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祺鑫】风信子味的柠檬草

  燕子冬去春来,校园里缤纷的樱花混着微凉的清风飘散在各处。

  “丁哥,还想着他呢?放弃吧,指不定他现在都把你忘了。”严浩翔看着丁程鑫站在樱花树前失神的样子,忍不住提醒。“不…他不会忘的,我也不会忘记他…我们只是许久未见,怎么可能忘呢?”

  严浩翔不禁扶额,丁程鑫自从马嘉祺离开之后,每天他就像失恋一般在樱花树前自言自语,比如刚才。

  (故事拉到马嘉祺还未离开时)

  那是丁程鑫第一次见到马嘉祺,不过丁程鑫那时还是一个爱学习、腼腆害羞的男孩,所以并没有在意这位新面孔。简单来讲,没有哪一个人会在看马嘉祺的时候很冷静,毕竟那抹勾人心弦的眼神实在很难不去注意。也许是缘分,马嘉祺便和丁程鑫成为了同桌。但他俩几乎不交流,第一次说话还是在丁程鑫收他英语作业的时候。

  “嗯…那个,同学你的英语作业?”“什么英语作业?我没做,你去给老师说吧。”马嘉祺翘起腿,颇为不屑地看着丁程鑫。“可是,可是…作业,不是必须要做的吗?怎么能不做呢?”丁程鑫推了推眼镜,“啧,我说了,我没有做,你还要怎样啊?”马嘉祺有些不耐烦,正眼看他时,才发现这人还挺耐看。“那…那,你下次记得做,不会的…问我就好。”“喂,交个朋友?”“行啊,等我送完作业吧。”丁程鑫柔声道,“我叫丁程鑫,欢迎指教。”“喂,我说你怎么这么害羞啊?”“难道…男孩稍微安静一些不好吗?”马嘉祺一时语塞,只是略带错愕地看着他的背影。

  丁程鑫开始喜欢马嘉祺的时候,是一次他遭遇校外欺凌,马嘉祺挺身而出保护他。当时正是放学高峰期,丁程鑫正独自回家之时被几个路边的小混混拉到小巷子里施暴。扯他的头发,用脚尖踢他的腹部,总之是一切暴力行为。丁程鑫并不敢反抗,他似乎坚信人都是善良的,直到马嘉祺感觉事情不对劲替他解围过后。“你傻啊,那些人欺负你你不知道还手吗?你知不知道再卑贱的人都有自尊心的?你怎么不还回去啊!”

  “我……我怕……”怀里的狐狸颤抖着,勾魂摄影的美眸里含着泪花。马嘉祺忽然感到一种英雄救美女…呸,救美男的感觉,竟开始哄怀里的人:“别哭,哭的样子丑死了。

  或许就是在那个时刻,丁程鑫的春心开始骚动,对马嘉祺动了情,或许马嘉祺不知道。

  马嘉祺离开的时候,丁程鑫递给他一张纸,开头写着一个“我”字,中间画了一株漂亮的风信子,结尾写了一个“你”字,马嘉祺同时给他一张纸,纸上只是画着一株柠檬草。

  (故事回到现在)

  “马嘉祺……你什么时候回来……”

  丁程鑫蹲在樱花树前,手里拿着马嘉祺给他的纸,眼泪止不住地流。“丁哥,别这么伤感,忘掉马哥,不要沉浸在这无法回归的感情之中好吗?”丁程鑫摇摇头:“他对我来说不一样……”

  “他愿意保护我,他不一样,我喜欢他!”

  接着就传来了一句:“终于说出来了吗?”丁程鑫抬头看时,发现是一张熟悉的面孔。“嘉…嘉祺……是你吗?”

  “你猜呢小丁?”马嘉祺向前一步搂住丁程鑫。“我回来了,我不走了,我要和你待在一起。”

  (严浩翔:我寻思我刚吃完饭,就搁你俩这儿吃******,是想撑si我啊?)

  风信子的花语是暗恋,柠檬草的花语是说不出口的爱。

  我偷偷地喜欢你,我对你的爱说不出口,风信子和柠檬草的爱情,不管你为何而奋斗,为自己所爱的而奋斗,永远都值。 芦苇荡上涟漪荡起,笙歌四处,山坡上满是熙熙攘攘的风信子和柠檬草……

  马嘉祺对丁程鑫说,他爱他,丁程鑫对马嘉祺说,他也爱他。

  爱情并不受品种的限制,野百合也有春天。

  这篇甜文就凑合着看看吧,毕竟我从小被虐到大,能写出来甜文就是个奇迹?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12 分享
评论 共5条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