“不是,丁哥我惹到你了?”刘耀文不明所以
“你惹到宋亚轩了。”严浩翔在一旁转着宋亚轩留下来的发带,“诺,宋亚轩让我还给你。”
“那宋亚轩人呢?”刘耀文还是不明所以,“他怎么不来找我和音啊?”
“宋亚轩准备solo,去找敖子逸了。”马嘉祺声音清冷的让人害怕
“欸不是,solo?为什么?我们不是成团了吗?”刘耀文这才急了起来,“他solo,我怎么办?”
“你那么有脾气,你那么厉害,自己就可以完成啊,宋亚轩是个累赘啊,你不觉得吗?”贺峻霖忍了好长时间的脾气终于爆发出来,“宋亚轩什么都不会,就会傻笑和拖累你,不是吗?”
“贺儿你先消消气,先别说这个。”马嘉祺打断了他,转而看向刘耀文,“刘耀文,你扪心自问一下,那一次宋亚轩不是迁就你?吃穿用都紧着你来,半夜怕影响你玩手机次次去和张真源拼床,唱歌总是唱高音或者非rap的词,明明是你不想学,出了歌反而让粉丝说公司差别对待,一次两次还好,但是那么多次,你不可能没有看见吧?宋亚轩是我一手带大的小孩,他是什么人我最清楚,他要是出了事,”他看看丁程鑫。“就算你是丁程鑫带大的我也不会手软。”说完他大踏步走出去
“小马哥你等一下!”贺峻霖给严浩翔使了个眼神,严浩翔会意追了出去
“刘耀文,你自己想想,你是喜欢宋亚轩的对不对?”丁程鑫问他
“我不知道我对他是什么感觉,就是喜欢和他呆在一起,和他分享我喜欢的,但是这不是好朋友该有的样子吗?”刘耀文呆头呆脑的
“那我问问你,严浩翔跟你说皮卡丘的时候你什么感觉?”贺峻霖问他
“烦死他了。”刘耀文不过脑子直接说出了真心话
“那宋亚轩跟你说他外务的事情时,你如果听不懂怎么办?”贺峻霖压下心中想把刘耀文揪到严浩翔面前的冲动,再次开口
“我会问啊,或者查一查。”
“那你们两个不是经常晚上睡一起吗?”张真源也问他
“可是那是因为他怕黑啊。”刘耀文不开窍的样子让张真源想给他一巴掌
“你为什么不选择给他留灯而是抱着他呢?”
“这……”刘耀文说不出来
“你们两个不还经常出去吃饭,看电影,逛街吗?”
“我……那我应该是喜欢他但是我不知道….”
“这就对了嘛,所以,”丁程鑫笑了,“自作孽不可活,准备好追妻火葬场吧。”
“可宋亚轩不是不让我找他吗?”刘耀文更不知所措了
“你******吧。”贺峻霖扔去一个文件夹,“你必须去找他,别问我为什么会这么说。”

“亚亚,你确定要solo吗?”敖子逸在车上问他
”不会的,只是给刘耀文长长记性。”宋亚轩摇头
“刘耀文也真是的,你这次可不能轻易原谅他。”敖子逸握紧拳头。以前他没有solo时,最是喜欢宋亚轩这个弟弟,总是护着他不让受一点委屈。
“三爷,但是我真的好喜欢他。”宋亚轩轻声说
“哎,你这小孩,死不开窍。没说不让你喜欢他,但是不能便宜他,知道吗?”
“懂。”宋亚轩点头

“但是他把所有联系方式都给我拉黑了,我怎么办?”刘耀文一脸懊恼
“电话呢?”严浩翔过来问
“也不行啊。”刘耀文摇摇头,“要不翔哥你帮帮我?”
“自作孽不可活,自己想办法。”严浩翔扭头就走
“不就是我不喜欢黄皮耗子嘛…..”刘耀文委屈巴巴
“你不仅会失去宋亚轩,还会失去一个好兄弟。”严浩翔给了他一脚。
“啊喂,不带这样的吧?”刘耀文欲哭无泪,转而看向丁程鑫,“丁哥你帮帮我好不好。”
“我怎么帮你?”丁程鑫坐下来,“我如果给他打电话,他说不定也会给我挂掉的。”
“贺哥!”刘耀文看见贺峻霖从门口经过,连忙喊住他。“你不是说我必须去找宋亚轩嘛,那你肯定知道什么对不对?”
“我不知道。”贺峻霖不想搭理他
“贺哥,贺哥你最好了,你跟宋亚轩关系那么好,你帮帮我好不好。”刘耀文可怜巴巴的望着他
“行吧行吧,我就帮你一下。”贺峻霖不着痕迹的勾起嘴角,“他去敖子逸的剧组了。”
“那三爷在哪里拍戏?”刘耀文仿佛看见了救星
“这我就不知道了,你打个电话问问?”贺峻霖转身,给宋亚轩发了一条短信
“轩儿,上钩了。”

 

“三爷你手机响了。”宋亚轩递给他,“刘耀文的。”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存他的电话号码啊。”敖子逸从私人休息室的浴室出来,随手拿了个毛巾擦头发
“我记得。”宋亚轩轻轻的说
“那要接吗?”敖子逸拉宋亚轩进屋
“都可以。”宋亚轩耸耸肩
“喂?”敖子逸点点头
“三爷,是我,刘耀文。”电话那边传来刘耀文的声音
“噢,是耀文啊,有什么事吗?”敖子逸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额,三爷,宋亚轩是在你那里吗?”刘耀文单刀直入,宋亚轩挑眉,看向敖子逸
“是的,怎么了?你找他有事吗?”敖子逸计上心头
“对的,我想找他,能让他接个电话吗?”
“噢,那行啊,”敖子逸应允,还没等刘耀文说话,他又补充一句,“但是宋亚轩刚刚洗过澡在我床上睡着了,我还要过去陪着他,要不等什么时候他睡醒了我给你回个电话吧。”
宋亚轩则在一旁笑弯了腰
“在…在你床上?”电话那头显然是懵了,“为…为什么他会在你床上啊?”
“这涉及到隐私,就不用明说了吧?”敖子逸笑笑,给宋亚轩使了个眼色,宋亚轩会意,开口说到:
“三爷你在干嘛啊~我都叫你吵醒了还不让我好好睡一觉~你真的好烦啊~我以后不要让你碰我了~”
“啊我错了我错了,”敖子逸忍住笑意开口,“不好意思啊,亚亚闹脾气了,我得去哄哄,先挂了。”不等那边有回响就挂了电话
“哈哈哈三爷你也太厉害了吧!”宋亚轩手动点赞
“让刘耀文那小子知道,我们亚亚可不是谁想要就要的。”

 

房间里,刘耀文的脸色极其难看
“没见到?”一群人围着刘耀文
“见个屁,宋亚轩跑敖子逸床上了。”刘耀文起的咬牙切齿
“床上?你想多了刘耀文,宋亚轩顶多在敖子逸床上睡一会儿,毕竟昨天晚上你在那看直播人家可是一整晚都没有睡觉。”张真源撇撇嘴
“但是宋亚轩说不让敖子逸碰他。”刘耀文黑着个脸
“有没有可能他是故意气你的。”贺峻霖用陈述语气说出了一个疑问句
“有可能啊,不然这追妻火葬场可太没有意思了。”丁程鑫点点头
“我见不到他我还咋个追妻噻?”刘耀文气的重庆话都飚了出来
“那是你自己造的,关我屁事?”贺峻霖翻了个白眼,“我给你说,宋亚轩要是真因为你solo,你想想飞哥会咋子收拾你。”
“小贺哥哥我求求你了,你就帮帮弟弟吧!”刘耀文急得不行,又看看严浩翔,”我保证以后再也不说你男朋友的黄皮耗子了。”
“嘿好家伙,你还有理了是吧?”严浩翔气的想打他,被贺峻霖拦下来
“宋亚轩在巴蜀中学那边的剧组点,能不能弄回来就看你的造化了。”贺峻霖叹了口气
“好,我这就去找。”刘耀文没等贺峻霖话说完就去换鞋

 

 

“宋老师,外面有你的一个朋友,说是接您回家。”敖子逸的助理在外敲门
“你告诉他,就说我不认识他,让他请回。”宋亚轩开了门,笑着说
“可是他都已经跟来了….”助理姐姐无奈的开口,“就在我身后….”
“那姐姐你先往后站,让他站在门口,我看看是哪个朋友。”宋亚轩点点头。助理姐姐很识趣的移位,刘耀文见宋亚轩站在门口,就想冲上去,实际上他也这么做了,还没站稳,就只听见“咣”的一声,宋亚轩摔了门,把刘耀文关在外面,吓了助理姐姐一跳
“轩儿,你开开门好不好?”刘耀文抬手敲门
“你赶紧走,哪凉快往哪去”宋亚轩在门后偷偷笑
“不走,你屋里可凉快了,快点叫我进去嘛~”刘耀文为了让宋亚轩回去也顾不得什么颜面,蹲在门外,低着头,活像一个受了伤的大狗狗
“这是敖子逸的屋,不是我的。”宋亚轩开了门,“进来,别在外面给我丢人现眼。”
“你为什么在敖子逸床上?你怎么可以在敖子逸……”刘耀文锁上门,把宋亚轩压在墙上,凶巴巴又略带委屈的质问,话还没说完眼泪不值钱似的哗啦啦往下流,给宋亚轩看得又好笑又心疼
“没有,不在他床上,那是敖子逸为了惹你生气故意那么说的。”宋亚轩抽出一只手安抚似的揉揉刘耀文的头发,“昨天晚上是不是看直播太晚都忘记打理头发了?你瞧瞧这头发卷成什么样了,等一会儿我给你拉一下……….还有你瞧瞧你这黑眼圈,还不听我的话早点睡觉,过几天拍物料,我看你怎么遮………感冒好点没有?给你买的药按时吃了没有?昨天晚上给你买的止咳糖浆味道不苦吧?苦的话我们今天再买一个不苦的好不好?”
刘耀文见宋亚轩不但没有说自己反而还像原来那样关心自己,心里最后一根绷紧的弦也断了,他抱着宋亚轩死死不撒手,哭的鼻音重重的
“轩儿我错了,我不该给你耍脾气的,我也不应该那么说你。”刘耀文哭着看着宋亚轩,“你别不跟我好,我喜欢你,特别特别喜欢你……..跟我在一起好不好…… ”
宋亚轩瞧他这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心中早已没了气。他早就看出来刘耀文对自己的心,只是刘耀文没有说出来而已。
“好,我听见了,以后跟你好。”宋亚轩笑着抽了一张纸,给刘耀文轻轻擦去眼泪,“不哭了,我等一会儿就跟着你回去好不好?”
“为…为什么要等一下?”刘耀文抽抽噎噎的
“我还没有整理东西啊,本来想着跟敖子逸出来玩几天,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找到我了。”宋亚轩捏捏刘耀文的脸
“给我亲一口好不好?”刘耀文看似是在征求宋亚轩意见,其实动作已经开始了

“行了行了,忍着点,你再亲下去我等一会出不了门了。”宋亚轩轻轻推开刘耀文,去拿自己的行李
“能…能不能不回公司啊….”刘耀文钩住宋亚轩的小拇指轻轻晃着
“嗯?为什么?”宋亚轩跟敖子逸说过后拎着行李上了刘耀文的车
“我想跟你单独呆一会儿。”刘耀文又用他那可怜兮兮的小眼神看着宋亚轩
“那好吧,那我们去哪儿?”宋亚轩应允
“就让我跟你在车上多呆一会儿行不行?”
“行。”

 

 

入夜,刘耀文锁了门,钻进宋亚轩被窝,从背后抱住了他。
“宋亚轩儿,我其实特别特别喜欢你。”他的下巴抵在宋亚轩肩膀上,闷闷的开口
“嗯,我知道。我也很喜欢你。”宋亚轩转过身,拨开刘耀文额前刘海,看着那深邃的充满了深情的眼眸
“对不起。”刘耀文认真的开口
“没有关系的。”宋亚轩笑笑,轻轻亲了亲刘耀文冰冰凉凉的唇瓣,“因为你是刘耀文,宋亚轩会无条件的相信刘耀文,不管刘耀文在哪里,发生了什么,我都会站在你这边的。我会永远爱着你”
“forever young,本意是永葆年轻,我理解为你可以永远做我的小朋友。”刘耀文看着宋亚轩,“我以后会好好保护你的。好不好嘛我亲爱的轩轩哥哥”
“你的轩轩哥哥收到啦!”

 

 

 

 

 

食用愉快!

大大审核辛苦了!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10 分享
评论 共1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