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霖】风铃草

 

本文改编玫瑰少年事件

     

你看着世界开满了花。—-《蜂鸟》

 

 

“大哥,这小娘炮不会死了吧?”

“不可能,打了这么多次怎么这次死了,肯定是装的。”黄毛说着踢了踢地上已经不动的人。

“******,大哥……这娘炮没气了……”胡子渣上去碰了碰鼻子没有了呼吸。

阴暗的厕所里,三个男生围着一个人,那个人躺在地上不断往外渗出血液。脏水和腥臭味弥漫了整个男生厕所。不断有人围观起来,对着那坨不动的人和三个男生指指点点。

三个人慌了,他们杀了人,他们犯了罪。他们在许多闪光灯中落荒而逃。而躺在地上的人儿再也没有起来。

他叫贺峻霖,一名高中生。他死了,死在了这个肮脏的厕所里。隔壁就是他的教室,刚下音乐课乐符的声音还停留着,只隔了一面墙。他却再也听不到了。

没有人上去救他,没有人拨打120。只是讨论着指点着。这群学生都是善民二中的学生。闪光灯还在不停响着,突然一个身影跑了进来,他望着躺在血泊中的人,不敢相信的一步步走过去。

“霖霖啊…”他看见满身伤痕的贺峻霖,手不受控制的发抖。他把他抱起来,不停地喊着“霖霖啊…霖霖醒醒啊”

怀里的人没有睁眼,布满鲜血和疤痕的脸依然挡不住清秀的面孔,贺峻霖生着漂亮,仿佛是天上下凡的仙子。白的令人羡慕,正是这样温柔美丽易碎的人却经历着不堪的生活。

抱着他的人叫严浩翔,是他的男朋友。严浩翔看到班级群疯传的视频后立刻跑到了厕所里。怀里的人早已冰凉,脸上没了血色。

“滚啊,拍什么!”严浩翔看到门口还在举着手机的人愤怒不已。他们的心是黑的,从来没有人情味。他们不会在乎什么谁死了,他们只知道这将会是以后生活里的新加八卦。

很快,警察和医生都来了,严浩翔紧握着贺峻霖的手被分开。他看着贺峻霖躺在那个白担架上被蒙上了一层白色的布,他这才知道贺峻霖真的死了,他不会在睁眼了。

 

 

贺峻霖原本生活在一个幸福的家庭里,不幸的是四岁那年父亲去世,贺峻霖与母亲相伴。不久后,母亲也因为父亲的离开而被伤过度生了一场大病过世了。亲人的相继离开使贺峻霖跌入谷底,从此他把自己隐藏起来,变得不爱说话,不爱与人交流。

上小学时,班里的女同学友好的邀请他跟她们一起玩,这给贺峻霖心理的创伤缝合了一点点。本以为他会从阴暗走出来,没想到的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内向与女孩玩耍被男同学嘲笑并且经常被那些势力的人欺负。

到了中学后,越发厉害,每天身上的伤疤多只有多,旧的还没好又被欺负。他们骂他没妈没爸,还羞辱他是个娘炮,没有男子气概甚至怀疑他的性别,经常把他拖到厕所里检查他的性器官是否正常。

贺峻霖每天只是想到了大学就好了吧,熬熬就过去了。这样的日子直到严浩翔的到来。

高二下学期,严浩翔作为转校生来到了善民,他生的贵气,有一副英俊的脸庞,同时热情的性格很快班里的女生和男生都喜欢跟他一起。如果不是在上厕所时意外看到,他都没有注意到班级里还有贺峻霖这个人。

那天,严浩翔因为肚子痛在快下课时去了厕所,还没到里面就听到了敲打声。他透过没关紧的门看到了班里的三个男生正在对着角落里一个人儿拳打脚踢,那个人也不出声也不反抗,咬着嘴唇就这样默不作声。

“你们在干嘛!”严浩翔冲了进去制止了三个人

“严浩翔?正好,要不要一起加入呀,老爽了”其中的黄毛说着,把手里的棒球棍递给他。

严浩翔没有接生气的看着他“你们这是校园欺凌?”

“校园欺凌?他这么一个娘炮多丢我们男人的脸”

严浩翔这才注意到角落里的贺峻霖的脸,真的很像小女孩。

“美又不是他的错”

“你帮他?真是可笑”黄毛说着准备一起收拾严浩翔,正好这时下课铃响了。黄毛怕惹事生非朝严浩翔吐了一口唾沫随后带着那俩人走了。

严浩翔有洁癖,他连忙出去在洗手池那里加上肥皂洗了多次,想到里面还有个人就立刻进去。

他蹲下用手碰了碰贺峻霖,贺峻霖抬起头,脸上的伤使他不敢用劲“谢谢你啊”

“为什么不反抗?”严浩翔看到这儿问。

“反抗只会让他们变本加厉的欺负我,还不如忍忍就过去了”贺峻霖艰难的说。

“告诉老师呀”

“善民这两个字多么的嘲讽。这里的人没有心,他们觉得主要成绩够好杀人放火都可以,老师不管,他只让我提前上厕所。但是这还是避免不了他们找到我”

“你叫什么名字?”

“贺峻霖…”

“以后我保护你”严浩翔记住了贺峻霖。贺峻霖抬起头对上那双深情而好看的眸子,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同时严浩翔也在想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

以后的每一天,严浩翔互送着贺峻霖上下学,每天跟着他上厕所,一起吃饭。已经成了贺峻霖的专属保镖了。那三个人没有机会来欺负贺峻霖。毕竟严浩翔的人缘很好,平常他们欺负贺峻霖同学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严浩翔是班级公认的班草,他的地位还是很高的。

时间一长,贺峻霖身上的疤痊愈的差不多了,居然脸蛋也慢慢圆润了起来。他跟着严浩翔每天东窜西窜话也慢慢放开了。

严浩翔真的把他从深渊里拉了出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他觉得他离不开严浩翔了,他喜欢上他了

也许是一见钟情在严浩翔对他说“以后我保护你的”时候,也许是日久生情,每天严浩翔笑嘻嘻的跟他讲发生的开心事情。自从爸妈走后,他早已忘记被人爱是种什么感觉,是严浩翔,严浩翔给他重新带来了爱的滋味。是温暖的。他要告诉严浩翔,他对他是多么的重要。

“喜欢我?”严浩翔趴在贺峻霖嘴巴前听到贺峻霖支支吾吾半天一个一个甭出来的字随后直起身子看着面前满脸通红的人儿说。

“嗯……”贺峻霖低下头,他害怕严浩翔拒绝他

“不瞒你说,我对你蓄谋已久了”

贺峻霖猛地抬起头,两个人距离近到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呼吸。他看着他,他看着他。

“你这样容易让我犯罪知不知道?”严浩翔盯着贺峻霖红润的嘴唇说。

贺峻霖瞪大了眼睛立刻慌了慌张的转过身。

严浩翔笑着在心里想这孩子不禁撩啊,说着把他强行掰回来圈住。

二中难得的粉色晚霞在天空中逗留许久。天台上的一对恋人与这版场景再融洽不过。他们在夜幕降临时拥吻,感受着属于彼此的心跳。这是上天对他们的偏爱。

 

 

期中考试后,严浩翔被老师叫走批改试卷。贺峻霖一个人又去了厕所。好巧不巧碰到了黄毛那仨人。

“喲,小娘炮,今天你那小男朋友没有跟着来呀?”黄毛看着贺峻霖一个人进来后堵住他。

“我有名字我叫贺峻霖”

“呦呵,原来会说话呀,我还一直以为你是个哑巴呢”黄毛没有想到他会开口怼回来。

“麻烦你让开,我要上厕所”严浩翔教过他,不要忍着。这种人必须要对着干,不然他们一直会以为你好欺负。

“我要是不让呢”黄毛和另外两个人堵住了道路

贺峻霖气势汹汹的看着他们打算推开他们过去。那个黄毛一下拽过他的头发撕扯着。

“你放手!”贺峻霖拍打着他的胳膊

“小娘炮还会还手了?”黄毛把他转过身,让他面对着自己。

“这么一看原来长的挺秀气呀,别跟着严浩翔了,做我的小老婆怎么样?”说着,黄毛那丑恶的嘴脸就冲贺峻霖过来。

贺峻霖一把咬住黄毛的耳朵,黄毛疼的放开了拽着贺峻霖的手。贺峻霖趁机逃出了厕所。厕所里还回荡着黄毛的怒骂声“操,小******敢咬我,看我早晚把你******”

 

贺峻霖不敢停歇的逃到了教室,刚迈进教室的严浩翔看到他这副样子立刻过来。

“他们三个欺负你了?”

“我咬伤了他的耳朵”贺峻霖喘着气很自豪的说

严浩翔舒了一口气,搂过贺峻霖。幸好幸好

 

 

“霖霖”

“嗯?”贺峻霖和严浩翔又来到了天台,晚上的风很大,严浩翔给贺峻霖披上外套。

“以后想干嘛呀”

“唱歌,我很喜欢唱歌。”贺峻霖看着天上圆滚滚的月亮。

“没听你唱过呀”

“好久没唱了。不知道嗓子现在还可以嘛”贺峻霖在父母离世后把自己的梦想隐藏了起来。每年生日时他才会唱起那首他很喜欢的歌。

“唱一首把,我想听”严浩翔看着他,点点头。贺峻霖顿了一会儿答应下来。

“传说中人类在远早”

 “住于黑暗的地下之遥”

“派出了娇小的蜂鸟”

“找到通往光明的隧道”

“寂寞中拍打的翅膀”

“终于找到你一起飞翔”

“渺小却带来了神话”

“你看这世界开满了花”

 

“这是什么歌?”严浩翔被贺峻霖的歌声所陶醉

“蜂鸟”

“蜂鸟?”

“嗯。蜂鸟很小,但是在这首歌中他很伟大。他不怕困难,敢于斗争”贺峻霖说着转过头发现严浩翔一直在看着他。

“怎么了?”

“没事”严浩翔转过神,快速眨了眨眼睛。他的霖霖太苦了,要是早点来多好。

“严浩翔,你喜欢风铃草吗?”

“只要你喜欢的我都很喜欢”

“风铃草其中的一个花语是温柔的爱,我父母去世后我就再也没有体会过了。”

“你以后会有我”

贺峻霖笑了,的确严浩翔给了他温柔的爱。

 

天色全部暗了下来,两个人才记得要回家。他们下了天台,手挽着手出了校门就这样不紧不慢的走在街道上。

迎面突然驶来一辆车,车子开的飞快,灯光闪的令两人睁不开眼睛,还没等看清。贺峻霖感觉到自己被拽过去。

“严浩……”还没等贺峻霖叫严浩翔,自己就被敲晕过去。

道路上再次恢复宁静。

 

贺峻霖醒来时发现自己在一个地下室里,他睁开眼睛看到了被绑在一个柱子上的严浩翔。

“严浩翔!”他想要过去,但是自己手脚都被绑住了。这时,旁边走来一个人。贺峻霖抬头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

“小娘炮醒了呀!”黄毛吐着眼圈让贺峻霖呛得直咳嗽。

“你要干嘛!你们这是绑架知不知道?”

“绑架?小娘炮……哦不对,贺峻霖你叫贺峻霖。我可是很喜欢你的”黄毛那双手抚摸着贺峻霖光滑的脸蛋。

“你别碰我!”贺峻霖转过脸。

黄毛的脸黑下来。跟旁边的人说了一句话。那个人点了点头,随后拿起了一旁的水桶朝还在昏迷中的严浩翔走去。

“你要干嘛呀,别碰他!”贺峻霖看着那个人靠近严浩翔大喊着。

紧接着,水桶里的水从严浩翔的头顶浇灌下去,冰凉的水滴渗透严浩翔的肌肤。严浩翔咳嗽着睁开眼就看到了在地上被绑着的贺峻霖。

“霖霖!”他低头看到自己也被绑着。

“你们放开霖霖,不要伤害他!”

“我怎么会伤害他呢?我可喜欢他了。”说着黄毛再次用他的手在贺峻霖身上乱摸。

“别用你那肮脏的手碰他!”严浩翔挣扎着,奈何绳子太紧。

黄毛抬头“什么?别碰他?你好好看着待会儿我怎么把你他c死吧”

严浩翔不敢相信他听到的。

“滚啊滚啊”贺峻霖用脚踢着不让黄毛碰他。

“TM的,你老实点。”黄毛打了贺峻霖一巴掌。

“怎么?既然这么不情愿,不如我就和小严玩玩儿把”说着,黄毛又转向严浩翔走过去。

贺峻霖睁大了眼睛。不可以,不可以,严浩翔有洁癖,他受不了的。不能让他肮脏的身子碰严浩翔。

“不要!有什么事情冲我来,不要碰严浩翔,我不会闹了,求你别碰严浩翔!”贺峻霖哭喊着,终于黄毛回头了。他触碰着贺峻霖的头发

“乖~这才好嘛我会好好对你的”

“不可以,不可以,霖霖”严浩翔摇着头。那可是他捧在心尖尖上的宝贝儿啊,他都不舍得碰他。就这样被黄毛糟蹋。

“你放开他,你别碰他。你个禽兽。”严浩翔看着黄毛撕扯着贺峻霖的衣服,一件一件直到贺峻霖裸着身子被他亲来亲去。黄毛那双脏手在他身上游走。

严浩翔嘶喊着“你个禽兽!你个禽兽!”贺峻霖在黄毛身下不坑一声,奈何黄毛不停的顶撞。始终不敢抬头看严浩翔

求求你严浩翔,不要看了闭上眼睛把。

“啊啊啊啊!”黄毛看他不啃声直接一幢到底疼得贺峻霖喊出来。

 

黄毛看着躲在角落里的贺峻霖,心满意足的提上裤子转身走了。其中一个人割开了严浩翔捆绑的绳子。严浩翔立刻推开那个人奔向躲在角落里的贺峻霖。

“霖霖!霖霖!”他拿起地上的外套盖在贺峻霖的身上,紧紧抱着他,越来越用力。

贺峻霖面无表情的僵着身子任由严浩翔抱着。

“霖霖~没事了”严浩翔看着贺峻霖的眼睛,贺峻霖眼角开始往下流泪,他哽咽着跟严浩翔说

“严浩翔……我脏了”随后眼泪继续止不住的往下落。

严浩翔匆忙用手擦着眼泪,不停的擦着。直到看到贺峻霖脸颊被擦的泛红他才轻轻的吻去泪水,额头抵着额头。轻声说着“不脏,霖霖一点儿也不脏。没事了啊霖霖,没事了”

阴暗的地下室没有灯光,严浩翔抱着贺峻霖才给了他一点点的温暖。

 

 

这件事情没想到黄毛录了视频很快在校园论坛上传开了。每个人见到贺峻霖都在背后讨论着指指点点,话语及其难听。

“这不是那个贺峻霖嘛,没想到这么恶心”

“爸妈不要的荡夫,真该死”

贺峻霖只能低下头面对这些言语径直走过去。严浩翔父母也知道了,看到严浩翔的伤疤后逼迫严浩翔说出了事情经过。他们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是同性恋,立刻找老师帮忙换了班级。

严浩翔打算在下课后去找贺峻霖的,没想到贺峻霖在音乐课上厕所时有碰到了黄毛

“哟,小女朋友你来了?”黄毛堵住他,贺峻霖再也忍不了了直接给了他一巴掌,黄毛火了,三个人就一直踢他踹他打他还拿起了一旁的棍子。

严浩翔来时贺峻霖已经死了。死在了最喜欢的音乐课上。

 

 

 

 

“求求你们给孩子一个机会吧”

“那贺峻霖呢?他就该死吗?”

贺峻霖事情终于被学校慎重看待,黄毛家长来到学校直接跪在严浩翔面前求情。

“美丽有错吗?为什么要对他恶意这么大?他做的事情多么过分”

“不是每一句道歉都应该被原谅”严浩翔转身离开了会议室。

黄毛家庭背景雄厚,拿了点钱就让这个事情没有闹大。黄毛也没受什么处罚就被记了一个过批评了几句。严浩翔不明白为什么学校可以这样?他想去贺峻霖说的那句话“善民这两个字多么的嘲讽”

 

严浩翔高考成功考入了中国政法大学,四年里他刻苦学习,一有时间就看历年以来校园欺凌的事件。

四年后,严浩翔成功登上法庭,成为最年轻判官。他拿出了四年以来整理的所有资料和证据,最后被告黄毛已侵犯未成年罪,故意杀人罪,危害他人名誉等多种罪行判处******。

 

严浩翔站在执行场外听到开枪的声音,深深吸了一口气。“霖霖,报仇了!”

 

严浩翔来到贺峻霖的墓地,他开心的说等了四年终于惩罚了欺负他的人。他为贺峻霖唱了他最喜欢的《蜂鸟》

“渺小却带来了神话”

“你看这世界开满了花”

他带来了风铃草,贺峻霖最喜欢的花。他放在墓碑前“霖霖会一直被温柔的爱着”

 

风铃草的花香飘到了远方,飘到了有仙子的地方

 

END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2 分享
评论 共9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